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我们互相忘记彼此吧

何诗盈正欲哭诉,谁料刑风背后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当我看清楚来的是谁时,我既惊喜,又觉得意外。

靳言怎么来了?怪不得刑风这么晚了还愿意出马,一定是他们正好在一起打球,随后便一起过来了。那一刻,我情不自禁地望向靳言,他对我挤眉弄眼了一下,我一时间心花怒放,却只能强烈按捺住内心的喜悦。

靳言把手搭在了刑风的肩膀上,随即有些吊儿郎当地问刑风:“你们公司的女员工穿着打扮很开放啊。见老总来了还穿着吊带睡衣,连件外套都不披呢?”

何诗盈闻言尴尬不已,连忙转身拿了件外套把身体严严实实裹住,这才说:“刑总,抱歉这么晚让您过来。潘如书晚上突然敲我的房门,诬陷我让宿管把她水电断了,又说我上班的时候勾引你,她这样诬陷我的名誉,让我在公司真的抬不起头来。我不知道刑总您和她是什么关系,我只希望您能给我一个说话,还我一个清白。”

我汗,果然是文化人啊,一件P大点的小事儿,硬是能提上这么高的层次,什么名誉清白啥的都来了。怪不得她在刑风身边待了那么久,小嘴还挺能说。

“说的好像你没勾引过你们刑总似的……”靳言冷不丁冒出了一句,随后被刑风瞪了一眼,靳言却并不买账地拍了下刑风的肩膀:“上次我们一起足疗的时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说你女秘书趁你加班的时候故意在你面前脱衣服来着……”

话一出口,何诗盈脸都绿了。我站在原地忍不住发笑,却只能故作严肃强忍住笑意。

“什……什么?刑总你……”何诗盈一下哭开了,话都说不利索了。

“那明明是我给你讲的笑话,好了,靳言你别瞎胡闹,你先去楼下等我,我处理完一会儿就下来。”刑风见状,生怕靳言越来越不给面子,连忙借故把靳言支走。

“潘如书,你替我送一下靳少。”刑风指了指我,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

我欣喜不已,连忙走出门去,靳言对我眨了眨眼睛,随后一阵风似地下了楼,我连忙跟了上去,没想到一直走到公寓的大门外都没有看到他的踪影。

我朝着空旷的大马路上走去,一路走一路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在我毫无预料之时,他突然一下窜出来从我背后直接把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激动地在我耳边问我:“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想我?”

我被他抱得心悸不已,脸一下红了起来,小声地说:“想,很想,你怎么来了?”

“我和刑风一起打保龄球呢,刚好他接到你们打过去的电话,我就和他一起过来看看,怕你被人欺负。”他把我放在了地上,让我转身,随后轻轻地在我嘴唇上啄了一下,故意压低了声音问我:“晚上我就住你宿舍,不走了好不好?”

“那怎么行?”我连忙摇头,我说:“晚上我们发出声音会被听到的,那公司一下就全知道了。”

“怕什么,”他大言不惭地搂着我的肩膀,带着我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去,又故意坏坏地说:“我会在你激动的时候捂住你的嘴巴的。”

我瞬间脸更红了,他趁势往我胸前偷袭了一把,贱贱地说:“我想死你了,恨不能找一切机会能够见你。”

“我也想你。”

我们不由自主都停下了脚步,彼此默默地注视了对方好一会儿,他这才小心翼翼地捧起我的脸,和我热烈地拥吻起来。

等刑风来找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公寓附近的烧烤摊上坐下来等他了。这一片公寓区中间有一条小街上每到了夜晚便被小吃摊摆得密密麻麻,正是常年住宿在公寓里的工薪一族们吃夜宵的最好去处。

吃烧烤是我提出来的。

每一次下班路过这里,当看到年轻的情侣们围坐在小小的方桌上亲热地吃着烧烤的时候,我都十分地艳羡。

我觉得我内心的愿望十分地朴素,我并不渴望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并不追求有多么丰腴的物质,而恰恰是这烟火气息浓郁的小日子,倒令我心驰神往。每每这时候,当看到那些女生们脸上洋溢着的幸福,我都会问我自己,我和靳言是否是一个彻底的错误?

坐在路边简陋的小板凳上,桌上的盘子里堆满着色相各异的烤串,三个人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观望着来来去去的行人。

两个男人出众的外形与这个简陋的小吃摊格格不入,亦显得格外突兀,时不时引来女生的尖叫和无数打量的目光。自从和靳言、刑风不知不觉走在一起之后,我已经渐渐习惯了女人对我的敌意与嫉妒。我知道,在她们眼里,我是一个多么幸运的女人,能和这样两个男人同桌。

我们要了一箱啤酒,靳言一看啤酒的品牌就直皱眉头,但随即一看我的表情,还是勉强接受了。相比之下,刑风倒是并不介意环境的好坏或品牌的优劣,他似乎是那种好坏全收的人。

“路过这里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坐在这里吃夜宵,烧烤的味道还不错。不过靳言,你不是从来都不吃路边摊吗?”刑风笑着问道。

“那得看跟谁在一起。当初我们两一起私奔去河南的时候,我连工地都去了,人家递过来的黑乎乎的馒头我都吃得下去,你可别小看我。”靳言说道。

“是吗?”刑风顿时起了好奇心,问起了我们当时一起私奔时的情景。靳言津津有味地回忆了起来当时的每一幕,我不由得暗暗惊讶不已,他竟然连很多微小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当初留在了河南,或许我们现在……”靳言说到这里,突然目光暗淡了下来,整个人一下变得不开心许多。

“别想了,你们还小,留在河南那么远的地方也不太现实。你如果再不出现,惹急了你爸,你爸真的会掘地三尺去找你。到那时候,你就别想像现在这样过得这么滋润了。”刑风连忙安慰,拿着酒杯和靳言碰了碰。

“明天我就要订婚了,妈的,一想到就烦!”靳言愤愤地骂了一句,把酒瓶甩在了地上,引来了一帮人的注目。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望着他,心像被滚落的巨石一下击住,沉闷地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呵呵……明天就要订婚了,明天就要订婚了,这才是他真正来找我的原因吧?我说怎么可能晚上会突然出现,原来……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我惊慌失措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明天?这么快吗?这么快你就要成为别人的未婚夫了?”

“小书……”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揪住自己的头发,无奈地说:“你以为我想吗?”

我转身就准备离开,却被刑风一把拽住了,刑风依然是那一副局外人的语气:“至于吗你们?搞得这么琼瑶做什么?所谓订婚也不过就是两家人利益需要的一个仪式而已。形式的东西,没必要那么在乎。你们还小,他们也不可能让小言和紫嫣现在就结婚,不过是大人之间的利益纠纷拿孩子的婚姻做棋子铺路罢了,何必那么介怀!”

刑风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坐了下来,又对靳言说:“先忍忍,等你大学毕业能够做自己的主了,想娶谁还不是你自己的事么?”

刑风轻飘飘的几句话,把我和靳言一下上升起来的情绪给浇灭得无声无息。我起身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靳言快速跟了过来,刑风知趣地消失在了我们的世界里。

靳言一路拉着我的手,我们默默无语地朝着公寓的大门一点点地走去,心情沉到了谷底,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遇见你。”快到公寓大门时,我站定脚步,红着眼对靳言说道。

他听我这么说,难过得脸一下揪成了一团,他拉着我的手问我:“潘如书,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我们或许根本就不应该相遇,更不应该在一起。靳言,你好好和沈紫嫣在一起吧,我祝福你们。”我松开了他的手,快速朝宿舍的大门走去,眼泪一个劲地流,明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心里却是如此地不能接受。

“潘如书!”他大声在我背后大喊了一声,随后无比痛苦地大吼了一声。我忍不住回头,见他痛苦地蹲在原地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脑袋,那一刻心里说不出的心疼,情不自禁地走到了他的旁边,被他紧紧一把抱住。

那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感受心被狠狠撕裂的感觉,我们抱头痛哭在一起,为这一份无法停止也无法继续的缘分而深深哭泣。

“如果可以,我也宁愿不要遇见你。”他在我耳边哽咽着。

“我们互相忘记彼此吧,靳言,这样太痛苦了。”我亦哽咽着。

“你做得到吗?潘如书,你做得到吗?”他质问着我。

许久,我轻轻“嗯”了一声。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