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钱包被抢了

第67章钱被抢了

终于几个热子下肚,我整个人已经舒服了不少。上暖和了起来。找了一家肯德基,就那么坐着等了赵彦桓一下午,服也在肯德基那充斥着热风的店里被自动烘干了。

终于等到赵彦桓下班了,拿好看到我这憔悴的样子,心疼的捧着我的脸,眼泛星光的问着:“段宁,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事的,只是刚才下雨了,没有带伞,现在已经好了很多的,你就放心吧。”赵彦桓能为我做这么多事,我已经很感动了,不想让他再为我担心。

赵彦桓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温柔地问我:“段宁你已经想好了吗?毕竟去了那里人生地不,你一个孩子多有不便。”

这一次我不再犹豫,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我已经想好了,我必须想好了,这里我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赵彦桓看我那么坚定,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赵彦桓开车带着我,连把我送往了Y市。

滴滴滴滴,赵彦桓的手机一声接一声的响着。

赵彦桓赶快接电话吧,万一是单位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赵彦桓一脚刹车停在了LU边,从我手中接过电话。

“恩,好……我知道了。”

虽然赵彦桓的对话很简单,也很简短,可是我看出了赵彦桓的脸已经不对了。

“怎么了?是不是单位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你?要不你先去吧,反正已经到这里了,我先自己找个地方脚。”

赵彦桓有些担忧地望着我,拉着我的手轻声的说着:“要不我先把你送到要住的地方我再走吧。”

“不用了,已经到Y市了,我自己找地方住就好了,单位里说不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任务,要是耽误那可就麻烦了,你赶快去吧。”警校出的我哪能不知道,作为一名警察,只要单位来电话,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紧急任务必须马上集合。这一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赵彦桓看着我,沉沉的点了点头,一LU闪着警灯疾驶而逝。

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了,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虽然LU灯亮着,课室零星的商店也不能让这街道得热闹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甚至觉得有一阵寒风刺骨,一种莫名的心酸和凄凉涌上心头。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要在这个完全崭新的世界里活出我的另一片天地,只希望明天是美好的。

走过天桥的时候,上面有一个拾荒的老人,着地铺就地睡在那里。摸了摸口袋,掏出一个钢蹦轻轻地放在他的碗里。

那拾荒老人蓬头垢面,衫不整,只用几张报纸和几个麻袋盖在自己的上。

这世界可怜人这么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

我原本以为能开展新的生活,可是没有想到刚一下天桥就被几个红毛的小年轻抢了我的。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等我作出反应的时候,他们已经跑远了。我真是愧对自己还是警校的,连几个毛头小伙子都对付不了,那以后如何当一名合格的警察呀。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时间想这么多了。

天哪,这可是我到这里全部的积蓄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生活怎么如此的艰难难道我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都不可以吗。

我一LU狂追不舍,如果没有了那些钱,我不知道我要怎么生活下去。这里人生地不的。

谁想到这还不够,最近天气都不好,走的时候下雨,到了这里还下雨。我觉得我已经不能更狈了,在这大雨之中追抢钱的人。

眼看着距离已经越来越短,我就快要追上他们了,谁知半道上冲出来一辆车,我径直撞上去。那黑的大奔也刹车及时,不然估计我还没有开展新生活,小命已经没了。

为什么我总是这样的命途多舛。我从地上的水塘里艰难地坐起,大光大灯刺得我眼睛都要睁不开。

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撑着伞从车上匆忙下来查看我的况。

只见那男子长相俊朗,材高,只是苍白的面容略显忧伤。不过在这灯光的裹下,竟然有一种闪闪发光的气质。

我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摔得太重胯骨受挫,竟没有力气支撑起我。在我即将站起来的时候,差一点再次摔进了水潭。

那西装男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一个趔趄摔倒在了他的怀中。在这一片寒冷之中,他的膛竟然那样的温热,让我整个人都忍不住了一个激灵。

发梢上还滴着水,我缓缓的抬起头对向他的眼睛,声音**的说不出话来,疼痛加寒冷,让我整个体都在瑟瑟发抖。

“姑娘,你没事吧。”那西装男子扶着我,眼睛里是关切。

我轻轻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事。

“要不要送你去医呀?你哪里伤着了吗,姑娘,姑娘。”

那男子叫了好几声我才反应过来。不知怎么,我的感在这个时间突然累积到了极致,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这个点一下子一下子被撕开所有的悲伤和眼泪全部都倾泻而出,我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看着我哭得那么伤心,那男子也有些手足无措了,慌乱的将前口袋里的那一方深紫的丝绸手巾抽出来,为我轻轻地擦拭着眼泪。

在雨中,他为我撑着伞,为我擦着泪。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这个陌生的人竟然让我有一丝丝的温暖。

可能是他觉得我太过可怜了吧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让我完全没有意想不到。看着我全发抖,他竟然伸出右手来将我拥入怀中,试图让我不再那么的寒冷。

这时我才突然清醒起来,认识到这个人我完全不认识,而且在这么晚的深里,万一发生什么事怎么办。作为一名警校生的警觉让我立刻推开了他。

可是站得越远,反而却看得越清楚。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