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我怀了姐夫的孩子

我失魂落魄地从刑风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当那扇大门缓缓关上的时候,我想起曾经和他共度的那些欢乐而温暖的时光,此刻却觉得那么遥远……我不禁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潘如书,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糟糕的人,才会把一切的局面弄得像今日这样无法收拾?

一个星期后,刑风邮寄过来的邮件翩然而至。我撕开包装,看到了里面一叠叠的发票及明细,一笔笔大大小小的费用,都是曾经刑风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可是我,我却亲手毁掉了这一份难能可贵的信任。

拿到这一堆发票的我,在宿舍里无法抑制地嗷嗷大哭起来。我明白我彻底失去了一个对我毫无保留的亲人,我彻底毁灭了一份萍水相逢的美好,我的不珍视让我一路走一路丢失,到最后,所有的美好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不禁细数起我成长历程里桩桩件件大大小小的错误,我对我的人生来了一次洗心革面的重大检讨,当我沉下心来思考从前时,我才发现我竟做错了那么多事,我竟稀里糊涂地伤害了那么多人……

父母辛苦养育我那么多年,纵使父亲对我再怎么严苛,他终究养育我成人,即便是他把我赶出家门,我也不应该从此就真的抛却这份亲情;

小雪对我无比地信任,从我出现在H城开始就对我关照有加,可是我狠狠伤了她;

大姐自小对我关爱有加,任何好吃的都留给我,总是庇护我默默关心我,可是我却狠心割断了这份亲情,至今没有和她取得联系,对于大姐对我的误会也从没有做过解释;

小画是我的亲妹妹,不管她对我有多少不对,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嫌隙,我作为姐姐都应该好好劝导她,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上歪路。可是这一年多以来,我却一直对她冷眼旁边,比一个路人还要冷漠;

最最让我难过的是,便是我辜负了刑风对我的信任。萍水相逢,他如此倾尽全力地帮我,掏心掏肺地对我好,完全把我当做了亲妹妹一样对待,可是我……我一意孤行,我刻意疏远了他。常常是他主动联系我,默默关心我,而我竟渐渐潜意识里把一切当做理所当然。和靳言的事情我本可以做得更好,我本可以先取得他的理解再行动,我本应该对他做到最起码的尊重,可是我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到……

最亲的人,伤得却最重。刑风没有责怪我任何,可是他与我的决绝是我这段人生里最大的教训。他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在提醒我,如果学不会珍惜,就不配再拥有。我想到这一点,对自己的行为更加无法理解。

我还是太年轻了,我对人生的权衡还是太过浅薄,我性格的缺点让我在人生路上如履薄冰,如果我不改正这种一意孤行的性格缺陷,这样的我注定要一路走一路丢失,可我的人生,还有多少东西是能够失去的?难道我要等到失无可失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后悔吗?

刑风与我的决裂让我难过了很久很久,而当他抽身离去后,我才真正明白原来他的庇护给我的人生亮了多少盏“绿灯”。

检讨了再检讨,沉淀了再沉淀之后,我终于在心里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现在拥有的一切,我会紧紧抓牢;而我失去的那些珍贵,我要用余下的时间一件件弥补回来。

从此以后,我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我的性格也变了许多,我不再唯唯诺诺地活着,我开始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想要的人生,改变生活目前的困窘,从现在的种种窘境中解脱出来。

至于我和靳言的爱情,我没有放弃,我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坚定地和他走下去,我期待着我和他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岂料,短暂的甜蜜过后,真正的苦涩却开始了……

三年后

2012年·盛夏·阳光万里·微风·无雨

晴空万里,白云悠悠,绿绿茸茸,蓝天遥映,青山碧水间,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进行。当婚礼进行曲响起,新娘在父亲的搀扶下走上台时,绿幽幽的潘家河似乎也停止了东去的步伐,以欢呼的浪花为这对新人送上最美好的祝福。在这样的日子里,一向被雾气笼罩的神女山也一反常态地露出了神女般的面容,深情凝望着这一对潘家镇上最优秀最令人瞩目的年轻人……

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乡亲们很少见到这样的场面,当新娘的父亲把新娘的手交到新郎的手中时,全体欢呼了起来,微风轻拂每一个人的面颊,美食散发着独特的清香,伴随着鸟语花香侵袭着所有人的耳鼻,美好的感觉萦绕在心田久久不曾挥去。

美好是极容易感染人的,在这种气氛的熏陶下,和我冷战了好几天的靳言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我的手,在我耳边低语:“以后我会给你一场更美好的婚礼。”

“嗯。”我微微颔首,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这对新人。今天的大姐穿着一袭白纱身姿曼妙站在台上,笑得如同一朵盛放的木兰。

“新郎有些害羞,没有新娘子大方。”坐在我身旁另一侧的刑风笑着说道,坐在他身边的苏畅笑着附和道:“他们是读书人,这种大场合紧张在所难免。我想以后咱俩结婚的时候,我也会特别紧张的。”

刑风微微一笑,复又把目光投向了台上。此时牧师已经拿起红本,开始宣读誓言,大家的目光都锁定了台上的一对新人。新人的父母脸上格外的满足,尤其是大伯,头抬得高高的,自豪骄傲得无以复加。

就在大姐即将开口说出“我愿意”三个字之时,人群中突然有一阵小小的骚动。我循声望去,愕然发现在地毯的另一端,二姐潘如棋竟也穿着一身红色的婚纱,正气势汹汹地沿着红毯朝着台上走去。

一时间大家都愣住了,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包括我。

无数的议论声在耳边响起,靳言和我面面相觑,刑风则紧紧注视着潘如棋,大家都不明白她为何身穿一身红纱、在姐姐大喜之日脸上却是一脸的愤怒与凛然。

大伯见这情况,连忙从台上走下去,拉住潘如棋,用家乡话厉声问道:“小棋你干什么?今天是你姐姐的大喜日子,你穿着婚纱干嘛?”

所有人的目光“唰”地望向了潘如棋,我却转头望向了台上,只见大姐紧咬着嘴唇目光含泪却骄傲地硬挺着,站在她身边的姐夫脸色瞬间煞白,手上的戒指一不留神掉在了地上,姐夫赶紧弯身去捡,但是姐姐却抢先一步用脚狠狠踩住了那枚闪耀的钻戒,脸上呈现出一脸的决绝……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伯父和潘如棋的身上,只有我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细节。那一刻,我心里忽然明白了什么。

“爸,我有了姐夫的孩子!”一阵窸窸窣窣的争执之后,二姐潘如棋突然厉声喊出来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出突如其来的闹剧。

此时,台上“砰”地一声,大姐应声晕倒在了台上。我在离台上最近的位置,当看到大姐晕倒时,我第一时间跑上了台把大姐从地上扶了起来,此时大姐已经昏阙,完全没有了意识。大伯见这情形,急得猛拍了下脑门,大喊了一声“作孽啊!”,随即又冲上了台,连忙抢救大姐……

一场原本美好至极的婚礼,一下兵荒马乱;一对原本最值得被祝福被歌颂的恋情,一瞬间化作了满地狗血;一对从小到大相伴一起的姐妹花,从此裂痕深深再也无法修补;一个原本蒸蒸日上的家庭,一瞬间四分五裂;两对含辛茹苦多年、终盼来儿女成家的老人,一夜之间头染鬓霜,哀叹连连……

三天后。

在大姐的房间里,我正陪着大姐说话的时候,大伯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重重地叹了口气:“小琴,爸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爸,不用商量了,你同意让他两结婚吧。”蕙质兰心的大姐未等伯父开口,已然明白伯父想说什么。

大姐脸上如同一潭死水般平静,而大伯的脸上却满是震撼,大伯瞬间哽咽:“小琴,爸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只是这这……哎,作孽啊。爸这一辈子都对不住你了。”

“爸,你说什么呢?这不是你的错。小棋喜欢孟长青很多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她就是喜欢跟我抢……”大姐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她头侧向了另一边,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大伯僵硬地站在那里,过来也不是,走也不是,想说什么都显得苍白而乏力,一时间只能重重地叹了口气:“咱们家信基督,有了孩子,不能流产啊……”

“爸,我明白的,您宽宽心。就算没有孩子,这个男人,我也是不会再要的了。既然他们互相喜欢,那就成全他们吧。”大姐平静地说道,一席话,让坐在一旁的我一瞬间红了眼眶。

“小书,大伯对不住你姐,你好好陪陪你姐吧,我……我先出去了。”大伯欲言又止,眼看着就要流出眼泪,但是男人岂能有泪轻弹,于是大伯一扭头,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伸手拉住大姐的手,大姐扭头,费力朝我挤出一丝微笑,愣是没让自己掉一滴眼泪,只是轻轻地说:“小书,你帮我收拾几件衣服,陪我回H城,我不想在这儿待下去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