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别等了,忘了我会比较好

我们彼此愣愣地注视了对方两秒,我仰起头望着他,他低着头俯视着我,阿松阿杰追了上来,见这情形,踌躇站在原地没有再上前一步。

我正欲冲上前去抱住他,他却率先一步走下楼梯用力把我抱入怀中。我们不由得同一时间失声痛哭起来,就这样彼此用力地抱住对方,恨不能把对方融入彼此的骨血,从此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开!

“我们不分开好不好?靳言,别说分开,好吗?”我哽咽道。

“乖,听话。”他的声音十分沙哑,他突然放开我,剧烈地咳嗽了一阵,然后勾了勾我的鼻子,佯装轻松地说道:“像我这样又有病又破产的穷光蛋,哪里配得上你这Z大毕业的优等生?离开我,没准找个比我更帅更好的男人,多好,对吧?”

我见他又咳嗽起来,不由得心疼不已。他这个时候还有心调侃,更是让我难过,我再度抱紧了他,我说:“不要,从我刚成年就遇到你,你夺走了我所有的青春,拿走了我所有的第一次。你现在不负责任要和我分手,我不会同意!”

“对不起,我知道我欠你的,这一生都还不完了。我本来想欠着就欠着,大不了我一辈子赖着你,用我的一辈子欠着你!但是现在我不能了,我的生活不允许我任性了,我也不能再辜负你了!忘了我这个混蛋吧!他夺走了你的所有青春,却没能给你一个好的结局!是我的错!我爱你,希望你永远记得,我爱你!我真的爱过!”他说着说着,不禁哽咽。

心情的剧烈起伏让他再度咳嗽起来,我连忙拍了拍他的背,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咳嗽,抓住我的手说:“你快走吧,我也要好好睡觉了,明天起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我不能让自己倒下!”

“靳言,我也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我见他又开始推我走,我连忙说道,“不管你家发生什么,不管将来你多穷多潦倒,不管未来怎样,我会一直等你,我的心不会变,我这一辈子,目前为止只爱过你一个人,我也只会爱你一个人。我等你,你要是不再出现,我就等你一辈子。你听到了吗?”

他怔在了原地,望着我,目光无比地复杂。我们又彼此注视对方好一会儿,他轻轻地说:“别等了,忘了我会比较好。我如果配不上你,我是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了。”

他说完,转身一步步走上了楼梯,阿松阿杰见这情景,走上来对我说:“小书,走吧,靳少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再有所改变了。”

我脸色煞白,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好久,我轻轻地吐出一个“好”字。

从此以后靳言再也不肯见我了,我的电话被他拉进了黑名单里,我的一切通讯账号他都删除了,我万般无奈之下找到了刑风,刑风却劝我:“有时候男人的确幼稚,但是往往他真下决心的那一刻,他一定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才做的决定。小书,你好好做好自己吧,不要去强求。”

我难过不已,只能通过刑风和相关的新闻报道得知一些消息。本色接下来一系列的变故证实了靳言的猜测,事情远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许多。

没多久,靳言让律师来找我,如他所说的那样,把那套公寓的房屋所有权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转让给了我,而他自己却没有出面,律师公事公办地处理我这一切之后就走了。

此时,刑风已经收购了靳言创办的那家互联网公司,我也正式以人事主管的职位入职了公司,已经开始上起了班。

上班的第三天中午,我正在公司起草新的绩效制度,前台姑娘跑进我的办公室对我说:“潘经理,有个人来找你,说是你的同学。”

“是吗?男的女的?”我不禁问道。我的同学?貌似还没有哪位同学知道我在哪里上班。

“男的,是我。”前台姑娘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后来便传来一声响亮的男音。我听到声音,不由得心里一惊。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赵秦汉。

“秦汉……”我愣了几秒,连忙站了起来,诧异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看来并不欢迎我,”他不以为意地笑道,只见他穿着一身军装,皮肤比从前更加黝黑,倒是衬得一口牙齿格外地白。

“没有没有,只是奇怪而已,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不禁问道,连忙给他搬了张椅子,然后转身泡茶。

“我回家探望爸妈,顺便来H城办点事,然后就想到了你。这么久没见了,想来看看你。”他笑着说道。

随后,他把手里提着的一盒燕窝递给我:“这个是我托朋友在国外带来的,是真的燕窝,特别买给你的。”

“谢谢,怎么现在这么客气了?”我惊讶又尴尬得接了过来,一时踌躇,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么这么久不见,我们就这么陌生了?”他依然笑道,随后环视了一下我的办公室,再下意识望了望外面:“人不多啊你们公司,现在主要你在负责?”

“恩,现在是离职高峰期,公司效益不稳,接连很多人离职,现在我正打算大力招人呢。”我淡淡地说道。

赵秦汉的出现并没有带给我惊喜,倒是让我觉得突兀,他此刻出现让我心里更为惴惴不安。

“喔,”他依然笑着,接过了我泡的茶,轻轻抿了一口,又说:“明年我就能从部队出来了,可能会按照我爸的要求从政。H城里很多部门我爸都有熟人,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找我。只要你一句话,我能帮上的一定尽力。”

“好,我才刚刚工作,一切还是在学习和摸索的阶段。不过以后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会找你的。”我刻意语气疏离地说道。

“干嘛这么冷漠?”他又笑着说道,随后又问我:“你和靳言怎么样了?现在过得可好?”

我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提起靳言,靳言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想他应该知道吧。可是,我不想说实情,我说:“挺好的,你呢?在部队怎么样?”

“苦啊,真是后悔听我爸的话,太苦了。”他紧皱眉头的样子有些滑稽,让我不由得笑了出来。

见我笑了,他顿时开心许多,他说:“小书,我中午想请你吃顿饭,你有时间吗?”

“我这还一堆事呢,恐怕没有时间。”我连忙推脱。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无比阴郁,更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和赵秦汉有任何牵连,我的心已经全部扑在了靳言的身上,哪有心思再去理会这些呢。

“我好不容易回来几天,特地绕到H城,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小书,难道连请你吃饭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愿意答应我吗?”他的语气十分失落。

这么几年的同窗之情,他的确一直以来都对我不错,尽管他追求我的方式让我心里有些抵触,但说到底,当初帮助我多次的人是他。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特地来看我,按理说就算他不提出来,我也应该请客的。

“在部队的生活特别苦,每天都累的像狗一样。你记得高三毕业后你去我家的那一次吗?我给你偷偷拍了一张照片,我就靠着这张照片支撑着自己。累了,就看看你。虽然你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但是,你给了我无穷的动力。”说完,他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

我扫了一眼,那照片上正眺望远方、眼中无限迷茫的女人不是我,又是谁?!

“秦汉,你怎么还是如此执着?以你的条件,应该……”我话刚说到一半,他就笑了笑,他说:“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认定了一个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他见我脸色淡漠,又说:“我只想请你吃顿饭,没有别的意思。而且,我妈也在H城,她说好久没有见你,想见见你,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

“你妈也来了?”我惊讶地问道。

“嗯,我妈来阿姨家玩,我说我来找你,她原本想一起来的,但被阿姨带去逛商场了。”赵秦汉说道。

想到顾阿姨以前对我的种种照顾,我觉得自己再推脱就真的有些过分了,于是沉吟一会儿,我答应道:“那我们走吧,我请你们吧,我也想见一见顾阿姨。”

他听我这么说,顿时欣喜不已,我们于是一起走出了公司。谁料,我们刚刚走到了大门口,我便看到靳言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那一刻,我如同电击一般站在原地,赵秦汉显然也看到了靳言,于是也停住了脚步。靳言正和出租车司机说些什么,随后他一扭头,见我和赵秦汉站在一起,目光满是震撼!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