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裴曜竣赶来

第248章裴曜竣赶来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天事的来龙去脉。

当时裴曜竣把我送离开去之后,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稍微说了几句,下达了命令去查我的爸妈究竟是去哪里了。他目光闪烁,看不出什么神。

其实他是心知肚明的,结合一下始末便可以清楚地这件事究竟是谁搞的鬼。

那个人。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他的眼底浮出一丝狠戾,然后便行驶着车去找周灼云。

既然是明确了幕后主使,有也不需要拐弯抹角地去刺探,倒不如方方地去找她。

“怎么,今天裴总会有时间来找我?”当他找到她的时候,周灼云正摇曳着手中的酒杯,慢条斯理地品尝着里头散发着香醇酒意的红酒。

她绘着妖的妆容,像是要去参加一个盛大的晚会。见到门被推开,她才将停留在红酒上的目光移开,到那个带着冷峻气息的男人上,然后妖娆一笑,她拖长了尾音问道。“不去…陪你的段小?”

“她的父母在哪儿?”裴曜竣目光之中含着几分狠劲,不管那人妩媚到是个男人都能苏到骨子里的段,不管对方虚假的问话,冷声道。

“这谁的父母消失,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周灼云面上带着几分疑,眨了眨眼睛望向了裴曜竣。

“我再说一遍,段宁的父母在哪里。”

“这我可不知道。裴总你是问错人了。”她只是了钱让人绑架了她的父母,然后以此作为要挟让她消失,仅此而已,至于他们现在在哪儿,她确实不知道。她笑得无辜,然后饮了一口红酒。“裴总要和我来一杯吗。”

裴曜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转大步向着门外走去:“不必。”

在裴曜竣离开的瞬间,周灼云面上瞬间挂起了志在必得的笑容。她垂下了眼睛,眼神忽明忽暗,低声轻喃着:“裴曜竣,你的边只可能是我。”

当他理完事之后,便接到了电话,说是已经查到了我爸妈的下,在那个最大却最为混乱,被黑帮围的港口。

心知糟糕,他们的目标绝非那么简单,想来本就是冲着我而来的,现在我自一人在家里,也不知道是否会到什么危险。黑帮达成目的,必然是不择手段的。

裴曜竣心里一紧,便立马动回了家。却见间里关着灯,什么人也没有。

只留下一支手机,安静的在上。他知道那是我的手机,若非是走的匆忙,我必然会带上。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联系我,所以,必然不可能把手机离。

然而现在我的手机出现在家里,却见不到我的影,那便是说明了,我一定是接到的什么通知,然后慌张的离开了。

果然是出事了。

裴曜竣拧紧了眉头,只是在间里停留了一会,就大步快走出门,开着车向最大的港口出发。

他从家里仆人口中得知,我是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便焦急地出门了。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所有的事都迫在眉睫,我随时都会有送命的可能。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裴曜竣便将速度开到最大,天越发的昏暗,他的心也跟着暗了下来。

当他到了港口的时候,心稍微放松了些,然后开始寻找我的踪迹。港口虽然大,但是到了晚上,也显得空旷了些,只要稍稍转了几圈,便可以找到人。

在他看到依旧存活着的我之时,终于是放下了口紧悬着的心。在他想要冲过来寻我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让他出触目惊心的画面。

我正拿着DAO子,准备往自己的脖子去抹。

“不!”

裴曜竣忍不住出声阻止,他看着我没有停止动作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知道我并没有听到他的叫喊,又继续叫了一遍。

他看到我终于停下了动作,然后抬头看向了他。他便趁着机会快速跑到我的面前,去看到后那个穿着黑的男人直直地冲了过来,正握着DAO子往我的背后捅。

带我离开已经是来不及了,裴曜竣猛得一惊,不由分说地转了个子,让自己的后背面对那个黑男人。

我只听到了DAO子刺入体的噗嗤声响,却依旧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裴曜竣面苍白地看着我,然后抬手抚摸着我的脸颊,顺下摸上我脖子上被锐利的DAO子划开的一丝血痕,庆幸地说道:“幸好,你没有事。”

我看着他有些不对劲,也忘了自杀一事,只是匆忙地问道:“曜竣,你怎么了?”

我的双手抱上了他的腰肢,手掌贴在他的脊背,却突然感受到一阵温热的液体,我心里一惊,手臂**着收回,刺眼的猩红液体遍布着我的手掌。

我赶紧抬头侧看向他的后,果然是看到了那个黑领头的中年男子唇角带着嘲讽的笑容,挥动着手中DAO子上的血液。

是他。

我的膛之中翻滚着前所未有的恨意,可是却对此无能为力。我含泪望向了裴曜竣:“是我又害了你。”

裴曜竣笑了笑,抬手揉了揉我的脑袋,用他平稳的声音安抚着我心里的惊慌:“段宁,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你会没事的,相信我。”

他将我放了开,然后挺直了腰肢,背对着我,却将我死死地在后。

“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吧。”他扬了扬首,冷傲道,然后将我推到一边,冲向那些黑人。

我就这么呆愣地看着裴曜竣冲向了黑人,然后凭借着蛮横的拳头,将几个人放到在地。

裴曜竣,是我的错。我紧咬着唇,心中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愧疚。若非是我,他必然是不会是受伤的,而爸爸妈妈也不会因此遭受绑架的罪。

我含泪看着裴曜竣,见他因血过多,而踉跄了一下,然后被人了一拳,心也跟着一紧。

“不…要,不要这样了。”我一边哭泣一边低喃,小步后退着,不忍看到这一幕。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