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不辞而别

第19章不辞而别

这三天可以说是我这二十年最幸福的三天,这三天我恍惚以为我们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直到被一通电话破这种幸福的局面。

“宁宁啊,你在哪呢?这个月的利息怎么还没有呢?你快点去把这个月的利息还掉吧,要不到时又会有人来家里闹,就这样,宁宁你记得尽快把钱还了啊!,妈妈挂了啊!”

“喂,妈,妈?”

我还一句话都没说,等我张口回答我的只是一段忙音。

在裴曜竣这里过得三天让我感觉像在做梦一样,果然现在梦醒了,我必须得走了!

我握着那天被掳走时装在口袋里的手机。

走的时候我没有告诉裴曜竣,我生怕他一回来我就走不了了。

虽然这几天过得很幸福,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我必须得要回去挣钱了。

回到片场的时候,似乎也没有人关心我这些天去了哪里,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存在感的替。

由于要还钱,我接了比以往更多倍的工作。但是体还没有痊愈,让我的体有些难以负荷。

每一天妈妈都会电话催着我赶快还利息,但是毕竟力有限。不仅如此裴曜竣每天都在给我电话,可是我不敢接,生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出什么话来。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裴曜竣竟然会找到片场来。

那一天我正在给一个大明星做替,而且那一场戏是要命的。虽然说有清场,但是难免还是会有一些,好事之人围观。

片场的清场,总是难以把控的,根本做不到完全的没人,而且像我们这些小喽啰,更是没有什么话语权。

那一天,我穿着酒红的袍,站在片场的室冲澡,那袍刚退下的那一刻,裴曜竣大声的喊了一下我的名字,听到那悉的声音,我整个人都**了起来。连忙蹲在地下。

片场的工作人员看到气势汹汹的裴曜竣,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坐在一边的大明星更是摇曳着姿,朝裴曜竣走去。我只能听到后的那些声音,不知道为何,竟不敢回头看。

可是那导演将手中的剧本一摔,大声的冲我嚷嚷着:“哎,你,你是怎么回事你干嘛蹲下你知不知道正在拍戏呢。”

我蹲在地上,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但是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一件质地柔软的深蓝呢子大竟然披在了我的上。那一刻,我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你的体还没有痊愈,怎么又跑来工作了呢?为什么走也不和我说一声。”

裴曜竣那温润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呢喃着,我没有回答,只是拼命的摇着头。

他将地上的那一件酒红的袍轻轻的在我上,然后一把将我拦腰抱起,在众人的惊呼中带离了片场。

在人群中,我瞥见了大明星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恨不得把我要吞掉。碍与裴曜竣的背景,自然是没有人敢阻拦。

但是我知道,我下一次可不好受了。他这样子干影响正常的拍摄,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接到活呢。如果没有人肯用我的话,那些钱我可要怎么还呀!一想到天天都会被催债,我头都大了。

裴曜竣低头看了一眼我,五味杂陈紧皱着眉头的我。

“怎么了?不愿意我把你带走吗?干嘛这幅表?”

“不,不是,只是这样的话,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人敢用我。”

“这种工作不做也罢。”

此时此刻的裴曜竣完全就是一个霸道总裁嘛。我也好想像<a href=".9kan./" target="_bnk">电影</a>里那样大声地对他喊。

“我不工作了,你养我吗?”

可是我不能,我们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如果我这样做的话,那就等于违反了我当给自己所设的底线了我和其他的那些人又有什么差别呢!

我微微的眯起眼睛,轻声说了一句。

“不可以。”

裴曜竣看着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我放在了汽车的后座。我还是第一次坐这种加长的林肯,真是又宽敞又舒服,而且还十分的温暖混杂着裴曜竣上淡淡的香气,令人心醉。

只是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这副模样,和此此景简直是格格不入呢。

“你带我去哪儿。”

“回家。”

“回谁家?”

“我家!”

“你家?”

不知道为什么裴曜竣竟然能对这两个字说得这样顺口,让我一瞬间十分的恍惚。回家,多么动听的两个字。只是我自己的家,早已经没有了家的感觉。

再一次回到这个悉的地方,还是悉的人照顾我,可是我现在的感觉,已经和之前完全不一样。

“你们赶快去给她拿一换洗的服来。”裴曜竣将我轻轻地放在了那柔软的大上。

众人看着我这个样子,十分的惊奇,一个个都愣在那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你不用对我这样好的,我的体已经好很多了。”

裴曜竣那温润的脸庞,瞬间又切换成了冰山。

“你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这里,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岂不是还要我负责任。”

真是不知道裴曜竣的脸是什么做的,脸比翻书都快。

“我。”

“好了,你别说话了,乖乖的躺着休息吧。”

天哪裴曜竣竟然会用这个词语,简直是太宠溺了吧。这可让我如何是好,第一次被人这样的照顾。简直要受不了了。

“我下午还得出去一趟,有个会要开,你就乖乖呆在这里,不要让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又不见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片场那边我已经让人过电话你可以不用再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瞬间就震惊了,瞪大了双眼看着裴曜竣。

“你凭什么替我做主,你这样子让我以后要怎么办?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你就这样做。我没有了这份工作以后可怎么生活呀。”

看着我这样大闹,裴曜竣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份工作很好吗?”

裴曜竣眸深沉的看着我,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更多的是一种失和伤心。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