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调虎离山

当晚,我拿出了一床崭新的棉被放在了沙发上,多米就这样堂而皇之地睡在了沙发上。关上了卧室的门,靳言裸着上身、贴着绷带躺在床上看足球杯,我躺上去,他自然而然伸出手来环住我,我小心翼翼贴近他的怀抱,靠在他的肩上,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叹什么气?”他连忙问我。

“多米什么都这么出色,你会不会真抵挡不住他的魅力啊?”我酸酸地问道。

“瞎想什么呢?怎么越来越没有自信了?”他哭笑不得勾了勾我的鼻子,然后盯着电视上的足球比赛正望得出神。

我见他这么专心致志,于是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没多久就睡去了。就这样,一场莫名其妙的侦查行动后,多米非但没有离开靳言的世界,反而以养伤为名住进了我和靳言的家里。

因为他受伤比靳言重,隔天白天两人都去附近的社区医院处理了伤口,我去上班,他们在家打了一天的游戏。我以为回家的时候家里会是一片杂乱的景象,没想到当我回到家,家里整整齐齐,地板锃亮,柜子里的装饰物和书籍等都被整理得十分有序,而且,厨房里传出了一阵阵的香味。

靳言坐在客厅里正玩着体感游戏,见我回来,他连忙走过来,笑嘻嘻地问我:“老婆,今天公司怎么样?没发生什么让你为难的事情吧?”

“没有。”家中的一切让我的心情更为沉重,我淡淡应了一句,勉强笑了笑,随后说:“我回房间换衣服了。”

“嗯,多米在给我们做法国菜呢,下午我两刚去进口超市买来的食材。”靳言笑笑地说道。

……靳言居然陪着他去了超市!而且还去买食材一起做饭!难道他们今天还一起做了家务?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酸酸地问道:“你们今天应该过得挺开心吧?”

“还不错,好久没休息了。今天我们把家里的家务都做了噢,就想让你回家轻松一下。老婆,以后我会多为你分担家务,省得你忙里忙外一个人太累。”靳言说完,走过来环住我的腰。

“左拥右抱的感觉是不是挺不错的?”说出这样的话很没有水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从嘴边蹦了出来。

靳言愣住了:“什么?”

这时候,多米从厨房端着一盘沙拉走了出来,放在餐桌上,然后从桌上的玫瑰花束里摘下一朵小小的玫瑰,把花瓣掰开摆放在沙拉的周围。

我的视线落在了那一束玫瑰之上,谁买的?靳言为多米买的?买了玫瑰?那代表什么?……脑袋嗡嗡作响,那一刻,大脑毫无回旋余地地说出了更加令彼此难堪的话:“不如你们两一起过吧,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或许我是多余的。”

我拔腿就走,靳言猛地拉住了我的手:“小书,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你不会这样的。”

“以前我从没有想过我会遇到一个男人来抢我的男人!”我恨恨地望着靳言,气血上涌,不管不顾地指着多米大声说:“我知道你靠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多米,请不要演戏了!”

多米耸了耸肩,站在原地一脸的淡然,仿佛事不关己乐见其成。其实我心里明白,越是这种时候越应该衬沉得住气,可是我这一刻就是做不到了,这一刻心里就是过不去了,这一刻心里就是有着源源不断的火气在不断冒出来!

“小书!别闹了!多米是一番好意!”靳言冷冷地对我说道,语气凌厉,让我更加难堪。

“好意?你是不是渐渐对他有好感了?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他了?你他妈是不是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男人了?好,我成全你们!反正现在这个时代,这样情况也很多,靳言,我成全你,我祝福你们!行吗?”我冲动地喊了出来,无数恶语都涌在了嘴边。

“你听听你都在说些什么!小书,你还是从前的你吗?你怎么变得这么不理智了?怎么现在变得像一个……”靳言失望地看着我,并放开了我的手。

“像一个什么?像一个泼妇一样是吗?你说出来啊,没有关系!现在你身边有这么完美的人了,我已经不重要了。对,我是泼妇,我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我……我走了!你们好好过吧!”我越说越气,越说越难过,于是我冲动地走到门边,换上鞋子甩门而去。

我一口气跑到了楼下,我以为靳言会追出来,我以为他一定会来拉住我,可是并没有。我在楼下等了许久,依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那一刻,心情既绝望又酸楚。

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最后败给了一个男人吗?!

我伤心地给小雪打了电话,打了辆车奔入了小雪家里,小雪问我怎么了,当我把情况说出来的时候,小雪很没良心地笑了。

是啊,换做旁人对我说这样的事情,我也会笑,因为太不可思议了。可是,事实却偏偏这样发生了,而且毫无预兆地就这样发生了。

我一连在小雪家里住了好几天,我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假没去上班,靳言也没有来找我。

这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冷战。以前我们无论如何争吵,都不会超过24小时不和解。可是这一次,三天过去了,他没有主动给我发过一条信息,甚至连公司的事情都是让下属打电话给我。他给我的感觉,像是他已经抛弃了我,他已经不在乎我了……

关系就这样僵持着,原本还密不透风的感情突然就撕裂了,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原来感情如此脆弱,原来再坚不可摧的感情也有破碎的一天。可是,我始终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这样被一个男人插足的现实。

我在小雪家里住了几天,那几天里,小画也常常过来,我们像是又一次回到了从前,三个人在一起叽叽喳喳,有着聊不完的话,也诉说着彼此对爱情的看法。

她们说靳言不认错,不把多米从家里赶走,让我就别回去了,这样的事情不能惯着,越惯事情会越恶劣,我在不断的自我矛盾中选择了听从她们的说法。

直到一个礼拜后,公司的财务主管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当她告诉我多米从公司往国外一个账号拨入了5000万的巨款然后电话打不通的时候,我的大脑差点儿脑充血,整个人险些晕倒在地!

“怎么了?什么情况?”小雪忙扶住我,然后问我怎么回事。

“完蛋了……我中计了!”我愣愣地说道,拿起外套就往公司的路上赶。

等我到了公司,财务部的所有人已经坐如针毡,我走进去关上门,厉声问道:“为什么没有我的批准就放款了?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说一声?你们告诉靳总了吗?靳总现在人呢?”

“我们没……没找到靳总!多总监拿着靳总签字的票据过来的,说让我们打款,还说你和靳总已经分手了,以后公司的事情不要告诉你了。我们当时信以为真,又看到靳总的签名和公章,再加上公司最近确实要大力购入一批货物,所以就放……放款了……”财务主管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么?是什么时候放的款?这中间靳总一直没有出现吗?”我慌忙问道。

“没有,靳总从昨天起就没来公司,昨天下午多总监拿着靳总签字的文件,让我们迅速打款。因为金额太大,而且目前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没有这么多,这3000万资金是我们东拼西凑凑起来的,当时我们心里就打鼓,但是多总监一直在旁边督促,看着我们一笔笔地全部转入后,他这才离开。今天一上班,打多总监的电话打不通了,我们又问了问采购部,采购部说根本没有这个供应商,而且公司不可能一次性进那么大一批货,我们才感觉出了问题。可是靳总的电话也没人接,所以我才给你打的电话。”财务主管费劲地说完,头上冒了一头的冷汗。

三千万……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情已经低到了谷底,我恨不能抽自己一个耳光!明明知道多米是那么危险那么可怕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和靳言吵架,为什么不紧紧盯住!

原来所谓的同性恋根本就是幌子,他那么做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和靳言产生嫌隙,让我不要留在公司,这样他才有下手的机会!我真是笨到家了!我居然真的被他乱了阵脚!还不断怀疑我和靳言的感情!还以为靳言真的会和他怎么样!我真的太傻了!明明那么荒谬我为什么还是选择了相信!

三千万啊……这两年所有的努力都打了水漂不说,接下来公司的资金运转将出现巨大的问题,一点有一点点的风声传出来,股东要撤资的话,一切会再如同从前的本色一样!靳言将会再度被上巨额的债务!

我疯狂地给靳言打电话,但是靳言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急忙赶回家,一推开门,发现家里已经一团糟,所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被翻了个遍,万幸的是靳言躺在床上睡觉!看上去像是昏睡了!

难怪电话怎么打他都没人接!他应该是被下了药了!我急得不行,最后干脆把他拖到地下,弄了一盘水泼在他的脸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