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求我

从我们相遇的地方到食堂还有一小段的距离,路两旁的梧桐树萧条地只剩下了树干,只有松柏依然常青,傲然挺立在道路的两旁。

我稍稍打扮了一下自己,头上戴了一顶大红色的贝雷帽,上身穿着一件淡粉色的中长呢子外套,领子和两个袖口分别镶有一圈洁白而柔软的狐狸毛,下身则是一套打底的裙子和一双厚厚的肉色袜子,脚上穿着一双驼色棉靴,虽然没有化妆,但是在脸上抹了一层淡淡的BB霜。

H城的冬天很冷,不过我向来穿得多,所以尽管风时不时地拂过脸颊,但我并没有感觉多冷,但靳言就不一样了,这样的天气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和一条单薄的裤子,每一次风吹,我都能听到他的哆嗦声。

“要风度不要温度吗?这样的天气竟然穿这么少。”我把外套裹得更紧了些,笑着望着他说道。

他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要不是你,谁没事大冷天在这路上走着,放着好好的车不坐。”

“那你可以回去坐你的车啊,我自己去食堂就好。”我丝毫不给面子地回击道。

他一时气极,干脆直接跑在我的前面,先我一步进了食堂。我笑意不止,连忙快步跟了上去。我一进去,发现他还踌躇着站在原地,望着偌大的食堂一脸的茫然。

大多数学生都离校了,食堂里很多被承包的摊位都关门了,只剩下几家依然在营业。虽然已经到了饭点,但是来吃饭的学生并不多。

我见他一直愣在原地,知道他从来没来过食堂,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无奈上前,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跟我来。”

他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双手插兜跟在我的后面,我问他想吃什么,他完全没了主意只说让我随便,于是我摸索着他从前的喜好点了几份菜,再要了一些面食,然后吩咐他把餐盘拿过来一一放上,再让他端到一旁的空桌上去等我。

他虽任由我差遣,但是脸上却是一脸的忿忿之色,他越这样,我便越发猖狂地指使着他拿这拿那,他几乎要疯了,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又不能发作,只能小声地威胁我:“潘如书,你闹够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最后跑到一个窗口要了一只刚刚煮好的红薯,这才坐到了他的身边,此时我们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菜肴小吃,我每一样都只要了一小份,所以种类看起来虽多,但是却并没有浪费。

“这么多东西,多少钱?”他小声地问我。

“三十五。”我小声说道,又装作大方地说:“不用给我钱了,我请你吃。”

他差点一口面喷了出来,着实狼狈。

我连忙把餐巾纸递给他,他收拾好,这才问道:“这么多东西才三十五?这么便宜能吃吗?”

“不能吃你可以不吃,看我吃就好了。”我说完,拿着刚买来的红薯,小心翼翼地把皮剥开,露出了一截红彤彤似煮熟的蛋黄般的薯肉,一小口一小口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因为是刚刚煮熟的红薯,香气逼人,再加上我吃得津津有味,我吃着吃着,就听到了他明显的咽口水的声音。

我一阵窃笑,他尴尬不已,又小声问我:“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

“红薯啊,你没吃过?”我笑着问道。

“没有,好吃吗?”他试探性地问道,又故意皱了皱眉:“好像木瓜啊,长在树上的吗?”

我不禁瞪了他一眼,我说:“真服了你了,这是长在地下的,和土豆一样。”

说完,我小心掰下一小块薯肉,迅雷不及掩耳地塞到了他的嘴里。他一下懵了,先是眉头紧锁,紧接着佯装嫌弃地嚼了嚼,一下眉头舒展开来,笑着说:“还挺香的。”

他刚说完,我已经把买来的一整根红薯都吃完了,随后我端起一碗米饭,复又吃了起来。他见我食欲大开,忐忑地望着我好一会儿,我明知道他什么想法,可是我偏偏装作不知硬是等他主动开口。

果然,他见我食之泰然,一会儿就忍不住了:“喂,你去给我买一个尝尝。”

“自己去。”我没好气地回道。

“我没有零钱。”他可怜巴巴地说道。

我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啪”地放桌面上,很霸气地说:“一块五一个,记得找我五毛钱。”

“我一个大男人去买这个多没面子。”他不安地望了望四周,见吃饭的人多了起来,顿时又踌躇了起来。

“买个红薯而已,和面子有什么关系?你能不能放下你的偶像包袱?”我把筷子放下来,正色教育道。

因为我的声音有点大,他顿时紧张地小声说:“你声音小点儿,一会儿大家都看我们了。”

“你不开那车,没几个人认识你的,放心吧。”我大大咧咧地说道。

“我不去,可是我想吃。你去买!”他见我硬是不去,于是拉下脸来命令道。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想吃,自己去拿!”我朝着他吐了吐舌头,愣是没有挪动一下身体。

他心不在焉地扒了几口面,似乎还是念念不忘那红薯的美味,见那摊位上的红薯一个个卖了出去,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从桌上拿起那两个硬币,恨恨地瞪了我一眼,终于下定决心走过去买红薯。那副样子,真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意味。

我再也忍不住地狂笑不已,我夸张的笑声引来很多同学的注意,有眼尖的几个妹子似乎认出了靳言,又觉得不可能是他,于是都小心翼翼地窃窃私语起来。

靳言慢慢地挪到了那个摊位边,好不容易买了个红薯回来,坐下来的时候脸都微微泛着红晕,那副羞涩的模样再一次把我逗得大笑不已。

“买个红薯而已,你怎么弄得像是打仗一样那么艰难?”我好不容易忍住笑意,打趣他道。

他再次狠狠瞪了我一眼,把红薯往我面前一扔,凶道:“给我剥好。”

“求我。”我知道不能再捉弄他了,再捉弄没准真会引爆这颗“定时炸弹”,可是就这样帮他剥我又觉得心有不甘。

“求你妹。”

“不求不剥。”

他又沉默了一分钟,这才极其小声地说了一句:“求你。”

“是不是男人啊?说话声音那么小。”我大声说道。

“求你了,潘如书!你别得寸进尺!”他这才大声吼道,把离我们不远的几个姑娘逗得笑了起来。

我这才帮他一圈一圈地剥好皮,然后递给他。没想到像他这样山珍海味都尝过的人,竟然会在一只小小的红薯上失了矜持,竟狼吞虎咽很快消灭了一只红薯,紧接着吃完了一碗拉面,然后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巴,感慨地说:“没想到食堂的伙食还不错。”

“也只有你这么认为了。”我简直无语。

“你不这么认为,你干嘛非要来食堂吃饭?”他问道。

“带你下基层体验下生活啊,不然你哪里知道世间还有红薯这么美妙的滋味。你还没尝过烤红薯的味道呢,那才叫绝。以前在我们老家,每年冬天奶奶都会从地窖里拿出一袋芋头和红薯,然后埋在炉火下面,等熊熊炉火变成了火星子,芋头和红薯的香味就从灰烬里透了出来,这时候把它们从灰烬里挖出来,剥了皮,真是世间难得的美味……”我见他一副嘴馋的样子,忍不住回忆起小时候的趣事来。

他不知不觉听得津津有味,又问我:“芋头是什么?和红薯一样吗?”

我见他一脸呆萌的蠢样,忍不住敲了下他的脑袋,我说:“哪天有机会带你去农村感受感受,那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土妹,有什么好得瑟的。”他忿忿不平地说道,然后站了起来,就准备这样离开。

我连忙喊住了他:“喂,你吃完了就这样走人了?餐盘要收拾的啊!”

“不是有服务员吗?”他疑惑而惊讶地望着我。

“在食堂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的,去哪儿找服务员来收拾。”我大声说道,硬是指使他帮忙一起收拾了餐盘,然后我们这才离开了食堂。

出了食堂,他依然还是跟着我,我习惯性地挑了一条没人的小路走着,他一见四下没人,突然一个过肩摔把我整个人放倒在地,我重心不稳整个人横躺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臂稳稳拖住了我,他得瑟又得意地笑道:“敢整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快放开我!你忘记你答应我什么了吗?”我不甘示弱地威胁道。

“你刚才让我那我没面子,这时候还敢提这个?”他挑了挑眉毛,望着我一脸的坏笑。

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校园里的一个死角,平常很少有人往这边走,一到节假日学校里的人就更少了。他一定是瞄准了时机,这才决定向我发威的。

“你自己答应要追我,接受我的考验的。怎么,才刚刚开始就无法承受了?”我故作淡定地问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