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蹦蹦跳跳地朝着公寓的大门口走去,这是我住在这里以来,第一次对这个地方有了一种归宿之感。突然觉得这建筑不再似之前那样冷冰冰毫无人情味,反而越看越觉得有一种类似家的感觉。

突然,左边一辆车的车灯大开,刺眼的灯光让我心里一慌,愣在了原地。灯光之强烈让我根本看不清坐在车里的人是谁,只见车朝着我开了过来,我的本能告诉我要赶紧闪躲,可是因为过于害怕却依然愣在了原地。

当强烈的灯光笼罩了我整个身体、当汽车引擎声在我耳边轰轰作响、当我闭上眼睛无比害怕之时,车一下停止,我的腿被车的前身碰到了,但我安然无恙。很显然,他是有意想要吓我,却并非真的要置我于死地。

车门打开了,从驾驶室走下来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竖领风衣,目光凛凛地望着我,“砰”地关上了车门,然后冷冷地问我:“这就是你要和我分手的真正理由?”

“我不……”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他已经如豹子般瞬冲过来,拖住我的手一把把我拖进了他的汽车后座。这辆车并非是那辆橙色超跑,我从未见过,不过后排空间很大。

他把车门都锁死了,打开了车顶的灯,我看到灯光照射下他那冷若冰霜的眸子,以及那双眼眸里所投射出的浓浓的恨意。我本能地感到害怕,我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靳……靳言,你怎么在这儿?”

“看来你并不希望我在这儿,是吗?”他的声音格外的低沉,这种低沉听得人心里格外压抑,完全不知所措。

“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辩解道。

他带着一股恨意掐住了我的脖子,我从他掐我所用的力道便知道,他真的生气了。

“我刚才什么都看到了。他摸你的头,捏你的脸,你两拥抱在一起,你下车时候依依不舍的眼神,和他分开后你雀跃无比的心情……潘如书,和你认识这么久,我好像从没见到你笑得这么开心呢。”他冷冷地说道。

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窒息的感觉让我的四肢本能地挣扎,他很快又放开了我,此刻的他让我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我连忙试图拉开车门,可根本就是徒劳。

“和别人在一起那么开心,和我在一起就想逃跑是吗?潘如书?”他大声吼道。声音震得整部车都仿佛颤动了一下。

我怔怔地坐在原地,努力让自己惊慌失措的情绪镇定下来,我缓缓地说:“我和你分手,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也不完全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我真的想过了,我们之间悬殊巨大,在一起根本不会可能。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靳言,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不想一直偷偷摸摸地和你相处。”

“和我悬殊巨大,和刑风悬殊就不大是吗?潘如书,好,有你的。你的意思不就是我给不了你一个结局吗?你不就是觉得刑风现在比我强吗?我告诉你,你根本不了解他的为人,他能给你什么?你以为他还有情吗?”靳言恨恨地问道,那眼神恨不能将我千刀万剐。

“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认他做我的哥哥,如此而已。”我说。

“哥哥?”他嗤之以鼻地笑了,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他说:“是情哥哥吧?潘如书,你居然也喜欢学其他的女人一样到处认哥哥,真是幼稚。”

“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很纯洁,没有你想的那么苟且。”我被他讥讽的语气弄得浑身都不舒服,一种强烈的隔阂感在我们之间油然而生。

“呵呵,别逗我了。”他像刑风一样捏了把我的脸,然后说:“我见过太多相认的哥哥妹妹,打着友情和亲情的名义,最后滚上了床。潘如书,你爱上他了,所以要和我分手,对吗?”

他固执地认为这一切就是如此,他的语气让我真的特别生气,我觉得他根本无法理喻,那一瞬间我简直上火,不管不顾地脱口而出:“是,对,我爱上他了,行么?你满意了?你可以让我走吗?我明天还要上班!”

他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他不可思议地望着我,喃喃地说:“你爱上他了,你爱上他了,你爱上他了……”

他瘫软无力地倒在我旁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一个被妈妈丢弃后的孩子,又似一个被囚禁多年的犯人,眼里闪烁着无数复杂的情绪。

“靳言,你没事吧?”我用手捅了捅他的胳膊。

这样的他让我完全无法适从,我觉得他一点儿都不成熟,他根本给不了我我想要的安全感,他根本不懂我的心里究竟要的是什么,他根本就是一个自私的、不会理解别人的孩子。

我感觉特别累,面对越描越黑的现实,我发觉我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这种感觉让我倍感无力,精神绷得紧紧的,一边担心他的情绪,一边发现自己的情绪已经糟到了极点。我们像是一个燃着蓝火、一个燃着红火的小人,连燃烧时的燃点都是相悖的,南辕北辙,明明道理很简单,却根本无法想到一起去。

我看到一滴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我伸手去给他擦,他躲开了,他说:“潘如书,我最痛恨被背叛的感觉。”

“我没有。”我几乎恨不能大声吼出来,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憋了回去,倔强地蹦出了一句“对不起”,把我们的心拉到了更远的边际。

既然都痛苦,既然都得不到放松,索性就各自离得远远的,索性从此井水不犯河水,索性就别有瓜葛,我难受地扭过头去,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倔强,这样和他置气。

“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我忍不住又扭头看他,只见他的两只眼睛都在流泪,那双眼睛多么漂亮多么迷人,流眼泪的样子更是让人动容,像是一只中枪的小鹿,流着血淌着泪还要倔强。

他狠狠一圈砸向了车窗,玻璃都被他砸碎了。他总是这样,在感觉痛苦的时候就伤害自己,这明明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这样做多幼稚,可他偏偏喜欢这样,偏偏想要勾起我对他的心疼,可他越这样,我越恼火,越恼火,心就越冷。

“你砸吧,随便你。你想打我,也可以。反正我们已经是路人,靳言,我不喜欢你这样,我特别讨厌你这样,我讨厌你的不成熟,我讨厌你总是按照你的想法来为人处事,我讨厌你明明给不了我任何,却还要绑架我的青春。你骄傲什么?你不就凭你家里有钱吗?有钱了不起吗?”无数情绪在我内心翻滚,这些情绪融合成一把尖锐的利刃,从我的嘴里射出,直接刺入了靳言的内心。

我明明知道这样对他伤害巨大,我明明说这些话都是违心的,我明明很想安慰他很想把他的手拽过来缠上纱布好好包扎,可是我却完全走向了反面,把一切拉向了更加不可收拾的境地。我到底怎么了?我的情绪怎么会崩溃成这样?

他捧着一只流着血的手望着我,他完全没想到他从我嘴里听到的是这些。一直以来我都顺从着他,我习惯了他不问我的想法就拽着我胡作非为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习惯了他天马行空的个性和他独一无二的霸道,我从来不争不辩解一味地盲从,我明明知道很多事情不对不应该是这样,可是我还是不知不觉跟着他去那样做了,我以为那是爱,可是我源源不断的怨念从我的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清楚地明白我对他并不是爱,或许我只不过是爱上了爱情,或许我根本不懂爱的真谛。不,我们都不懂。

“潘如书,你终于说真话了。是,我不成熟,我幼稚,我像个孩子。我这一辈子做的最让我讨厌最让我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喜欢上你。”他绝望地看着我,头微微地摇晃着,随后再也不看我,转身望向了天空。

他一直哽咽着,压抑着的哭声让我的心不停揪着,我知道我这时候放下身段服软,向他道歉,实话实说地告诉他我的感受,告诉他我去了他的订婚典礼,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他说的话和我一样都是违心的,我明白他此刻的心理。可是,我又告诉自己,潘如书你坚持住,你既然打算放手了,就别再让他对你抱有希望,你已经说出这些话了,就坚持继续走下去,这样对谁都好,对谁都好。

我心里剧烈地斗争着,我说:“那我祝你以后能够幸福,知道你真正值得喜欢的人是谁。沈紫嫣什么都比我强,人比我漂亮,家世比我好,一切都比我好,我会祝福你。”

“我不会祝福你,我会看着刑风把你当衣服一样抛弃,我会看着你以后遇到的每一个男人都把你当做草芥,我会让你明白你今天到底失去了什么!”他始终未曾扭头看我,可是他的话却像一把锋利的刀,把我的心凌迟了一遍又一遍。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