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巫蛊之术

第四十七章:巫蛊之术

三个人面对面坐着,却是各有心事一般。

柳七七自然是看着他们,尉迟锋来找她是干什么她可以猜到,但是尉迟仪来找她还有这丫环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们不说话,柳七七也就只管抱着怀里的阿七,给它顺着毛。

苏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两个皇子,难得的没有紧张,一如往常一般,还给柳七七手里放了个暖炉。

柳七七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苏叶,暗自点了点头,这姑娘不错,要换常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害怕也得紧张,苏叶完全镇定的样子,让柳七七直接给她打上了人才的标签,不知道,安流婷会不会后悔丢了这么一个好丫环呢。

“七七”尉迟锋刚要说话,也被一道女声给打断了。

“御医姐姐。”

竟然是司徒平阳,这下可热闹了。

柳七七再次站起来,对着司徒平阳行礼,“公主。”

“都这么长时间了,姐姐还这么客气。”司徒平阳也径直坐在了石凳上,丝毫不嫌弃天凉什么的。

“我还说搜了我的院子就算了,要是搜姐姐的院子该多不好,想着赶紧过来,看来我来晚了呢。”司徒平阳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她这一说话,打破了原本三个人之间的沉默。

“搜”柳七七直接问了出来,难不成这丫环是来搜院子的陈贵妃吗,好大的脸面。

“恩姐姐不知道吗”司徒平阳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想到了可能是还没说,“贵妃娘娘丢了只先帝送给她的钗子,让丫环们挨个院子查呢。”

“三殿下是为这事来的吗”柳七七直接看向了尉迟仪,来的这样巧合,她可不信。

“恩,那是我父皇,唯一留给母妃的东西。”尉迟仪点了点头,看向了柳七七,似乎眼里还在期待些什么。

“所以说,三殿下是信不过我是吧。”柳七七一语道破,竟然每个院子都查,尉迟慕卿不管么

“柳御医,本宫请求你。”尉迟仪看着柳七七。

“臣女可当不起,既然三殿下信不过臣女,那您轻便。”柳七七算是看明白了,连司徒平阳的院子都被查了,她说到底不过是个御医,也拒绝不了吧。

“你们小心点,别把柳御医的东西给弄坏了。”尉迟仪下了命令。

“皇兄”尉迟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柳七七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她到想看看,这次是不是冲着她来的。

“御医姐姐。”司徒平阳担心地看着柳七七。

“咳咳”柳七七刚想说话,没想到嗓子一阵发痒,直接咳了起来。

“柳御医。”苏叶紧张的扶住了柳七七,最近柳七七一咳起来必定吐血,虽说是假的,但是看起来仍旧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七七。”尉迟锋紧张的站了起来。

苏叶递给了柳七七一个手帕,刚刚捂上血就从嘴角流了出来。

“咳”

柳七七皱着眉头擦了擦嘴,堪堪止住。

“七七,你怎么样”尉迟锋抱着那只兔子,刚刚柳七七开始咳的时候就把兔子递给了离她最近人身上,没想到是尉迟锋。

“没事,小病而已。”柳七七摆了摆手,抱过了在他怀里的兔子。

“小病咳成这样还吐血了。”尉迟锋仍旧不放心。

“是啊御医姐姐,前几天不是找太医看过了吗,怎么没有转好呢”司徒平阳也围了过来。

“要不要换个太医”尉迟仪也问了一声。

“不用这么麻烦,我就是御医。”柳七七看着他们真真假假的关心,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殿下。”刚才带人进去翻屋子的芯儿走了出来。

“没有就走吧。”尉迟仪看了看她。

“钗子是没有,但是”芯儿欲言又止。

“怎么了”尉迟仪又问了一句。

“这是在柳御医的药箱里搜到的。”芯儿拿过了身后人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司徒平阳看着那东西说不出来话。

“七七”尉迟锋看到那东西声音都有些颤抖。

尉迟仪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柳七七看着桌子上那个东西,一脸平静,果然吗,又是在她这里出的事呢。

一个浑身被扎满针的布娃娃,正面有一张纸上写着尉迟慕卿,巫蛊之术,陷害她的人还真是大手笔啊。

这宫里,最让人觉得可怕的就是这种东西,巫蛊之术

“我的药箱里,有这个东西”柳七七问了出来。

“这,是的。”芯儿也有些紧张,她就进去搜了搜怎么会找到这种东西呢

“是吗,很好。”柳七七怒极反笑,有些人不喜欢她她接受,陷害她她接受,但是这样为了陷害她去伤害别人她就无法忍受,况且这还是尉迟慕卿,不可原谅。

“七七,你别太生气,这肯定有什么误会。”尉迟锋看着脸色骤变的柳七七心里比看到这巫蛊娃娃

还觉得可怕。

“我不生气”柳七七气到连称呼都忘了用,“摄政王是我负责医治的,现在被人用了巫蛊之术还栽赃到我的头上,你还不让我生气恩”

“御医姐姐,你先别激动,注意身体啊。”司徒平阳也安慰起她。

“我咳咳咳咳咳”柳七七推开了上来扶着她的苏叶,把怀里的兔子扔给了她。

“七七”尉迟锋上前,“你先别激动,身体要紧。”他哪里会相信柳七七会给皇叔下诅咒这件事是真的。

“咳咳咳”柳七七激动到说不出来话,嘴角的血不断地往外流,手里的帕子已经完全被血染湿。

“怎么回事”

一声清冷的声音打破了这紧张的氛围。

“皇叔。”

“摄政王。”

“摄政王殿下。”

“咳咳咳”

尉迟慕卿看着这一群人,有些不悦。

今日清晨就有些官员来了紫阳殿,议事一直到现在,出来后就听到暗影告诉他陈贵妃正在搜查各个院子,已经到了芝兰院,然后他就直接走到了芝兰院,没想到刚到这里就听到了柳七七一直在咳嗽,不过为了不被发现,他还是直接略过了柳七七,逼着自己不去看她。

“查到了没有。”又是一道女声传了过来。

“陈贵妃。”

“母后。”

众人又是一阵行礼。

来人穿着一身金色宫装,精致的妆容再加上复杂的头饰,整个都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不过,那脸上隐隐的傲气让人不喜。

“啊,摄政王也在这里啊。”陈贵妃是没想到尉迟慕卿会在这里,不过,这不影响她的事情。

“贵妃好大的派头。”尉迟慕卿淡淡的说了一句。

“本宫丢了一只钗子,虽不值钱,但那是先帝亲手做的,本宫有些心急,查各个院子也是没有办法,有些丫环手脚不干净什么的,查出来也好不是吗,而且本宫事后会给各个宫,各个院子一些补偿,摄政王看这样如何”陈贵妃有理有据的说了一堆话,归根到底还是想继续查下去。

“果然是陈贵妃,手笔就是不一样。”好容易止住咳嗽的柳七七看着陈贵妃。

“本宫知道柳御医肯定会不舒服,毕竟是摄政王请来看病的,本宫这样是有些失礼了,不如柳御医说说又没什么事情是要本宫帮忙的,如果有的话,本宫一点不会推辞。”陈贵妃看向柳七七,一脸歉意。

“臣女只是个御医罢了,哪里敢找贵妃帮忙,况且,一会儿恐怕也不用陈贵妃帮忙了。”

“御医姐姐”司徒平阳有些担心地看着她。

“不是吗”柳七七自嘲的笑笑,“桌子上的东西不是从我这里搜出来的吗倒不如请摄政王去看看,免得某些人太着急了。”

听到柳七七说话的尉迟慕卿看了她一眼,径直走到桌边。

“皇叔”尉迟锋还想上前去挡一挡,却被苏叶送过来的兔子挡住了。

尉迟锋疑惑地看向苏叶,却看到苏叶微不可查的对着他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尉迟锋还是乖乖的站在了原地,七七的丫环,自然是听的七七的话。

“咳咳”柳七七又咳了起来,“苏叶咳咳”把手里的帕子递了过去,染满血的帕子,触目惊心。

“柳御医。”苏叶一手轻轻的给她顺了顺气,一手接过了帕子,又递给了她另一个。

尉迟慕卿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怪不得七七这样生气,巫蛊之术这样恶毒的法子都用了,还栽赃到了她身上,听着柳七七在后边咳嗽,藏在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头,骨节泛白。

“怎么样,摄政王,要不要把臣女关起来。”柳七七直接走上前,对上了尉迟慕卿的眼睛,满眼倔强,确实一副气急的模样。

“这是巫蛊之术”走上前来的陈贵妃也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

“如陈贵妃所见,没找到您的东西,让您失望了。”柳七七好像憋着一股劲儿,跟谁说话都好像带着刺。

“皇叔,七七不会这样做的,她可是给你治病的啊,怎么会这么做。”尉迟锋终究是忍不住抱着兔子就走上前。

“是啊,摄政王殿下,御医姐姐要是想害你不给你治病不就好了,她用不到这种东西吧,而且,你最近也没有犯病呢。”司徒平阳也上前帮柳七七说话。

“你呢”尉迟慕卿转过身,对着柳七七说话。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