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他瘦了

直到她们的声音完全听不见了,我才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我望着镜子,心绪起伏不定,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促使我好想再见他一面,哪怕是远远看他一眼,也好。

我不由自主地朝着最热闹的地方走去,不用分说,有靳言的地方必定是这里最热闹、美女最多的地方。

我混迹于人群,跟着一群穿着长裙的姑娘走进了仁和宫——本色食府里最大的餐厅。靳言就在里面,和众多年轻男女一起,像从前一样纵情声乐。

仁和宫内的奢华与典雅自不必说,即便以前在本色娱乐会所,靳言对于包房的布置要求也很高,更何况是在这里。

我端着服务员递过来的红酒,小心翼翼地穿梭在人群中,竖起耳朵留意四周的动静,生怕被谁发现是我,又急切地想看到靳言究竟在哪儿。这样做特别冒险,小画也在里面不说,沈紫嫣和她的几个闺蜜都认识我,更何况阿松阿杰也很有可能就在附近。

我的心砰砰直跳,可一想到我能够再见靳言一面,我又觉得在所不惜。

“快看,好大好漂亮的蛋糕!难道今天居然是靳少的生日吗?”

人群突然骚动起来。我看到身穿白色制服的服务员推着一个巨大的多层蛋糕缓缓走了进来,蛋糕一半红色一半蓝色,上面布满了水果,最顶端有一红一蓝两个小人,我远远打眼一看,心里猛然一惊。

这个蛋糕,是靳言特地吩咐制作的图案吗?如果不是,为何与曾经的我们如此巧合?

“不知道呢,靳少好像从来没办过生日party,而且这里也没有生日布置啊。”另一个女生说道。

人群纷纷朝着蛋糕的方向涌去,我也跟着人群一起挪动到了餐厅中央,我在乌压压的人群里挑选了一个隐蔽而绝佳的位置观看着现场发生的一切。随后,我一眼就望见了靳言。

他瘦了。脸色比从前更加苍白。

头发剔得比从前更短,短得几乎可以看见头皮,五官更加深邃而立体,双眼皮更深,鼻梁更挺,嘴唇更性感了。

他的神情比从前更阴郁,脸上像是结了冰,根本看不到一丝笑容。

他坐在蛋糕前一言不发。身上,还是那一身深色西装搭配洁白的竖领白衬衫。

右耳上新增了整整一排耳钉,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他对自己是有多狠。

我的心揪了一下。当我最终看清楚那个巨型蛋糕的最上方,是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和红色运动服的男孩和女孩后,我鼻子一酸,差点儿落泪。

沈紫嫣俨然女主人一样颐指气使地张罗着,用各种口吻吩咐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靳言并不说话,只是微微低着头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势,任由着沈紫嫣一个人折腾。

沈紫嫣的高跟鞋比从前更高了,裙摆比从前更短了,上身露得比从前更多了。皮肤很白,身材很好,凹凸有致,站在靳言身旁毫不逊色。唯一令人不爽的,是她说话时傲慢的神情与语气。

我还注意到了上次踢我的那个短头发姑娘,她的短发染成了银色,穿着打扮依然很中性,修身韩版深蓝色西装搭配黑裤长靴,嚼着槟榔在沈紫嫣身旁痞痞地一站,似乎本能地把自己代入成为护花使者的角色。

沈紫嫣一声令下,全场瞬间安静了。

她满意地咳嗽了两声,随后露出一副优雅无比的笑容,紧接着说:“大家一定奇怪今天是谁的生日。”

她说完还特地顿了顿,似乎很满意大家满怀期待的神情,又继续说:“其实这个蛋糕并不是为了庆祝生日,而是为了庆祝我和靳言今天正式复合。”

“砰……”我的心好像在胸腔内炸开了。

“大家都知道,我和靳言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过去,是因为我没有珍惜,所以导致我们分开。分开后的日子里,我过得特别痛苦,我相信靳言也一样。不过,来之不易的幸福才更让我们觉得珍惜。我很开心我们终于走到了现在……”话说到这里,沈紫嫣哽咽起来,象征性地落了几滴眼泪,随后便有人递上纸巾让她拭泪。

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眼角那一丝丝的泪水,生怕那滴矫情的眼泪晕开了她脸上的妆容,她随后又说:“大家都是我们的朋友,今天把大家请来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我们从今以后会幸福地在一起,希望大家祝福我们。”

大家配合地鼓起了掌,我木然站在人群之中,紧紧注视着靳言的脸。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那样的坐姿,像雕塑一样面无表情,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松动。

待沈紫嫣说完,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站了起来,沉声说:“这蛋糕上的两个小人,代表的不是我和沈紫嫣。”

话一出口,现场一片唏嘘。沈紫嫣愣在了原地,似乎被狠狠打了巴掌一样,表情扭曲,紧咬嘴唇。

我痴痴地望着他,恨不能变成一把刻刀,把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刻在心里。

“不过……代表谁已经不重要了。”他说完,拿起切蛋糕的刀,直接划开了两个小人紧紧牵着的手。那一刀,仿佛划在了我的心上,“呲啦”开了一道巨口。

“这就是今天举办这场party的意义!”靳言说完,再次用刀分别刺入了两个蛋糕小人的胸膛,似诀别一般毫不手软。两个小人倒在了蛋糕上,鲜红的奶油从小人的胸腔里流了出来,一个原本看上去喜庆无比的蛋糕,俨然变成了凶杀案的现场。

这一刀,意思是从今以后与我一刀两断吗?还是代表,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我?

我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胸口闷闷地疼起来,仿佛真被他刺中了心脏。

随后,他冷冷地说:“我回去了!你们玩吧!”

“靳言……”沈紫嫣大声喊了一句。

他背对着她,并没有回头。所有人都保持缄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状况,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不可以吗?”上半句语气是无力的,下半句却突然凌厉,似内心千疮百孔后依然不能释放的压抑。

“好,好,那你先去休息,我们继续玩。”沈紫嫣被他的语调吓到了,连忙服软。

他微微仰着头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把手揣进兜里,甩着肩膀大步流星地从人群中穿梭而过,径直往门外走去,并没有回头。阿松阿杰瞬间跟了上去,刚才我压根就未看到他们两的身影,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从人群里冒出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都被靳言所吸引,直到他消失,大家才没回过神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我失神地望着靳言消失的方向,心里五味杂陈。靳言一走,蛋糕便被沈紫嫣推落在地,奶油“啪”一下全糊在了地毯上。

我穿不惯高跟鞋,一不小心踩到了地上些许的奶油,险些摔了一跤,在快要摔倒之际我匆忙拽住了一个人的衣服,这才好不容易站稳。

忙不迭地道歉之后,我抬头看着刚才被我拽着衣服的这个人,一瞬间惊得差点儿魂飞魄散。

我匆忙间扯住的人居然是上次踢我的那个短发!

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她没有认出我来,连忙紧张地朝外面走去。

不想我没走几步,她就奔过来一把拽住了我,对沈紫嫣大喊:“紫嫣!她是上次那个女的!居然被她混进来了!”

“哪个女的?”心情正极度不爽的沈紫嫣眼皮都没抬地问道,似乎并未多少在意。

“靳少在乎的那个!”短发大喊。

这一句话的含义太多了,一瞬间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我身上。

“姐……是你?”小画扒开了人群,走过来不可思议地望着我,“你这些天都去哪儿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心虚地看着她,压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此时,沈紫嫣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她上上下下端详了我一眼,似乎不敢相信是我。

小画张大着嘴,看着我完全说不出话来。我低着头,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居然是你?潘如书?”沈紫嫣将信将疑地不断打量着我,眼神里满是震惊。

我从一阵凌乱中回过神来,首先望着小画抱歉地笑了笑,随即正色对沈紫嫣说道:“对,是我。”

沈紫嫣还没说话,短发就冲过来厉声对我说:“真的是你,你来这里干嘛,又想找不痛快是吧?”

我沉默不语,也的确,我贸然出现在这个场合,无论怎么样都说不过去。偏偏我今天还盛装打扮,看上去仿佛真是专门而来。

“你这些天去哪儿了?你到底上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家里人都在担心你?你怎么连我都不告诉?”小画激动了起来,不管不顾地当着所有人的面质问我。

我心里更觉得惭愧不安,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心有不甘所以才来的吧?就凭你,也配和我争?”沈紫嫣冷冷地说道,走过来扬起手就想打我,我快速躲闪开了。

“我在这里吃饭,听见这里很热闹才进来看看,没有别的意思。对不起打扰你们了,小画,我们出去说。”我不想再惹事端,于是拉着小画准备和她出去再好好谈。

不想小画也很不给面子地甩开了我的手,与此同时我的手腕被短发紧紧拽住,沈紫嫣说:“敢来,就别急着走。潘如画,她是你姐姐是吧?你不是跟我说你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吗?”

我望着小画,一时惊讶不已。小画面有愧色望了我一眼,随即又理直气壮地说:“她动不动搞消失,家里人都生气了。我不会再搭理她了。”

“那就好,算你明白人。我现在宣布正式让你进入我们闺蜜团,不过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考验一下你的忠心。你姐姐几次三番惹我,自不量力和我争靳言,这事儿你也知道对吧?现在我心情很不爽,想让你替我教训你姐姐,你愿意吗?”沈紫嫣挑眉说道,神情中满是自鸣得意。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