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靳言,不要!求你!

“你好像对我大姐很有好感啊。”我不禁调侃道。

他听我这么一说,有些意外地笑了笑。随后,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美好的女人谁不喜欢呢?”

“哥,我恐怕我要违背曾经的许诺了,本来我准备毕业后立马去你公司报道的,但是现在我觉得靳言这里更需要我。不过你放心,我欠你的我都一笔笔记下了,我一定会连本带利还给你。哥,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苦思良久,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话。

“你啊,”他笑笑地叱责道,“那些事就别放在心上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好好陪靳言度过难关。”

我点了点头,知道他不会怪我,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惆怅。我把他送到了他停车的地方,随后赶紧上楼。当我推开房门的时候,靳言竟又醒了,靠在床头,脸上一脸的愁容。

我走了过去,主动坐在他身旁,把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我说:“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所以睡不着?”

“恩,”他应了一声,随后又说:“是啊,以前从没一下面对这么多的事情,都是我爸在替我挡着。现在轮到我,发现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别担心,我会陪在你身边,最不济的后果无非就是东山再起。当年你爸能做到,我想你也能做到的。”我连忙说道。

“呵呵,”他苦笑了一下,“东山再起哪里那么容易,我爸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这一切,可能就要葬送在我手中了。”

“没有到最后一刻,为什么要那么悲伤?也许一切还有转机呢。”我不禁说道。

“刚李敏打电话给我,说我父亲车祸身亡的消息现在全城皆知,所有的大小供应商以及合作单位目前都开始催缴欠款,如果我父亲再不出来力证自己没有死,那么本色集团即将毁于一旦。”靳言说道。

“什么?是谁散步出去的消息?怎么会这样?”我大惊失色。

“还能是谁,一定是李敏搞的鬼,不过我觉得光凭他没有那么大本事,一定是有人推波助澜,趁着这墙倒众人推的机会,把我家置于死地。”靳言恨恨地说道。

“你觉得会是谁?”我不禁问道。

他茫然地摇了摇头,他说:“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有一种预感,一切都是一场盛大的阴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拼尽全力把事情弄到水落石出。”

我听他这么说,不由得黯然神伤,忍不住主动拥抱他,他见我这样,于是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说:“小书,你我分手吧,我不忍心你受到牵连。”

“靳言,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跟你分开的,别说这样的话了。”我听他的语气,像是动了真正的心思,于是我连忙说道。

“小书,你听我说,”他扶正了我的身体,他说:“接下来我的路会非常地难走,我这几天大概了解到本色的情况,一切都比我想象的糟糕。那些人摆明了是知道本色目前面临这样的情况,所以才要置我爸于死地。我不想连累你,趁现在我还能拿出一些钱来,我先安顿好你。那套公寓,我这几天把产权过渡给你,算是我对你的一个交待。”

我见他说着说着,竟像是动了真的决心,我不由得急了,我说:“不行!我不要你的房子!我不会离开你的,靳言!你不要再这样说了!再说下去我们我要难过了!”

他瞬间红了眼,他捧着我的脸使劲地看着我,眼神竟像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那般决绝,他说:“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我更爱你,你和我这么多年,我从没有给过你幸福,就连我们生活在一起的这三年,我也总是让你生气,我理所当然享受你的照顾,我理所当然地霸占你的爱,可是我没有付出。我自己也明白我自己的毛病,但是我就是改不掉。对不起,小书,趁现在我还能顾及你的时候,你离开我吧!明天起就别再来医院了!再来我也会让人把你赶出去的!”

“靳言!”我听他这么说,不禁失声喊了出来:“靳言你这又是何苦?现在你身边除了我和刑风,难道还有别人可以信任吗?在这个时候你让我走,我怎么可以走,我怎么忍心你独自面对这一切?”

他脸上还是那种凛然的神情,他缓缓挨近,用嘴唇吻去了我脸上的泪水,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肩膀上摩挲,我知道他正在做决定,他说:“我知道,可是现在的情况,我只会拖累你们,我特别不想连累你。我自己创办的那家公司,我已经和刑风谈好了,他会收购我的公司。你不是正想帮他忙吗?如果你真的有心,你就好好经营言书这家公司吧,以咱两的名字命名,以后交给你了。”

“靳言,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好像……说的自己像是要走了?你打算去哪儿?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泪水朦胧中,我望着他,心情说不出的复杂。他的话里藏着太多太多的含义,竟有一种交代后事的意味,让我无比难过。

“没有,”他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忍不住再度捧着我的脸,深情凝望着我说:“我只是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公司在我手里现在也没什么起色,刑风也正想往互联网方面发展,所以先转给他。你现在也没找工作,总不能因为我耽误你上班的事情,你就先去那里吧,替我好好打理,不要像我一样,整天不务正业,耽误了公司发展的黄金时期。”

“我不要!”我见他这样,更是不舍地抱着他,我说:“你的语气好像是生离死别,靳言,你不会想不开吧?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出和我分手?我们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都没有分开,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你要撵我走?我不走,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留在你身边,这件事没有余地,你不用再说了。”

他深深在我唇上一吻,柔情说道:“乖,听我的话。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我死去,但是现在,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抽不出精力来照顾你。潘如书,你现在已经学业有成了,没有我,你会有更美好的明天。”

“靳言……”我不由得声泪俱下,“为什么你一定要说这样的话?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们还要彼此伤害对方呢?我陪你一起过去不好吗?我陪你一起走过这段风波,我不在乎你有没有钱,我不在乎你有没有背景,我在乎的人只是你。我不怕苦不怕穷,有债务我们一起还,有仇我们一起报,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别说这些话,好吗?”

“傻瓜,”他被我说的也流下了眼泪,“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而且咱两不也一起生活过了吗?真正生活在一起,哪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呢?况且我现在,等待我的不知道会是什么。你别傻了,你有这份心就好,如果我硬要拉着你陪我一起受苦,那我算是什么男人。”

“靳言……”

我还想继续往下说下去,就被他生生打断了:“好了,我们不矫情了,好吗?你如果真的爱我,就乖乖上班,好好等着我。等我处理好一切,如果情况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我会再来找你。如果情况比我想象的糟,我会写一封邮件告诉你不必等我,你去找更好的男人,我会祝福你,绝对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他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当他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我明白我们已经完了!他那么倔强的个性,一旦他决定了,便意味着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了!

我死死地抱住了他,我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他用唇堵上了我的嘴,他深吻了我好久好久以后,冰冷地走下床,用力地拉着我的手,硬是把我拖到了门口,然后对早已在门口准备好的阿松阿杰说:“你们两个送她回去!以后不要让她再来见我!”

我的泪水哗哗地流淌着,我看着他不断地摇头,我说:“靳言,不要!求你!”

他亦流着泪望着我,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决绝。

阿松阿杰见他流了泪,顿时踌躇不已。他大喝了一声:“愣着干嘛!把她带走啊!”

“靳言!你真的决定再也不见我了吗?!你真的决定这样对我吗?!”我泪流满面,声声质问道。

“对不起!”

他冰冷地吐出一声“对不起”,随即转身关上了门,那一刻,我万念俱灰。

阿松阿杰架着我,连拖带拽地把我带离了医院,一直拖到了楼下,我不死心地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他站在阳台的阴影里,双手撑在阳台上望着我远去。

那一刻,我奋力挣脱了阿松阿杰的手臂,不顾一切地冲了回去,我听到了楼道里传来“砰砰砰”的下楼声,我知道他一定也不舍,他也冲下来了。我抹了一把泪水,奋力往前冲去。在2楼的楼梯口,我看到了快步奔下楼梯的他。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