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这里……太脏了

我依言陪着大姐回到了H城大姐的新房处,这里的楼盘位于H城的开发区,绿化面积很大,空气十分清新,楼盘叫做海棠花园。

她和孟长青三年前参加工作,两年前在H城付首付按揭了一套120平米的套房,一年前拿到了套房的钥匙,一年来大姐忙于工作之余,马不停蹄地装修着新房,三个月前新房的一切装修宣告完毕。

如果不发生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这里是这段八年爱情长跑的最终归宿。可是如今,一切变成了一场赤裸裸的讽刺。

大姐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房间里干净得一尘不染。婚礼以前,我利用周末的时间陪着大姐做了一次彻底的大扫除,那时候我们还兴致勃勃地规划着房间的布局,将来的儿童房如何布置,要生两个孩子的话床如何摆放……一切,就发生在昨天。可是一夕之间,全部变了模样。

户型和楼盘都是大姐和孟长青千挑万选后才决定购买的,当时购买的时候两个人都无比慎重,考察了又考察,商量了再商量,最终选择了这一套房。一切,为的都以共度一生为前提而进行的考量。

“小书,你一直陪着我,靳言会怪你吗?”大姐斜靠在沙发上,撑着头,许久未曾开口说话的她,第一句话竟是问我这个。

“没事,他在家玩游戏呢,我在旁边他反而嫌我烦。”我连忙说道。

大姐微微笑了笑,环视了房间一圈,目光疲倦中透着绝望,这房中的一切都是她亲手一点一点从店里、从网上购置来的,哪一样东西不曾千思量万考虑放才做决定买下的,可是……

“小书,姐姐的决定,你怎么想?”大姐悠悠地开口问我。

“姐,你很早就知道了他们之间不对劲,是吗?”我不禁问道。

没想到,大姐却摇了摇头:“如果早就知道,我怎么可能和他结婚?我们相识12年,相恋8年,我是足够肯定他的人品,足够相信我们的感情,所以才下定决心和他结婚的。”

“那一定是二姐搞的鬼,对吗?”我不由得想到了三个月前,大姐的新房刚装修完毕,二姐便笑嘻嘻地搬着行李过来要住大姐的新房沾沾喜气,大姐当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紧接着就一连出差了半个多月。那半个多月里,只有二姐和姐夫共处一室……

“或许吧……都不重要了。我不怪孟长青,我对他比对我自己还了解。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既然他做错了事,就应该勇于承担。想想我们备孕那么久都没有怀上,没想到他和如棋却……或许是天意。”大姐蜷缩在沙发里,语气十分淡漠,淡漠得让我心疼。

“你打算就这样原谅他们吗?怎么可以?姐,你这样轻易就放过他们,岂不是便宜了他们?”我胸腔里的怒火忍不住呲呲直冒。

“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但是木已成舟,打骂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索性就放手吧。一个是我相恋多年却背叛我的爱人,一个是我的亲妹妹,打他们反而疼了我自己的手。我不想追究了,接下来我马上有一个新的研究项目要启动,大半年的时间我都会在实验室里度过,这些事情没必要再想了。明天你帮我把这套房子挂中介卖了吧。”大姐再度环视了一圈之后,迅速做出了决定。

大姐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了H城生物制药领域的研究所,成为了一名科研人员,跟随着国际上颇有影响力的生物专家潜心研究新生物技术。她本就是一个不拘泥于小情小爱的女人,所以即便是这样狗血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对她而言似乎也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历程,完全不足以阻挡她对梦想的追随。

“姐,这房子倾注了你所有的心血,你舍得就这样卖了?”我望着她,脸上一脸的震撼。从发生这件事后到现在,她始终保持着一如既往的优雅,除了刚开始晕阙过去,之后便一直保持着极高的理性,把一切事情处理得干干脆脆,没有一丝慌乱。

“卖掉吧,研究所有专门的公寓,没必要住这里,这里太远。”大姐轻轻说道。但是我明白,真正的原因哪里如此轻飘。

门锁突然转动了几下,孟长青推门而入,头发凌乱,眼神溃散,脸上一脸的胡茬,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一般站在那里。见到我和大姐坐在沙发上,他“扑咚”一下跪在了地上。

“小琴,你听我解释,一切……”孟长青痛哭流涕地开口正欲说话,大姐已经站起来朝他走去。

我以为大姐会打他一耳光,没想到,大姐出乎意料地伸手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像寻常一样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语气十分平和地对他说:“不必这样,我们这么多年,我了解你比了解我自己更多。跪天跪地跪父母,你不需要对我下跪。我只问你两件事,你和如棋的事情是不是发生在我出差时候?她腹中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大姐的镇定让孟长青更慌了,他伸手正欲扶住大姐的肩膀,大姐却快速往后退了两步。孟长青表情纠结地站了许久,然后点了点头,又急急地说道:“那晚我应酬回家喝醉了,她装成你躺在床上,我迷迷糊糊以为是你……孩子我不确定,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我目光紧紧注视着大姐,当孟长青说完,我看到那一刹那大姐眼里的痛苦,只是,那种巨大的痛苦很快就被她藏匿于内心的深处去了。她听到孟长青这么说,粲然一笑道:“我不想多说什么了,我们曾经说过的,无论因为任何原因背叛彼此,都不可饶恕。所以,孟长青,我们彻底结束了。”

大姐的这一番话像霹雳一样狠狠打在了孟长青的头上,孟长青面如死灰般站在那里,喃喃道:“小琴,我们就这样……结束了?”

“人如果违背了一次自己的原则,接下来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当一样事物不再美好,再往下走也是劣迹斑斑。你是一个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既然做了,就要对后果负责。科学研究证明,男人不会因为醉酒而做傻事,如果做了,原因在于内心而不在于酒。这一点,我想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好好对待如棋吧,我们努力了好几年没有达成的愿望,她却轻易就帮你实现了,呵呵。”大姐说到这里,语气里开始有了一丝丝的愠怒,但她还是控制住了,没有继续再往下说下去。

孟长青还欲说些什么,大姐却转头对我说:“如书,我们走吧,和我回公寓去。”

“别走,”孟长青急忙拦住,“你们不用走,我走,我出去,你们在这里好好休息,小书你好好照顾你姐姐。”

“不了。这里……太脏了。”大姐说完,直接往门口走去。

我连忙跟了上去,当我们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孟长青在我们身后大声地咆哮了一声“对不起”,随后如同孩子一般嚎嚎大哭起来,那凄厉的哭声如刀镌在心口一般,撕裂着大姐的心的同时,也让我的心跟着隐隐作痛。

大姐没有丝毫迟疑地走进了电梯,随着电梯的缓慢下降,哭声已经绝迹,我扭头望着大姐,看到了她脸上缓缓流下的两行热泪……12年的相识,8年的相恋,最后的诀别,沉痛而厚重,即便是坚硬如岩一般的女人,又如何禁得住这种痛苦的突然袭击。

我紧紧握住了大姐的手,一边被她的镇定告别所震撼,一边又忍不住想给予她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力量。我们一起去了地下车库,大姐把车钥匙丢给了我,我忐忑地打开车门,开着大姐新买的大切诺基缓缓驶出了车库,就这样告别了海棠花园,告别了大姐这一段漫长的曾经……

路上,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大姐从我的包里拿出来电话,见上面备注着“小赖皮”三个字,心中明了,把电话递给我说:“靳言打过来的。”

“姐,你帮我接吧。你这车太大,我开得心慌,不敢接。”我连忙说道,一边忐忑地开着,一边留意着两旁过往的车辆。

“他给挂了。这小子,还是那么不成熟吗?”大姐刚准备接起来,电话便挂了。

“嗯,最近痴迷上了游戏,现在公司也不去了,天天在家玩游戏呢。”我无奈地笑道。

“玩游戏?那他的公司怎么办?不是生意不怎么好吗?”大姐不禁问道。

三年前,靳言大学毕业,和我甜蜜相恋。最开始的一年他晃晃悠悠没有工作,成天围着我转,他父亲一气之下冻结了他的信用卡,于是那一年里,他和我只能靠着我的稿费和我做家教得来的收入磕磕巴巴地过着;两年前,因为他不务正业的毛病我们闹了一次分手,此时他已经依赖上我怎么都舍不得分开,于是在我的抗议下,他向他的父亲求饶让他父亲给了他一笔创业基金,自己弄了一家名字叫做言书的互联网公司,公司成立之后,在他的央求下,我们同居在了一起,住到了曾经他为我买下的那间粉色公寓里。公司成立之后,我兼顾着学业和公司的各种事务,他却突然迷上了网络游戏,从此一头扎进了网络游戏里,刚有起色的公司从此业绩直线下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