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破皮了

第191章破皮了

不过话说回来裴曜竣的操作能力可真够的,他就是只简单的看了下说明书,就已经可以操控自如了。

“喂,等我啊!啊!”我在追他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踩到了地上一个滑滑的东西被摔了个狗吃屎,整个人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我起来一看,原来是一个香蕉皮,真不知道哪个没有德心的家伙扔的。

真是没有德心,这里可是医呀,来来往往的都是病人,如果再让哪位本来就有点骨折的病人踩到的话,那岂不是病更加严重了。而且如果还有体更不好的人才到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缓过来,我感觉我的上肯定是破皮了。面前突然被一阵阴影覆盖,我抬起头向上看,原来是裴曜竣,他怎么又回来了?

我趴在地上看他,裴曜竣慢慢的向我伸出了手。还算他有点心,知道回来看我有没有事。

“谢谢啊!”

我借着他的力气站了起来,然后捡起了地上的香蕉皮,一瘸一拐地扔到了LU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坐在了离垃圾桶不远的椅子上,膝盖真的是非常的疼呀,我现在没有力气再走了。裴曜竣也非常自动自觉的跟着我。

我小心翼翼地卷起了脚,果然,膝盖那一片擦破了皮,不过还好,伤口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上面也不太大,只是还渗着血丝。

“嘶,疼疼”

裴曜竣不知道什么时候触到了我伤口附近的皮肤,我一下子疼的就要跳起来。

“喂,你干什么?”我看着眼前的裴曜竣震惊了,他到底想干嘛呀?他撑着轮椅看样子像是要站起来。

“你坐着,然后我们回去,找医生看看你的。”

“不用啦!”我立马将他又重新按回在轮椅上。开什么玩笑,就我这点小伤小痛怎么能和他全的伤口相比,更何况他肚子上可是做过手术的呀!我在做替那一段时间比这更加严重的伤都受过,这点小伤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意SI。

只是,人或许就是有一个不好的毛病。在自一人的时候,任何伤口都不在话下,完全都能够一个人挺过去。我那时浑青肿,第二天还要再继续去吊威亚,我不都挺过来了吗?只是刚刚在看到他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要和他说,说我疼。啊,我真是,好像得有些矫了。

“你坐好,我真的没事,就这点小伤,soeasy!”我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们在这儿坐一会儿,然后再回去好吗?”

裴曜竣盯着我看了半天,我就冲他傻笑兮兮的笑,他又回复了我一个单音节词。

虽说我们现在都非常的安全,这几天也是风平浪静的,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疙瘩想要知道答案,就是那天我们袭,到底谁是幕后指使者?谁是真凶?他的目的是什么?他还有没有后招?

“裴曜竣,你说,那天袭我们的人到底是谁呀?他们有什么目的?对了,你,你之前说给我配的那个保镖呢?他怎么样了?”

是啊,我刚刚才想起来那个保镖的事。那个保镖一直跟着我,按理说那天在我们袭的时候,他应该也是跟我们在一起的,应该是在我们边的,可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点他的消息,甚至那天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出现。

我一会儿得看向裴曜竣,等着他告诉我答案。

“那个保镖,已经死了!”

“什么?”我脑袋轰的一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我一直以为那天的我们是幸运的,我和裴曜竣虽然都受了伤,但是所幸我们没有危及到生命,都活了下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在那晚的事件中,还是有人因此而丧生。

“他,他是因为保我们吗?”

“嗯!他帮助我们拖延了时间,但是没办法,你知道的,毕竟双拳难敌四手,那么多人围攻他一个。”

“他,他……”我一想到这件事,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了下来。

“别哭,”裴曜竣从口袋里拿出了手帕,轻轻地擦拭着我脸颊上的泪水,他的动作十分的轻柔。“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再伤心了,在他们踏入这一行的时候,就应该清楚未来即将面对的事,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我知道裴曜竣说的是对的,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也都有各自的危险。保镖这个行业就是属于高危行业,可是,我一想到有人因为我而死还是忍不住。“那,他的后事办了吗?”

“嗯!已经交代徐铭东做了,都已经办好了,也给了他的家属非常高的体恤,我会保证他家属未来的生活。”

“嗯!”听到他这么说之后,我稍稍就有些安心了。

“那,你说,那些人还会在对付你吗?”我能看得出来,那天晚上的那群人就是奔着裴曜竣去得,他们一击没有得逞,说不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你放心,不用担心我,我有办法对付他们,倒是你,虽然我之前给你配的那个保镖殉职了,但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还会再给你配几个,希望你能够理解。”

我看着裴曜竣的眼睛,点了点头,只是我有点不理解,为什么要给我配保镖呢?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还没有那么亲密吧,他的对头怎么会找到我的上?

不过,很快我就想通了这其中的道理,毕竟之前我陪同他出席了好多次宴会,在外人看来,我和他的关系就是非常的亲密,所以我就是在无形之中就已经和他绑定了。

“那,那群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们要如此对你呢?”我对这个也是非常的好奇,我现在还记得那天晚上那群人说的话,他们在说话的过程中有谈到十几年前发生的案子。

对于裴曜竣来说十几年前发生的大案也就是那么一个了。就是那个案子彻底改了他的命运,也改了我们家里的命运,所以我也想知道这件事的真实况。

“你很好奇?”

“嗯!”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十几年前我进监狱的那个案子的一些况吧!”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然真的会告诉我,我还以为他会不理我,会让我自己一个人自去猜。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