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有人跟踪我。

第116章有人跟踪我。

早上上完课之后我就去了片场,这是我倒数第三十场戏,这场戏演完之后我就要想办法重新找工作了。

“啊,你来了?你去把工资一结吧!”我刚到片场就去找莉莉报道,谁知她抬头一看是我发我走。

我真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突然让我走了?我这次替的可是主啊,我还有那么多场戏还没有拍呢!

“莉莉,“我拿出一贯对付莉莉的方SHI 柔声说,“我的戏份不是还没完吗?”

“呵,谁知道呢?怕是某人本事比较大,我们这座小庙装不下这尊佛啊!”莉莉看了我一眼后就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这是什么意SI?莉莉的话分明是在含沙射影,她是在说我?可是自从前几次我出去工被裴曜峻阻止和他大闹了一场后他就没有再管了,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莉莉,你这么怎么说,我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我只不过想在你手下讨碗饭吃罢了。”我拉着莉莉的胳膊说道。越是这个时候,我越要放低姿,这是这么多年摸爬滚得出的一个训,这样或许她还能够给我一个机会。

可莉莉直接抽出了被我拉着的胳膊,“段宁,你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只怪我识人不清,我以为你和那些人不一样,没想到你也没什么差,只不过眼界更高而已,莉莉我没用接触不了那些地位更高的人,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阻止你往更高的地方走,从此我们桥归桥LU归LU,就到此为止吧!”

“莉莉!”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莉莉已经转扬长而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再咽下去。

我看着手里的一沓钱苦笑了一下,以前上学的时候老师过我们一篇古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行拂乱其所为。”

我实在是想不通老天究竟有什么重大任务会交给我来做从而让我遭受这么多的事,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说没就没了。

我拿着钱到银行将它存进卡里,我看着卡上的余额,这个月要还的钱还远远不够,本来如果这个工作不会被砍掉的话,那么按照接下来的戏份,我完全能够勉凑够,可是现在还差得多,这些钱我该怎么来补呢?

“喂?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就到。”我又接到了那个神秘人的电话,这一次我们约在了一家便利店。

我去的时候就看见他正在吞虎咽的吃着,想了想就也买了个桶装还有火肠,用便利店的热水泡开了后走到了他边。

一走到他边,我正想和他说话的时候就看到他警告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将自己吃完的桶扔到了店家准备的垃圾桶后就扬长而去,全程没有跟我说一句话。

我坐在高脚凳上看着成热气蒸腾的桶面,眼里氤氲了些许雾气。怎么一觉醒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快速的吃完后坐在凳子上一边一口一口地吃火肠,一边掏出手机装作玩游戏的样子。开手机,我就看到了一条短信,整个人瞬间都懵了。

“装作一切如常,有人在跟踪你!明天的宴会很重要,靠近穿银灰西装戴边眼镜的男人。”

我浏览完短信之后,第一时间将短信删除。有人跟踪我?会是在跟踪我呢?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大街都是会有谁费功夫来跟踪我?

我第一时间就先想到了裴曜峻,前段时间就因为他那的占有把我锢在家里不许我离开一步,难道他故又犯了?

可<a href=".9kan./" target="_bnk">电影</a>里一般就算锢的话也会把自己喜的人锢在边啊,他锢我算怎么回事?怎么不去找自己的同恋人去呢?个神经分裂!

啊,万一我冤枉他了怎么办?

我决定查清楚到底是谁跟踪我!我吃完买的零食后又买了一矿泉水,然后走进一边的小巷子里。

这条巷子是我曾经经常走的地方,我非常悉这里的地,这里四通八达,一不小心就很容易LU。

现在是中午一点多,夏天的午后非常的炎热,树上的蝉在不断地鸣叫着。这个时间点上,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午休,所以这里并没有多少人。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装作接了一通电话,挂断电话之后我走的飞快,看到下面的岔LU口我迅速向右一拐躲进了堆积在这里的木板后。还好,这家木匠还保留着以前的习惯,他的门口堆放着他半完工需要晾晒得木板。

我透过木板间的缝隙果然看到了一个穿白短袖,头戴鸭舌帽的男子,他的左耳突有一个明显的疤痕,像是被DAO割了一块似的。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瘦弱,非常容易混迹在人群之中。但是他那明显鼓涨地肱二头肌说明他的武力值不等同于他的看起来瘦弱的材。

此时的他正在左右搜寻着我的影,我看到他拿着手机说着什么很快在他后又出现了一个人,两人像是在分析我可能的去向,没一会儿,他们两人就分道扬镳,朝不同的方向走去,我直到看不到他们二人的影,又等了一会儿之后,才从木板后面走了出来。

我的手死死的捏着手机,第二个人分明是我见过的人。我曾经在裴曜峻的保镖团队里见过那第二个人。

第二个出现的人,他的胳膊上有一串奇怪的刺青,那个刺青样子非常特,我曾经好奇地问过,他说是他自己然在梦中梦到过,所以就去找人把它刺在了胳膊上。

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没有问题,果然是裴曜峻在派人跟踪我。我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他到底是几个意SI?我是一个立的人,是一个有SI想的人,不是他们的布娃娃,也不是他的橡皮泥,任他摆布。

“裴,曜,峻!”我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