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夜笙歌

第1章笙歌

我叫段宁,今年二十岁,在校大学生。

那不过是在外人眼里的份,我还有另外一层“皮”替,没错,就是帮一些明星做专业替说的,简称“替”。

很多大牌明星也曾用过替,有的被曝光时还火了一阵子,光环四射。这自然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事件,也是大部分做这一行的孩子梦寐以求的事,她们很多都是艺校学生,又抑或模特,之所以干这一行,为的就是这一天,成名天下知,跻娱乐圈最高食物链。

而我不同,我目前不是无名的演员或模特,将来不需要也不渴望在娱乐圈滚,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的梦想。

我目前需要很多钱,我做这一行也只为钱,等挣够了钱,把那帮经常想过我,无数次用我果照威胁我,差点的命的畜生得地找牙,我也就“功成退”了,我的计划是最晚在大三结束这一切。

每当我把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甘苗苗都会不屑大笑:“段宁,你丫脑子进水了吧?!钱哪里能挣够哟?你瞅你从十七岁做到二十岁了,都快成替界的退休老人了,你还做白日梦呢?我看哪,你这辈子,是走不出去喽。”

她的话还真让我了个激灵。

我竟从十七岁做到现在!而且越来越习惯这个行当!

而我的爸爸,依然在水深中,砸再多钱进去,也如沉海底,我连见他一面都艰难。

甘苗苗在G市最豪华最奢靡的娱乐城笙歌做兼职按摩,表面上是按摩师,而实则她已经陷进去,做过很多几近耻辱的交易。

进去笙歌的男人非富即贵,非官即商,他们折磨人的手段也非常人所能想象,用肮脏卑鄙龌蹉都不足以形容,她要在里面生存下去,定然是逃不过,她有她的无奈,我同她,却也无力。

那地方,用甘苗苗的话说,“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去过一次,差点失了,若不是当时甘苗苗舍了命为为我挡了一DAO救我于水火将我从那深渊拖出来,依照我的子,怕是会与那混蛋同归于尽。

自那次以后,我便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踏足笙歌,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甘苗苗手臂上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疤,我也跟甘苗苗建立了深刻的革命友谊,除却上课拍戏时间,我们基本都腻歪在一起,曾经去过一个酒吧,被误认为是拉拉,甘苗苗还开玩笑与我说:“段宁,不如我们就在一起吧,你我。”

这天是甘苗苗的生日,她这些年养着一个白眼一般的男人,据闻是她中暗恋过的校草,一直以来吃喝玩乐甚至嫖赌都是用甘苗苗的钱,这几天玩起失踪,卷走她所有的存款,她一无所有,前一晚电话求我,说:“段宁,我知道你不愿来我这里,但即便如此,看在我生日的份上,你就当做是可怜可怜我,陪陪我这个没人疼爱的孤家人吧。”

我心一软,便舍弃原则,答应去她的场子接她一起去吃饭庆祝。

许是冥冥中注定,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到我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男人。

南方G市的冬天温差大,白天兴许还有太阳,一到晚上便是无休止的阴寒,风似是要骨子里,凌晨一点半的城市,寂静下来,LU上行人,几近绝迹,我穿一加绒运动服裹着围巾在笙歌门口等甘苗苗。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从一辆簇新的黑宾利出来,一里面一件休闲棒球服外面披一件灰长外,看起来特别健硕,在我刚站定的时候,步履匆忙刚劲擦过我边往旋转门走。

因他看起来气质很是特别,我注意到他的脸,刚毅俊朗,五官如同雕刻一般比例分明。

”段小,等甘小呢?”那守门的保安突然开口问我。

上次出那件事后,保安都认得我,并没有驱赶,我Ke气点头以后,他还狎昵朝我一笑。

我知道他笑容下面的意SI,正回敬他不清的笑容,突然地,有个人从旋转门横冲直撞跑出来,把我撞到一边也不自觉,我捂着疼痛的手臂正张口,却看到一张悉的脸。

“许徳霖”我惊讶唤了声,他却不应我,匆忙走开,上了一辆不知何时停在对面马LU的车,绝尘而去。

当我回过神来,想起刚刚他撞我的时候,子硬得不像骨肉,倒像藏着什么利器,专业的,让我不得不怀疑,正疑间,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与此同时,一辆警察悄无声息停在我面前,穿着便服的警察冲出来,步伐紧凑往笙歌走。

我有股不好的预感。

手机持续在响,一看是甘苗苗的号码,迅速接过,"苗苗,你还不赶紧下来!我都等半天了,你"

“你是段宁吗?”回应我的却不是甘苗苗,而是一把冷静得几近如同这寒冬般阴冷的男声,听起来有些霸道。

我警惕:“你是谁?”

“你在哪里?能否马上过来一下笙歌?这里有件事需要你过来。”声音依然阴寒冷漠。

我着急:“是不是苗苗出了什么事?你是谁?为什么要拿她手机?”

“五零八,紫竹阁,给我马上过来。”言罢,他挂了电话,语气一点都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受不得他这命令的语气,但也深怕是不是甘苗苗出了什么事,脚步不自觉的跟着冲进去的便警察走。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