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来了!”我忙大声喊道,随后匆匆跑到了病房。

一推开门,看到他睁开眼睛望着我,不由得捂着嘴愣在了原地。他的面色依旧苍白,嘴唇毫无血色,可是随即他脸上的笑意,却给我一种阳春白雪般的美好。

“老婆。”他柔柔地唤了我一声。

“嗯,我来了。”我朝着他走了过去,坐在他旁边,微笑着望着他,心情起伏不已。

“老婆……”他见我发愣不说话,主动伸手过来抚摸我的脸颊,“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第一次被枪射中,好疼啊。”

我紧紧握住了他的手,直愣愣地望着他那张依旧帅气的脸,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想哭。眼泪已经在来的路上,随时都可能落下来。

“还以为你会准备很多话对我说呢。”他孩子气地嘟起了嘴,手却紧紧和我十指相扣,“怎么啦?看见我活过来不太开心?”

我连忙一下捂住了他的嘴,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胡话。他见我这样,一把把我拉入了怀里,因为用了些力气,伤口大概疼了,他呲牙咧嘴地叫了一声,却并不舍得放开我。

“老婆,不难过,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他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老婆,告诉赵秦汉,我不会追究他的责任。这一枪,就当是我还他救我爸的人情。”靳言又说道。

我紧紧握住他的手,从他怀里挣脱,重新坐到了椅子上。眼泪,终于还是不由自主地落下来了。

“又哭鼻子,你还是18岁小女生吗?怎么这么爱哭。”他佯装嗔怒地说道。

“老公……”当这一声称呼叫出口,眼睛便已然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

“在呢,老公在。”他忙伸手给我擦掉眼泪,脸上一脸的心疼,“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乖,不哭了。”

我再度轻轻倒在了他的怀里:“老公,老公……”

千言万语噎在喉咙口,百感交集不成言语,内心像波浪一般剧烈起伏着,却完全无法表达。只有我自己知道,他对我有多么重要。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控制住了这种复杂的情绪,我轻轻地说:“以后,你甩不掉我了。无论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24小时不分开。”

“傻瓜,我上厕所你也跟着吗?”他开玩笑说。

“恩。”

“那嫁给我好不好?”他说。

“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从一开始就是。”我柔声说道。

“恩,我也是你的。等所有的事情一结束,我们就结婚,好吗?”

“好。”

他把我抱得更紧了一些,我抬起头,情不自禁地和他深吻,不知道过了多久,护士推门而入,咳嗽了两声,我这才惊觉是在病房,连忙从他的怀里挣脱,满脸通红地背对着墙壁,窘得不知所以。

“病人刚刚醒来,还是不能用太大的情绪波动。知道你们恩爱,不过还是希望克制一些。”年近中年的护士正经而严肃地说道。

“好的。”靳言响亮地应了一声,还伴随着窃笑,听得我更是难堪。

“好了,家属先出去吧,让病人好好休息一下。”护士又吩咐道。

我像做贼一样满脸通红地跑了出去,谁知道,一出去就撞到了一堆人,小雪、小画还有刑风都在。而那个张瑶,居然也在。

“刚才吻得挺激烈啊,靳言刚做完手术,就不能克制一点吗?”其他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张瑶便酸了一句。

“你怎么又来了?”我问。

“来看靳言啊,听说他醒了,我现在可以探望他了吗?”张瑶笑呵呵地问道。

“他现在需要休息。”我说。

“是不是不想让我见啊?”张瑶说完,就准备推门进去。

小画连忙挡在门口,我们几个人很快在门口争吵起来。这时候,护士从里面拉开门出来,紧皱眉头问:“吵什么吵什么呢?”

靳言大概在里面听到了,于是他在病房里喊了一声:“老婆,你和张瑶进来吧。”

听到他这么一声喊,张瑶便直接冲了进去,一进去便坐到了靳言的旁边,嘘寒问暖说了一大堆。我站在门口,望着一幅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婆,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张瑶,和我是一个游戏战队的队员。这是我老婆潘如书。”靳言示意我过去,然后给我们介绍道。

“我知道,长得没我漂亮,身材也没我好,外表上我占优势。”张瑶打量了我一眼,自豪地说道。

“那又怎样?我眼里只有我老婆一个女人,其他人在我眼里和同性没有什么区别。”我还没来得及生气,靳言就回答了他的话。这样明目张胆的秀恩爱,我喜欢,心情瞬间因为他的话由阵雨转阴了。

“哼,”张瑶嘟起了嘴,“满口我老婆我老婆的,有什么了不起,能不能走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张瑶!你要是是来气我的,现在就给我滚!”靳言顿时拉下脸来,凶悍地说道。

“哎呀……”张瑶一听要让她走,顿时就急了起来,“好了好了,开玩笑嘛,真是的。可是你凭什么喜欢她啊?你们两一点都不配。”

靳言见我一脸阴郁站在旁边,于是伸出手把我拉了过去,一把搂住我的腰,冷冷地对张瑶说:“我对她不单单是喜欢,而是爱,她是我唯一深爱的女人。张瑶,你以后如果再烦她,再让她心情不好,你就把你赶出YS战队!”

这个张瑶虽然为人比较嚣张跋扈,可是不知道为何却格外地惧怕靳言,靳言对她丝毫不客气,她却唯唯诺诺不敢反抗,被靳言这么说了一顿之后,大概感觉脸上挂不住,于是哭丧着脸走了,走之前居然还弱弱地来了一句:“那……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她还挺逗的,好像很喜欢你呢,你的资深女粉丝?”张瑶走后,我不禁问道。

“你老公我在游戏领域可是称王称霸,没有人敢忤逆我半句呢!”他没有听出我的弦外之音,洋洋自得地说道,随后大概是看到了瞬间冷若冰霜的表情,连忙解释道:“她就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而已,喜欢玩游戏,有点天赋,所以让她进了我们战队。”

“赵秦汉怎么会知道你们的关系?”我坐了下来,做出了一副拷问的架势。

“张瑶……是他表妹。不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的关系。”靳言淡淡说道,又说:“有一次团队庆功宴上,张瑶喝醉了,是赵秦汉开车来接的她,那时候才知道。后来想把张瑶赶出战队,但是其他队友都很喜欢她,一起到处打比赛大家也有了一定的革命友谊,所以就让她留下了。”

“是革命友谊,还是暧昧啊?我怎么觉得,你留下她是为了你自己呢?”我冷冷问道。

“房间里好酸啊,是醋坛子打翻了?”靳言似笑非笑地望着我,狠狠捏了一把我的脸,“我告诉你,潘如书,这个世界上能够把我从你身边抢走的女人还没出生呢!”

“呵!”我听他的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想老牛吃嫩草?”

“我说的,是我们未来的女儿。我想好了,以后我们结了婚,先生一个女儿,再生一个女儿。然后,再来两个女儿,再来两个儿子……一直生到我们40岁,如何?”他故意逗我。

我气得轻轻敲了下他的脑袋,我说:“别转移话题!这个张瑶是什么人?她是赵秦汉的表妹,莫非她爸是……”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靳言。没想到,靳言点了点头,沉声道:“恩,就是那个人。”

“天啊!”我不禁愣了,“所以赵秦汉说的是真的?张瑶帮了你很多忙?你难道真的是因为张瑶,才能只用一年的时间就重新站起来吗?”

我不禁后退了两步,如果是这样,那……那我爱的男人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我骄傲的。

他顿时紧紧皱起了眉头:“潘如书,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我会靠女人帮忙吗?如果她帮了我,我能这样对她说话?”

“那赵秦汉为什么那么说?”我十分不解地问道。

“因为一夜暴富这种事很难服众,别人不了解你为什么成功,就会曲解你,认为你一定是找到了靠山才能一步登天。赵秦汉或许是这种人,但是我不是。”靳言淡淡说道。

“可是……她那样的背景,你和她走太近不好。”我说。

“我会把握好分寸的,你不用担心我,一切尽在掌握。”他握着我的手,沉声说道。

就在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让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是,赵秦汉居然走了进来。他穿的还是那天穿的衣服,脸色憔悴而颓废,眼睛布满了血丝,似乎饱受煎熬。

我见他那副表情,连忙挡在了靳言的面前,赵秦汉像雕塑一样站在门边,冷冷得注视着我和靳言。小画和小雪紧跟着冲了进来,刑风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小雪见赵秦汉这样,吓得嗓音都尖细了:“秦汉,你要干嘛?靳言刚刚做完手术,你可别又干傻事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