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亏我们那么相信你

我和靳言自然而然停下了脚步,特警押解着多芬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多芬的脸上脸上的表情激动不已,她语气激动地说:“这么多年,多少风浪我都过来了,没想到最后会栽在我儿子手里!”

“或许二十多年前你生下我的时候,就注定会有这一天的到来。”靳言冷冷地看着他母亲,又说,“你用诡计夺走多米亲生父母的船,让多米跟着你二十多年受尽委屈,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的报应!”

“你是我儿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多芬激动地浑身都抖了起来。

“我不再是你的儿子,我没有这样不择手段的妈妈!”靳言也激动了,眼眶都红了。

“你去找多米!多米手里还有我最重要的东西!你帮我去找他!”多芬已经穷途末路了,依然心生幻想,她说,“等我出来了之后,我会好好补偿你们!靳言,你帮我联系我在美国的律师,好吗?”

“多米已经认罪了,你说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听说多米已经交给警方了。”靳言用冰冷的话语抹灭了多芬最后的希望。

多芬不敢置信地望着靳言,她似乎从未想过会是如此,她喃喃道:“不,这不可能,不,不可能!”

靳言挥了挥手,对多芬说了一句:“保重。”

随后他红着眼眶先我一步坐上了车,等我坐上去的时候,他躺在担架上,已经哭出了声。脖子上的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渗出来,救护车上的医生正在为他处理。

亲手把自己的母亲送进监牢,亲手毁灭自己亲生母亲对生的最后一丝希望,这样的残忍我想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我伸手握住了靳言的手,我轻轻地说:“靳言,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仰起头努力不让只掉下眼泪,他独自沉浸了好一会儿,这才含着泪带着笑望着我,他爱怜地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脸,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他想闭上眼睛好好静一静,于是我坐在一旁不再打扰。医生和护士帮他处理着脖子上的伤口,我们虽救护车到了医院,靳言在医生的吩咐下做了一些例行的检查,包扎了一下伤口,随后回到了家。

刚回到家,他的毒瘾便发作了,毒瘾一旦来不及及时吸入,瘾会变得越来越严重。靳言明显无法自控,他开始砸家里的东西,一个个被杯子、瓷器都被他一件件砸在了地上,我慌忙给针灸师周师傅打去了电话,然后含着泪把靳言绑了起来,绑了好几次都没有绑住,他已经难受到无法自持,狠狠推了我一把,我掉在玻璃堆里,手上却是玻璃碎渣。

他见到我手上的惨状,这才恢复了一点点理智。趁着他稍微有一点理智的时候,我再次用绳子把他捆住,把他捆在了床脚,他挣扎的时候,力气大得连床都摇动了起来,我吓得够呛,顾不得手上的碎渣,连忙给他倒了一杯又一杯的温水,一杯杯地喂他喝了下去。

周师傅终于来了,可是这一次靳言的反应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他不断地挣扎,周师傅根本没有办法扎针,好不容易扎对了,结果还扎偏了。到了后来,我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得住靳言,周师傅也急得团团转。

就在这个时候,陈警官带着多米出现在了我家。我不知道多米是怎么被放出来的,还没来得及问,多米一进门便说:“我有办法让他戒毒。”

多米这么一说,我慌忙把他们往房间里领,靳言依然不断在床上挣扎着,我搬了个凳子让多米坐在床前,多米努力摁着靳言的头,对靳言说:“靳言,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这一幕我太熟悉了,我知道多米正在催眠,我生怕多米会害靳言,激动地大喊:“多米,你做什么!”

我这么一喊,多米的催眠中断了,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这个方法可以让他沉睡,相信我。”

那一刻,我从多米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真诚。于是,我点了点头。多米又开始了他的催眠术,在多米的引导下,靳言从一开始的狂躁慢慢变得平静,后来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最后不知不觉进入了睡眠,把陈警官、周师傅还有我都看得目瞪口呆。

“好了,周师傅,你可以用你的针灸配合我的催眠一起为他戒毒,这样他能够少受一些痛苦,更快戒毒。”多米说完,站了起来对我说:“小书,催眠对这个很管用。你如果不介意,我可以住在这里,每一次靳言发作的时候,我都能够及时帮他。”

“你住在这里?”我诧异地望了望他,又望了望陈警官。陈警官知道我的顾虑,于是说:“抓获了多芬之后,国际方面已经同意了多米的请求。多米已经把他手上的货物都交给了我们,还提供了多芬的多处据点,我们一攻而破,这个叫黑珍珠的组织从此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复存在了。”

“那你的意思是……多米不用坐牢了?”我不敢置信地问道。

陈警官点了点头:“按照中国的法律肯定是要进监狱的,但是美国那边答应让他无罪,毕竟这一起案件的破获,如果没有他,一切不可能进展得这么顺利。”

“那就好。”我欣喜地说道,可是望向多米的那一刻内心还是有些复杂,毕竟他曾经那样对我,如果让我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我根本不知道我能不能应付。

“你们聊吧,我先走了,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们的生活了。你们放心吧,这个组织我们已经彻底捣毁,我相信不会再有人来威胁你们的生命安全了。至于多米和你们之间应该怎样,这是你们的事情了。”陈警官公事公办地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如果多米再敢犯罪的话,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我知道的,陈警官。”多米微微一笑,随后把陈警官送出了门。

此时,周师傅已经为靳言做好了针灸。靳言大概感觉人舒服了许多,于是悠悠地醒了过来,见多米站在门口,顿时惊讶得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多米!你怎么出来了?”

“嗯,以后不用再进去了。”多米淡淡一笑。

“真的?”靳言喜出望外地从床上起来,看得出来,多米能够无罪释放,他是由衷地感到高兴。

“嗯,只是……从今以后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多米显得有些迷茫。

“跟着我们一起干吧,当初我们合作得那么好,我相信没有了那些秘密,我们会合作得更好的。”靳言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真的还愿意相信我?”多米疑惑地问道。

“每一个人都会犯错,为什么不相信你?”靳言快速说道。

“小书,你呢?”多米把目光投向了我,他说,“以后我是真正的无家可归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那么久,除了她和蜜儿,我没有亲人。如今,我……”

多米说着说着,目光变得怅然起来,他又说,“可是你如果不能接受,我也能明白你的心情,毕竟我当初……我对你比较过分。”

“多米,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去哪儿的话,不如你先留在这儿吧。不过就是有一点,你不能再打靳言的主意。”我一说完,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当时不过是……算了,不想提当初了。其实我让陈警官带我来,只是有些话想对你们说。在里面的这几天里,我仔细想了想你们的话,也想了想我过去的二十几年,你们说得对,我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我的人生从出生到现在开始仿佛就是一个笑话,我叫了那个狠毒的女人二十多年母亲,我听她的话听了那么多年,可是结果她却是我此生最应该痛恨的人。我曾经恨过靳言你的父亲,恨过你,我以为你是我的兄弟,我甚至连小书都很讨厌,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多么可笑啊……”多米说完,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现在一切都不晚,你还年轻。”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过惯了那样的生活,那种生活就是我人生的全部,我以为我人生的使命就是为了复仇。可是现在……呵呵,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多米的语气里充斥着浓浓的颓废,不过我和靳言都能理解。

“留下,如果可以,我们做一对真正的兄弟。未来,我娶小书为妻,你也会遇到你此生最爱的姑娘,人生会有多种多样的结局,你不用再活得那么累了。让我们成为你的亲人,多米,你认为这个决定怎么样?”靳言坐在床上,镇定地说道。

这时候,多米却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袋粉末状的东西,在我和靳言眼前晃了晃,对靳言说:“这个东西你现在触手可及,你想不想要?”

那一刻,我看到靳言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我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飞快地拦在了靳言的前面,厉声对多米喊道:“多米,你想干什么?!亏我们那么相信你!”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