266 一念之间

“我开车去!快!跟我上车!我是H市某局某某,你一起跟车前去,万一路上有什么事情,你要负责!”赵秦汉指着那个医生趾高气昂地说道,随后对我说,“小书!外面下雨了!你抱孩子在门口等着!我把车开过来!你们赶紧给我太太找雨伞!”

赵秦汉一声暴喝,就这样冒着大雨冲出了门,一个护士连忙把雨伞拿了过来,我抱着球球走到了门口,看到大雨滂沱之下,靳言直直地站在雨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走,当看到他还在的那一刻,我的心又强烈地怔了怔。

赵秦汉很快开着车过来,护士帮我撑伞,我抱着球球上了车,赵秦汉迅速开着车往H市的方向赶,我们没走多久便直接上了高速,一路上赵秦汉一边把车开得飞快,一边不断问我球球的情况。

我和医生在后座,因为担心球球的体温持续升高,医生要给球球喂了降低体温用的美林,我一度很反感抗生素对孩子的影响,因此坚决不同意。医生随后量了体温,当医生告诉我们体温上升到40度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涌起了强烈的波动。

“喂吧,烧必须降下来。小书,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赵秦汉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前座劝道。

我和医生对望了一眼,这刚来社区医院实习的医生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又被赵秦汉施加了那么大的压力,已经快要哭出来了。我的心里有过好几秒的挣扎,最后我起身把球球放在后座的座椅上,解开他的衣服,用医生带来的冰块敷在他的脑袋上,然后不断用酒精擦拭着他的身体。

这是球球长这么大第一次发这么高的烧,高烧烧得他的脸红彤彤的,他昏昏沉沉地睡着,偶尔醒来的时候便“妈妈妈妈……”的叫唤。都说孩子每生病一次就懂事一点,当听到他昏昏沉沉中叫妈妈,不断用他小小的手抓住我的衣领时,我的心都要碎了。

“别急,马上就下高速了!我已经通知了市医院的救护车和医生,他们会在高速路口等着我们。球球会没事的,小书你相信我!”赵秦汉大声说道。

当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不禁微微的心安下来。跟车的医生头上不停地冒汗,我看着窗外的暴雨,不经意往后窗看了一眼,竟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路虎跟在我们的后面,似乎是靳言。

那一刻,我心里并没有感动,反而涌起无端的苦涩。他这是在乎我还是在乎球球,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究竟有没有失忆?他到底想怎么样?……无数的疑问在我的心里不断地响起,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那份无以复加的难过不断地蔓延。

那是我第一次对球球的成长有一种素手无策的感觉,当母亲之后,我一直觉得球球是一个很健康懂事的孩子,自打娘胎出生之后,他一直都长得十分瓷实也十分乖巧,很少让我操心。这是第一次,我心里有如此强烈的担忧,生怕球球有事。我无法想象假如球球有什么意外的话,我究竟会怎么样,我不敢想,完全不敢往下细想。

那一刻,我只能不断地和球球对话,我不知道正在昏睡中的他听不听得到妈妈的呼唤,那时候就是一种母爱的本能的呼唤,呼唤我的孩子千万不要有事,呼唤我的孩子一定要坚强,呼唤我的孩子他一定要成功闯过他人生中的第一道坎。

赵秦汉不断在前面安慰着,可是我已经无暇顾及他都说了些什么,医生的冷汗不停地往下落,我们在焦急彷徨不安中终于下了高速。H城并没有下雨,一辆救护车早就如赵秦汉所说等在了路口,我们连忙把球球抱上了车,赵秦汉直接把自己的车扔在了高速路口,便不管不顾地陪着我抱着孩子一起上了救护车。

“放心,这位是儿科的方主任,我特别拜托他一定要亲自前来。有他在,球球不会有事的。”赵秦汉见我身体微微的发抖,忍不住伸过手来把我搂在了怀里。

那一刻,我没有拒绝,当我的头靠在赵秦汉的肩膀上时,那种久违的坚实可靠的臂膀的力量有力地从他肩膀处传来,那是我长久以来没有感受过的依靠之感了,也只有在这样的大事发生的时候,才让我忽然意识到:男人有时候真的是顶梁柱,今天我不敢想,如果赵秦汉没有赶来,球球发生这样的情况,我究竟该怎么办。

方主任和护士们直接在救护车上就开始了急救工作,我看着球球小小的身体躺在担架上,身体依旧微微的抖动,这时候,赵秦汉的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我下意识想挣脱,却发觉他的手比我的手抖得还要厉害。

我扭头看他,发现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地往下落,那一刻我心里涌起一种强烈的震撼,如果说从前我总对他的种种用心有所怀疑的话,那么今天他在球球这么危难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这些反应完全不是装的,那是一种和我一样由内而外的深深担忧,我们互相对望了一眼,当看到他眼神中有和我一样的关切时,我的心里不禁更加震撼起来。

“别担心,孩子感冒发烧是正常的。”方主任仔细检查了球球的身体之后,对我们说道。

赵秦汉的手依旧紧紧握住我的手,这一次我没有松开,因为我的身体已经瘫软了,我想象不到假如没有这样一份外力在一旁支撑我的话,我此刻是否还能好好坐在这里,我浑身都像棉花一样轻飘飘的,那种心始终在嗓子眼的感觉,让我深深懂得了“相互扶持”的意义。

在这一刻,我人生破天荒第一次,是发自内心地感激赵秦汉的,感激他在这里,感激他的及时出现,感激他及时周到地提前部署了一切。

等我们到达市医院的时候,方主任告诉我们孩子的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体温,但是还可能有反复,要先住院进行细致的观察和治疗。

因为赵秦汉和方主任的关系,我对方主任的判断十分地放心,赵秦汉去给球球办理了住院手续,方主任开了药开始给球球进行点滴注射,我一直拉着球球的手坐在一边。

不一会儿,赵秦汉提着饭菜回来了,坐在我旁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轻声说:“球球已经没事了,你也吃点饭。别孩子好了,你又病倒了,你身体本来就弱。”

我点了点头,转头从他手里接过饭盒,赵秦汉坐在我旁边温柔地看了我一眼,他轻声说:“你第一次没有连名带姓的叫我。”

我勉强一笑,打开饭盒,把盒饭递到他面前,我说:“你先吃吧,今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以后这种时候我都会在的,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扛着。”赵秦汉接过饭盒,对我说道。

“嗯,不管怎样,谢谢你。”我说。

他听我这么说,又放下了饭盒,他很认真地说:“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太多的误解与嫌隙,我这个人的确对外很世故很圆滑,但是对待自己的家人我比对谁都真诚。小书,以后时间长了,你会明白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恩,不说那么多了,总之球球没事就好。”我怕再这样说下去,我渐渐心会有所打动,所以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恩,今天我哪里也不去,我会一直在这儿陪你。爸妈听到球球发烧都急得不行,很想来医院看看,你愿意让他们来吗?”赵秦汉恳求地看着我。

“没人比你更清楚球球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觉得就这样吧你爸妈牵涉进来,让你爸妈对球球付出感情,最后却发现球球不是他们的亲生孙子,这让他们情何以堪?我又情何以堪?我不是不想让你爸妈见球球,而是我不想他们有天知道真相以后伤心。”我说。

“只要我认球球就是我的孩子,没有人能够反驳。即便他们认为不是,我也会一口死死咬定球球就是我的孩子。你如果觉得我口说无凭,我可以立一份协议。就算将来我们有了别的孩子,该为球球所做的一切,我都会尽力去做。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亲生儿子。从你怀他到生下他,到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看着他蹒跚学步,看着他每次看到我高兴的手舞足蹈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孩子和我有缘,我愿意陪着他长大,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定不会把他当做累赘,相反,我会把你和他都当做珍宝。小书,我说这些都是真的。”赵秦汉眼神那样真诚地望着我,让我想怀疑他的话都难。

如果说以往我根本不会为他的所作所为所感动的话,那么今天他所做的切切实实的一切的确让我心里紧绷的一根弦有了微微的松动。可是突然,我看到靳言湿淋淋地站在门口。那一刻,我完全怔住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