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我求你

“小书,你是个好姑娘,特别善良的好姑娘。”他又补充了一句,拿起酒杯和我碰了碰,然后一仰而尽。

“啧啧……好精彩的一幕啊。看来这一年多,你还是那么不安分呐。”我们隔壁的卡座突然传来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我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他却已然站在了我们的面前,痞痞地倚靠着卡座歪歪地站着,脸上一脸的讥讽。他是什么时候坐在我们后面的卡座上的,我竟浑然不觉!我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只见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他指着坐在我对面的赵秦汉说:“这是新交的小男友吗?”

“我是她高中同学,你是哪位?”赵秦汉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他一脸的愠怒。

“靳言。”他简简单单地吐出了两个字。

“原来就是你!”赵秦汉像看仇人一样看着他,撸起了袖管握紧了拳头,却还是保持理智地问道:“这样对待一个女生,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你让她从今以后怎么做人?”

靳言噗嗤一笑,站直了身子,双手插在了口袋里,上下打量了一下赵秦汉,随后用一副不以为意的口吻说:“这副皮囊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徒有其表。潘如书,他床上功夫如何,能满足你吗?”

我完全没想到靳言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是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了,但凡还有一丝丝的爱意,不会这样屡次三番地挑衅我、非要把我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我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一刹那再度裂开,我的尊严碎了一地。这样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让我难过得无地自容。

“你!”赵秦汉激动地用手指着靳言,他大声对靳言说道:“我警告你,你再对小书说一句这样的话试试!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哦哟!”靳言脸上讥讽更甚了,他把目光投向了我,那眼神依然如寒霜:“不错嘛潘如书,有人出钱养你,有人为你出气,看来你现在真是过得今非昔比了。是不是要好好感谢我?没有我,现在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服务员呢!”

靳言话音刚落,赵秦汉再也忍不住地冲了过去。或许十八九岁正是男生最血气方刚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扭打在了一团。

赵秦汉先发制人,一冲过去便往靳言的脸上锤了一拳,紧接着赵秦汉被靳言一脚揣到了肚子。我忙冲过去拉开,却被他们大力甩到了一边。赵秦汉虽然身强力壮,但是和常年打斗的靳言相比还是有些差距,靳言几招功夫下来很快把赵秦汉制服,掐着赵秦汉的脖子摁倒了我们的餐桌上,无数的餐盘都掉落在地,现场瞬间围了一堆人,连老板也惊动了,忙剥开人群跑了过来。

“今天一切的损失我来买单!老板你不用说话!”靳言率先吼了一声,餐厅的老板顿时就不说什么了。

靳言狠狠掐住了赵秦汉的脖子,我看到赵秦汉满脸胀红快要窒息,连忙走上前去用力掰开靳言的手。他的手似钢铁一般纹丝不动,我一下红了眼眶,我说:“靳言,你放手!你放开他!”

“不放!”靳言冷冷地看着我,声音里夹杂着无数赌气的成分。

“再不放他要死了!”我气得大喊,眼泪一滴滴地滚落下来。

“你求我啊!”靳言大声吼道,随即用力拉扯了一下我的头发。我绑着的发髻一下松开,我就这样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地站在他的面前,脸上还挂着一脸的泪。

“好。”我咬着嘴唇,抬起头看着他那一张冷冰冰的脸,我直视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靳言,我求你,你放开他,好吗?”

那一刻,我看到他的眸子一下黯淡了下去,但仅仅一刹那,一刹那之后,他再度变得冷峻。他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脸颊,他说:“潘如书,你好样的!”

他瞬间放开了赵秦汉,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大叠钱,随手一挥,一张张百元大钞如雨一般飘洒了下来。他转身离去,一句冷冰冰的话语飘来:“老板,这些钱是两桌的饭钱加赔偿!”

他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川菜馆,跟他一起吃饭的两个人飞快地跟了出去。我愣愣地看着他一下消失在人海之中,直到赵秦汉晃了晃我的时候,我这才回过神来。见赵秦汉脸上一脸的乌青,我连忙关切地问道:“秦汉,你没事吧?”

赵秦汉摇了摇头,愤愤地看着靳言离开的方向,问我:“他什么来头?我一定不能放过他!妈的人渣!居然这么对你!”

“算了,别计较了,你没事就好。我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我满心的疲惫,说话都没有了一丝力气。

“我没事!小书,你刚才为了我求他,真让我感动。”赵秦汉捂着脸,两眼亮晶晶地望着我,随后又说:“不过下次你一定不要这样,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渣的!”

“够了!”我语气恶劣地喊了一句,随后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样,于是连忙把语气放柔和了些,我说:“别惹他了,你惹不起的。我们走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我忙从椅子上拿起赵秦汉和我的外套,随后我们走出了那一家川菜馆。

天气阴沉沉的,乌云一团团地飘过H城的天空,风卷起一片片落叶,无数行人竞相奔走,生怕这即将来袭的大雨会让自己遭了秧。我的心情啊,就如同这天气一般阴沉。一眨眼,萧索的秋天又来临了。

靳言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川菜馆里,又怎么会刚好坐在我们的旁边?他为什么言语里对我那样痛恨?他为什么能把我忘却得那么彻底?他怎么做得到对我说出那些伤人的话语?种种疑惑在我心间盘旋,好想问一问究竟为何,却不能。我们之间的隔阂,已经太深太深了。

我把赵秦汉送到了社区医院处理伤口,处理好伤口以后,我们回到了Z大。

刚到校园,赵秦汉就被他一帮哥们拉走,说是有事情要商量。

我挑了一条最隐蔽的一条林荫小道肚子回去宿舍,为的是避开那些评头论足的人。因为靳言那一次争锋相对,从那以后我的名字在校园里变得格外响亮。我刚入校园不到两个月,还没有来得及体会大学的美好,便先感受到了谣言的侵袭,品尝到了“谣言猛于虎”的滋味。

不经意间,我和我的三位室友关系也变得很好,来自五湖四海、性格迥异的我们,组成了一个团结友爱的小团体。而这个小小的团体,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友爱的力量。

打扮中性的廖小钟,虽然外表看上去对一切都很不屑,但骨子里却十分细腻,只不过习惯伪装了坚强。她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没有谈过恋爱、对男生始终保持着严格界线的姑娘。看似中性的她,对感情却格外地慎重,她说她一定要找一个能够白头到老的男人,把自己的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

性格活泼开朗的韩小水,她的个性是典型东北人的个性,为人爽直,快言快语,一口幽默的东北话常常逗得我们捧腹不已。她很乐观,也乐于助人,对人对事都有一种莫大的热情。她喜欢社交活动,爱交朋友,是我们这个小群体里最奔放、最热衷于交际的姑娘。但是她对室友特别够意思,她常常把父母给她邮寄的零食分享给大家吃,也常常请大家吃夜宵吃各类小吃,她很爱分享,因此人缘特别好。

相比之下,杨梅是我们这几个人中最内向的一个。她来自西北偏远的农村,家里几代人中才出了一个大学生,可见她平时学习的用功。她是那种标准的好学生,即便上了大学还是依然每天严于律己地上课下课,平时有空闲时间便捧着书本,很少参与大家的活动,内心淳朴善良,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萦绕着她。

不过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她如果家境贫困,又怎么会住如此高级的宿舍呢?但是因为大家刚刚认识,有些事情不好多问,所以我只能把疑惑放在心里。

如果不是同处一个宿舍,我想我们或许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陌生人。可是,命运让我们成为了室友的同时,我们的友情也全方位绽放。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