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你是我的

靳言先是愣了愣,随后很快恢复了平常。他径直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对赵秦汉微微颔首后,对我说:“小书,我去你公司拿一份文件。”

“哦,”我连忙回过神来,“好,我陪你去。”

“你这是要出去吃饭?”靳言淡淡问道,目光一只落在我身上,把一边的赵秦汉当成了空气。

赵秦汉见这种情景,于是也没有和靳言打招呼,只是对我说:“小书,那我先去车上等你,你好了给我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尴尬地和靳言一起回去了公司。赵秦汉一走,我便连忙解释:“他说他妈妈来这里了,他妈妈高三照顾了我一年,所以我想请他们吃顿饭。”

“嗯,”靳言似乎不以为意,又说:“之前有几份文件放在文件柜里,所以我过来拿一下,顺便看看你。”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的某一处柔软又被触动了,我连忙问道:“最近还好吗?一切都好吗?”

“已经到尾声了,一切该处理的都已经处理了。你呢,最近还好吗?”靳言说完,下意识看了我一眼,随后停下了脚步,目光格外深长。

“我一切都好,已经来这里好几天了,现在正在好制定公司各项制度。如果你处理好了一切,就回来公司上班好吗,我们一起打拼,从头开始。”我也站定了脚步,望着他满怀期待地说道。

好些天不见,他瘦了许多,脸色苍白,眼神疲惫不堪,从前合身的衬衫如今穿在身上空洞了不少。这样的他,让我格外心疼。

“不了,我有其他的打算。”他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更难过了,我忍不住扑过去抱住了他,我说:“为什么你一定要选择和我分开?我们一起面对不是更好吗?”

我的拥抱让他的身体强烈地抖动了一下,他轻轻地推开我,我于是抱得更紧了,他便再也没有抗拒,只是把手松松地环在我的腰上,柔声说:“你记得你之前说过一句话吗?有些路,需要一个人走。我想现在,可能我到了一个人走的时候。”

“可是我不想你那么累,我不想你一个人苦苦撑着,我想陪在你身边,我想照顾你。”我用力地环着他整整细了一圈的腰,恨不能镶嵌到他的体内,也好过承受这种与他分离的滋味。

“因为我也需要成长啊,”他淡淡地笑着说道,他说:“这三年里你不是一直都怪我不够成熟吗?你不是告诉我,你是因为曾经一个人咬牙撑过了两年才变得成熟吗?我现在也到了这样的时刻,我需要一个人去尝试着走走看,没有父亲,没有你,我一个人去闯闯。”

“可是我不想这样,我都不敢想没有你的生活。这三年,我已经习惯了你天天在我身边,尽管你有时候很缠人,有时候很幼稚,常常惹我生气,可是我对你的爱没有变过。这三年我的心被你填满了,没有一丝缝隙留给旁人,尽管我们常常吵架就说分手,尽管我们差点儿走到了分手的边缘,可是真到了动真格的那一刻,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只有和你在一起,一切才有意义啊。”我抱着他,不争气地泪水肆意地流淌着。

我知道这些天他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好像一瞬间成熟了起来,他好像顿悟了什么,就像我在高三复读那一年里的感受一样,我明白他所说的“一个人闯一闯”是什么样的感觉。的确有时候有些路就是需要一个人走,有时候我们必须独自咬牙撑过一段很长很长的路,然后才能真正地长大,理智清醒地对待身边的人与事。可是……我舍不得,好舍不得。

“我知道,所以刚才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一点都没多想,”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柔声说:“我只要你好好的就性,别哭,哭了我的心更疼了。”

他感冒依旧未愈,声音还有些沙哑,听上去嗓音格外低沉,让人更加伤感。他用力抱了我一下,随后推开了我,哭笑不得地勾了勾我的鼻子笑道:“之前不总自喻自己是新时代独立女性么?怎么现在哭的像个小花猫?开心一些,我又没死,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我现在只是想一个人好好沉淀内心,像你说的那样,从头再来。”

“我们一起从头再来不好吗?”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过他这种宠溺的语气了,现在见他像终于像个男人一样站在我身边说这些,让我更加揪心不已。

所谓的成熟,就是狠狠撕裂自己的曾经然后重新组装成一个新的自我,可是这种撕裂的过程,就像是蚕蛹破茧、婴儿新生一般,需要经历一次打破固有状态,穿过重重阻碍,然后脱胎换骨,剥离出一个崭新的自我。靳言,目前便处于这样的过程里,我明白我帮不了他任何。可是,我就是放心不下。

他依然摇了摇头,他说:“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贪玩了,我已经想好我应该做些什么。你答应我,坚强一点,不许哭,不许难过,好好努力成为一个独立自强的女人。将来有一天,我在站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希望我能靠我自己的努力给你幸福。那时候,不管你在谁的身边,我都会不择手段地把你抢回来。你是我的。”

他说完,用力推开了我,然后转过身去努力抑制了自己的情绪,转身回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好了,别太矫情。我们赶紧去取文件,还有人等你吃饭呢。”

他话里的豁达听得我的心更加地刺痛,我看到他眼眶发红却没有哭,反而大步流星地朝着公司的方向走去。我紧紧跟在他的身上,我望着他的背影,既激动又伤感。激动的是他现在这样的淡定从容是我曾经无比期望的模样,伤感的是他想要走向成熟却必须先把我撇下,我明白任何人想要成功都需要经历一长段咬牙度过、后半生每每回忆起来就想哭的日子,可是我真的好怕我们从此分道扬镳。有一天他成为了我想象中的男人时,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已经不是我了。

我的思绪不断纷飞着,我随着他一起去了公司,他打开了文件柜找到他需要的几份文件,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微微一笑道:“好了,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一句话让我原本收拢的泪水差点儿又喷了出来,我愣愣地看着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公司的大门。等我意识过来想要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

我一口气跑到了公司的大门口,我失魂落魄地环视了周围一圈,阳光高照,大门周围停着一排排整齐的车辆,一切还是刚才的模样,就仿佛他压根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恍惚不已,不禁悲从中来,我正想给赵秦汉打电话说我不去吃饭的时候,停在正门口的一辆黑色宾利车却按了一声喇叭,紧接着车窗摇了下来,没想到驾驶室里坐着的人却是赵秦汉。

他从前从没有开过车出现,所以我刚才压根没有想过这辆车会是他的。他见我脸上还挂着泪痕,连忙打开车门下了车,走过来对我说:“小书,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我说:“秦汉,你去吃饭吧,我不想去了。”

“去吧,”他语气坚决地说道,他说:“我妈已经等在饭店了,你不去她会难过的。”

我听他这么说,想到放顾阿姨鸽子不是很好,于是只好上了车。赵秦汉嘴角荡漾着一丝笑意,或许是看出了我心事重重,所以表现得不是很明显。

他殷勤地为我拉开车门,让我坐上了副驾驶,随后自己很快上了车,娴熟地发动了车子,然后说:“我看到靳言匆匆走了,你们吵架了?在闹分手?”

他这么一问,我顿时没好气地说:“没有啊,你难道巴不得我们分手吗?”

我不怎么友好的语气让赵秦汉愣了愣,随后他说:“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快乐一点。”

“我挺好的。”我淡淡说道。

他开着车飞速地带着我往饭店的方向驶去,我冷淡的态度并没有让他有什么不悦,他见我嘴唇有些干,从后座拿了一瓶进口蓝莓汁递给我:“喝点吧,我看你口渴了。”

“不用。”我生硬地回答道。

“呵呵,”他苦笑了一下,他说:“我究竟是有多令你反感?如书,我记得你以前不会这样排斥我。”

“没有,我心情不好,不好意思。”我听他这么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问题,于是态度缓和了一些。

“其实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是因为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上靳言的忙呢。”赵秦汉语气柔缓地说道,又说:“只要你开口,我就愿意帮他。”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