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我可以不和她见面吗

我看到靳言母亲,还是本能地会感觉到惧怕,我没来由地一阵心慌,根本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靳言站起身来,虽然他在我面前直言不讳地说着“我妈”,可是当他母亲真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似乎叫不出口,他直直地站着,脸上有些不知所措。

“坐吧。”他母亲淡淡地吩咐他。

“您也坐。”靳言连忙搬了张椅子放在病床的旁边。

我下意识看了他母亲一眼,不想他母亲的目光刚好望向我,那一刻我慌忙支支吾吾喊了一句:“阿姨。”

这种感觉真是怪异,没想到靳言母亲会以这样离奇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几天前我们还对她恨之入骨,几天后却要十分尊敬地称呼她一声“阿姨。”

“嗯。”他母亲的脸依然很冷峻,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她对我也依然是那一副不冷不热的腔调,并没有因为她现在成为靳言的母亲而有所改变。

“您怎么来了?”靳言礼貌而疏离地问道。

“见你好几天没回去,所以来看看。她怎么样了?”靳言母亲问道,明明我就在身边,她用的却是“她”。

“饿了太久,饿得贫血了,现在好多了。身上有点伤,但不不重。”靳言淡淡说道,语气里透着一丝丝的埋怨。

“是我没吩咐好,没让下面人看好她。”他母亲生硬地说道。

“没有这个意思。”靳言也生硬地回答。

隔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又经历了这么多别别扭扭的事情,他们之间隔的何止是沧海,本来是仇人,现在硬是成为了亲人,这种隔阂哪里能一两日便消散!

“什么时候回家?”他母亲直直地问道。

“我打算明天带小书回去H城,那边公司一团糟,得赶回去处理。”靳言恭谨地回答道。

“也好,”靳言母亲倒没反应,又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支票,直接放在了靳言手里,“这里是四千万人民币,三千万是我还你的,另外一千万,是我给你的补偿,别推了,收下吧。”

她说话一向不给人回绝的余地,靳言听她这么说,于是也没多说什么就真的收下了。

“以后有困难就找我,这是我电话号码。”她又递给靳言一张名片,然后说,“你认不认我,我不勉强。我知道你是我儿子就行了。”

“多米怎么办?”靳言猛地抬头,连忙问道。

我知道他一向嘴硬心软,在知道真相之后,就不再憎恨多米,反而对他多了几分同情。

没想到,靳言母亲一声冷笑:“那孩子为人暴戾,天性冷漠,不是个好心性。原本就算我们母子相认了,他被我养在身边多年我怎么会亏待他,他倒是好,知道真相后就先下手为强了,拿走了我一大批货,现在藏得无影无踪。孽障终究是孽障!”

没想到,靳言母亲对多米竟是这样一种评价,听得我一阵心惊。

“他的心情也可以理解……”靳言为多米辩解了一句,却被他母亲冷冷打断了:“养育之恩大于天,即便是你我相认,我难道会对他从此置之不理?我原本还希望你们能够成为一对好兄弟,冰释前嫌,陪我一起共享天伦。看来我养了这么多年,养的不过是一条狼!”

他妈妈的嗓门好大,不愧是曾经在海上跑船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如同男人。靳言母亲,是我见过的最有气势的一个女人了。她这么一开口,我和靳言都不敢说话。

气氛出奇地尴尬,她又坐了一小会儿,随后咳嗽了两声,站起来说:“我要回去了,你想通了,任何时候来找我。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来找你的。你是我儿子,我们血浓于水,这点不会改变。过去那些恩怨,希望你我都能够放下。我也相信你会是我的好儿子,不要像你那个爹一样始乱终弃,知道吗?”

他母亲说完,竟也同样眼神凌厉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惴惴不安。我心想我哪里招惹过她了?为什么她始终对我是这样一副态度?莫非她天生就不喜欢女人?多米对女人的反感,就是被她潜移默化的?

靳言把他母亲送出了门外,我不免一阵胡思乱想,靳言回来的时候一关上病房的门,连忙紧张地问我:“老婆,我妈没吓到你吧?”

我摇了摇头,我说:“她好像不反感我了,可是她还是不喜欢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们都需要经历一段过程来足够了解,不过我觉得,她至少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就是她对多米,好像刻薄了些。”靳言忧心忡忡地说道。

我明白他的心理,他一定是觉得自己的出现让多米一下变成了孤儿,所以虽然多米可憎但仍然让他觉得愧疚。

“也许她和多米之间本来关系就有嫌隙,要不然她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接受你。”我说。

“或许吧。不过当务之急不是想这些,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靳言看着我说道。

“嗯,我们要赶紧回去,公司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去处理。我们都失联的这些天里,不知道公司会发生什么。”想到我和靳言失联这么久,不知道H城那些关心我们的人会怎样。

“不必担心,我已经打过电话报平安了,公司一切都正常。我留给你的钱,你都偷偷给财务了?”靳言问我。

“嗯,现在这么难,我要留着那些钱做什么。没有了公司,没有你,一切都没有意义。”我说。

“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靳言突然直视着我,无比严肃地问了我这么一句。

“啊?”我一时懵了,他怎么突然想到了这茬,我问:“是什么?”

“就是你对我太好了。”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噗嗤”一笑,弄半天原来是夸我,我还以为是什么。不过看他的心情这么轻松,我顿时放心多了。

我身上还有些许轻伤,但是并不重,挂了营养针,吃了东西后,身体舒服了许多,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于是靳言带着我去了附近的一家海滨度假酒店,我们入住了一晚,趁机看了看美丽的海南,还没来得及看看这里的美景,就在这里遭遇了一场这么大的劫难,不过回头想想,人生又多了一次妙不可言的经历,而最最重要的,是这一段经历里,有靳言陪我。

夜深了,靳言让服务员准备了红酒,我们一起坐在露天的阳台上,边喝着酒,边吃着美食,边观看着远处的椰林和大海,怎么都舍不得睡去。

靳言突然说:“老婆,等我们回去忙完,就来这里拍一套婚纱照吧,为这一段特殊的日子留下纪念。”

“婚纱照?我可没答应嫁给你呢。”我微微一笑,倚在他的怀里娇嗔地说道。

“你的心已经嫁给我了,人再怎么反抗都没用。”他有恃无恐地说道。

“如果最后我们没有结婚,你会怎么办?”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其实我从没想过我们不会结婚,我觉得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我们不会不结婚,没有这个可能。如果有……一定是你辜负了我。潘如书,你会辜负我吗?”靳言俯下身来,问我道。

“不会,”我坚定地回答道,“可是经历了这么多,我突然觉得未来是不可预测的,我们能把握的只有现在,你说呢?”

“我只知道,我不会放弃你。我人生中,没有过比你更重要的女人。”他定定地说道。

缠绵一夜后,隔天我们飞回了H城。出机场的那一刻,公司所有主管都来接我们了,我们才知道我们消失的这一周给大家带来了多大的困扰,危难时刻还是刑风挺身而出,帮忙维持了公司的稳定,一边想方设法联系我们,但是谁也不知道我们去了哪里,他们甚至报了案。

关于这一周的经过我们不想多说,回到公司后我们先联系警察撤案,然后便开始紧锣密鼓地忙活起公司的事情来。

把资金追回来,一切项目又可以重新运作了,只是多米从前提供的那些渠道如今不知道是否还能畅通,就在我们纠结要不要重新拓展进货渠道的时候,靳言母亲打来了电话,告诉靳言从前的一切渠道都依然畅通,只是有一点,她要来H城了,她说自己错过了靳言这么多年的生活,她需要花费一点时间和靳言好好联系感情。

听到这个消息,我跌坐在沙发上,靳言也同样纳闷不已。可是我看得出来,靳言还是有一丝丝的激动,因为那个女人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啊。可是我,非但没有这种欣喜,反而一想到从此以后要面对那张冷冰冰的脸,就有一种本能的害怕。

从未想过,这个第一次见面就让我心生恐惧的女人,有一天会成为将来的准婆婆……可是,我已经来不及多想,因为三天后,她将乘坐专机从美国飞到H城。我头皮发麻,不禁问靳言道:“我可以不和她见面吗?”

“当然不可以。”靳言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