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死而无憾

抢修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天黑了,路的另一头已经有挖掘机过来支援了,听说在往前面的一段路也引起了塌方。而且不幸的是,晚上还将下暴雨。

救援队伍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我们所在这一段高速路段比较偏远,所以附近没有村落,随着天渐渐黑下来,天空中又开始电闪雷鸣。

一时间前后路都断了,我们这一小拨人仿佛与世隔绝一般,手机讯号也十分微弱,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隔壁车里传来哭声和咒骂声。

为了压惊,我们四个人各喝了一瓶啤酒。大姐靠在刑风的肩膀上,正拿着手机试图给家里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没有讯号。

刑风握住了大姐的手,柔声说:“算了,别打了。安安静静地等待吧,这个时候,要相信党和国家,相信政府一定不会把我们抛弃。”

大姐点了点头,情绪微微有些镇定下来,大姐说:“别的都是身外之物,我就是担心晓晓……”

“别担心了,没事的,我们会平安离开这里。”刑风刚说完话,又一声响雷在天空里响起,吓得我们忍不住跳了起来。

靳言握紧了我的手,他说:“别怕,不管下再大的雨,我们只要待在车里,都不会有事。就是抢修比较困难,可能更加耗时了。”

我们看到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想要离开这段公路,往附近的山上走去,但是被救援人员拦住不断劝说,让大家稍安勿躁,回到车里去。

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这种时候,大家的心里都像压了一块巨石,看不见来路,也望不见去路。

“老婆,我给你唱首歌吧。”靳言忽然说道。

“什么歌?”我问道。

“《水手》,哈哈。”靳言说到歌名,自己都笑了起来。这是一首很老很老的经典歌曲了。

靳言这么一唱,刑风也跟着唱了起来,似乎无论什么年纪的男人对这一首歌都格外地热衷,这首歌在这个情景里唱起来也的确让人浑身充满了力量。我和大姐也被他们两感染了,都跟着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歌声被隔壁车里听到了,一时间大家竟都在车里唱了起来,一传十十传百,一首振奋人心的《水手》被大家唱了一遍又一遍……

雨终于停止了,什么额外的事故也没有发生,救援队伍已经在奋力地抢修,我们被要求留在车上,因为过于忧虑我们都很难睡去,直到时间很晚了,在两个男人的好言相哄之下,我们这才渐渐入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有人大呼“路通了”,我朦朦胧胧中睁开眼,看到我和大姐身上各披着一件男人的外套,两个男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

“小书,是在说路好了吗?”大姐同样迷茫地问我。

“嗯,我好像也听到了。”我说。

这时候,我身边的车门被拉开,靳言浑身泥泞地大喊:“老婆,路好了,能通车了,我们可以掉头回去,在高速路口下车。”

我看到靳言眼里布满了血丝,刚换好的衣服上又是一滩滩的黄泥,可是心里却为这一份男子汉的担当与责任而深深感动,我不顾他浑身是泥,就这样扑在了他的怀里,大声喊道:“老公,我爱你,真为你骄傲!”

他没想到我会这么做,惊得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儿好,他连忙说:“老婆别抱,你身上等下都弄脏了。”

“没关系,脏就脏吧,我想好好抱抱你。”

“身上都是汗味,臭死了。”

“不,我只闻到了你的香,只感受到了你的好。”我笑嘻嘻地说道。

刑风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大姐从车上下来,飞奔到了刑风的怀里,他们之间并不像我们之间能说那么多的话,他们就这么无声地抱在一起,光一个动作已经代表了无数的话语。

久久,刑风喊道:“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我来开车。”

“你和靳言在后面换好衣服睡觉,开车的事情我和小书来就好。”大姐果断决定了。

“路虽然通了,但并不好开,让我来吧,等过了这段路,路好开了,你再开。”刑风不由分说地抢先上了驾驶室。

我和大姐考虑到这个因素的确存在,于是我们纷纷上了车,一晚上没有休息的刑风迅速发动了油门,在交警的疏通下掉头往另一头驶去,我们在最近的高速出口下了高速,当车平稳地停在了一个小县城的时候,我们四个人都长长地舒了口气,纷纷大笑起来。

大家纷纷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靳言摸着肚子说:“我都没敢说我饿了,我们带来的东西都分给其他人了,我好饿。”

“我也好饿,我们赶紧吃东西去。”刑风也说道。

“我们找个旅馆带饭店的地方,先去点餐,然后快速洗个澡换好衣服,这样舒舒服服吃饭多好。”大姐提议道。

“好,那我们出发吧。”我和靳言附议道。

这一次换大姐开车,大姐开着车朝着县城的方向驶去,路边清一色的都是小旅馆小饭馆,好不容易到达了市中心的位置,终于看到了一栋看起来比较显著的地标性建筑。

“你们身上还有现金吗?”刑风问我们。

“放心吧,一切开销包在我身上,没现金也没事,我一会儿和小书去取钱。”靳言说道。

“你说的啊,那我们可就不和你们客气了。”刑风笑道。

我们把车开进了停车场,刑风和靳言分别拎起我和大姐的行李箱,我们双双牵着手走进了那家饭店,先开好房,然后去餐厅点好了菜,这才去房间里休息。

当再度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时,真的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靳言笑嘻嘻地说:“老婆,你想过我们可能没准死在那里吗?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死,但是在那个地方我怕晦气,没敢问出来。”

“我们说好死也要在一起的,其实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没怕过,真的。”我说。

“我也是,如果我一个人出门遇到这样的情景,我一定会拼了命给你打电话,想听到你的声音。但是你在我身边,我觉得特别踏实,我一点儿都不怕,我觉得一切我都敢面对,就算是死了,我们也是死在一起的。而且其实我和刑风暗地里都商量好了,假如再发生什么突发状况,我们一定第一时间把你们护在身下。我们两都商讨了好几种方案,但是我们不想告诉你。而且你知道吗?救援队长告诉刑风,地面很有可能会塌方。这个隐患刑风只告诉了我,我们没打算告诉你们。”靳言说道。

“是吗?”我心有余悸地问道,我说,“其实昨晚很凶险对吗?”

“嗯,”靳言怜爱地摸了摸我的头,靳言说,“宝贝,昨晚我才发现,原来我那么爱你,爱到可以为了你去死。只要我死的时候你在我的身边,我死而无憾。”

我忍不住抱住了他,我说:“其实我也一样。你和刑风去参加抢修的时候,我和大姐也悄悄商讨了方案。我们把遗嘱都写好了,万一我们回不去,我们把我们家的银行卡密码还有其他很多东西都写在了纸上用袋子包好放在车的夹层里,这样确保我们家人能够找到。”

“原来我们都这么爱对方。”靳言感动地看着我,又问我,“老婆,我想问你一句话,你爱我,还是更爱球球?”

“你想听心里最真实的话吗?”我问道。

靳言点了点头,他说:“嗯,我想知道你最真实的感受。”

“以前我都以为,我生命里最大的意义是球球。可是经历了这一回,我不再这么认为了。我人生最大的意义是你,老公。球球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他有他自己的人生要走,他会渐渐长大直到有天遇到他心爱的女人与那个女人相伴一生。而我人生的伴侣是你,是无论你年轻还是苍龙,无论你贫穷还是富贵,无论你健康还是身患疾病,我们都要相携一生相伴到老的。就算是死,我宁愿和你一起走完这一生,把生的希望留给我们共同的孩子。你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一切,而球球他有他自己的人生。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和大姐一起明白“伴侣”这个词的真正含义。我问大姐,如果我们都回不去了,她会遗憾吗?她摇了摇头,她说她不会,因为最爱的人在身边,所以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死而无憾。老公,我爱你。”我望着靳言,忍不住勾着他的脖子,动情地吻上了他的唇。

“嗯,这一趟旅行真的没有白来,”靳言狠狠地吻了我一下之后,把我整个人抱起来,我顺势圈住了他的腰,他抱着我坐在了床上,我们又吻了一会儿,他才又说:“老婆,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代替此刻的感受了,总之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我真的真的好爱你,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爱意,也无法用任何来表达。我想最最直接的表达方式也就是……”

他说完,嘿嘿地坏笑了一声,我惊呼道:“啊,不行,大姐他们还等着吃饭呐……”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