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白浅早已经被吓得不轻,看到白贺走后才稍稍好点,有些反应了。但此刻看到白瑶又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尖叫了起来:“你滚开!谁要你的假惺惺!你满意了是不是?啊,白瑶!我告诉你!今天我所受的委屈我日后一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你给我等着吧!”白瑶刚刚是半蹲着把白浅扶起来的,重心点本就不稳,被白浅这么一推正好也坐在地上了。

白瑶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她现在是背对着苏荷的,为了再刺激刺激白浅,眼神更加挑衅起来。不过声音还是委屈到不行的样子:“妹妹你!我好心把你扶起来…你居然还如此说我么?”

白瑶挑衅的眼神成功惹怒了白浅,白浅立刻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去打白瑶,似乎把刚刚她所受的怨气都发泄出来才好。

“你给我住手!”苏荷是一声怒喝打断了白浅的动作,“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么!怕是市井泼妇都要比你好!”苏荷也不想训斥白浅,不过难保白贺不会听见,所以还是她先下手为强的好。

白浅气怒的将手放下,颤抖的指着白瑶和苏荷说道:“好好好,你们,你们都给我等着的吧!”说完便带着哭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瑶见事情也差不多可以收尾了,拍了拍裙子上的尘土。小心翼翼样子的跟苏荷打个招呼也打算走了,“苏姨…怕是妹妹还在生我的气的,我上去看看。爸爸内一脚似乎不轻的样子,我去看看有没有事。”

苏荷现在也懒得再和白瑶做戏,她也累极了。挥了挥手就上白瑶上去吧。白瑶哼着小曲站在白浅的门口,听着里面传来愤怒的各种摔东西和咒骂的声音。

敲了敲门,“浅浅?是我啊,开门一下。”

白浅正砸东西砸的欢快的,听到白瑶的说话声和被打断的愤怒感叠加在一起语气更加凶悍了起来,“给我滚!”刚说完白瑶就听见白浅又往门上摔了什么东西。

“啧啧啧,真可怕啊。那妹妹你好好消消气,你妈妈要我给你送东西。就是上次我用剩下的内个药膏啊,你说白浅你现在还真是可怜啊,爹不疼娘不爱的,连东西都沦落到我用剩的么?东西给你放在这里了,我走了啊,你慢慢摔的。”隔着门白浅也能想象的到现在的白瑶是怎样的一副得意面孔,于是更加用力的摔起来。

发泄够了之后的白浅想起白瑶说的内些话。打开门,发现果然有一支药膏躺在她门前。她本想直接把这个药膏摔出去的,可想到白瑶的左脸似乎就是摸了这个药膏然后脸才好的那么快的吧。心中也愈发恼怒起苏荷的偏心眼来,好的东西永远都是白瑶第一个用么?到底谁才是她的亲女儿!愤愤然的吧药膏收了起来转身回了屋子。

白瑶十分了解白浅,只要自己有好的东西白浅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抢占了过去。以前小的时候苏荷总是把准备给白瑶的内份东西比白浅的好那么一点,一来外人看起来会夸赞她这个后母对待白瑶竟是比亲女儿还好了,另一方也可以完美的讨好白瑶。不过虽然最后内些东西的结局都是被白浅占为己有,不过白瑶总想着苏荷对白浅的各种不公,一直容忍了下来。现在想想,反正最后的结局都是落到白浅手里,给白瑶更重要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