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不想

他大喜过望地迅速转头,那样子像是比中了大奖还要欣喜若狂。我笑着看着他,他殷勤地跑到床边连忙把被子抖开,见床上只有一个枕头,顿时犯愁地看着我,我指了指衣柜。

他迅速地跑到衣柜旁打开衣柜拿出了一个崭新的枕头,然后抱着枕头就这样乐哈哈地躺到了床上,居然还那样孩子气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小点声,别一会儿把球球吵醒了。”我见他这么开心,连忙提醒道。

他这才发觉自己有点儿表现过度,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掀开被子的一角,对我说:“你喜欢睡右边,我躺在左边。你放心,晚上我只抱着你,什么都不做。”

“小画说,男人所有的谎言里,数这一句最假。”我说完便笑了起来,记得曾经我和小画还有小雪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还专门为这一句讨论过,得出的结论便是:往往说只抱着什么都不做的男人,到最后什么都做了。

“我说真的,你已经很累了,我不能让你再累了,快,赶紧上来。”他对我说道,说完就开始脱自己的上衣。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他在我面前裸露身体、只剩下一条内的模样了,连忙慌张地喊道:“打住,不许脱。”

“穿着睡了不舒服。”他为难地看着我,还是麻溜地脱了上衣和裤子。

从前他在家的时候就喜欢这样,一回到家便把所有衣服都脱光,只剩下一条内。想到这里,我不禁忍不住幻想他和陶梦然住在一起的这几年,难不成也是这个习惯没有改掉?!

想到这里,心情本能地不快起来,他说了什么我也没用心听,脑海里转来转去都是不堪的画面。

他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不快,于是闷闷地说:“我只有在你面前才这样,真的。”

“嗯,我又没说什么。”我装作若无其事,躺在了他的身边。

他面部朝上平躺着,我也平躺着,手在小腹的位置自然交叉,我闭上了眼睛,我们一时都没有说话。

找到球球后,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正轨,再和靳言躺在一起,恍惚如同置身梦中。而曾经的一切,就像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恍恍惚惚的,我们又开始了这一辈子的事情。

我假装自己睡着了,其实并没有睡着,手脚都僵硬不已,不敢动一下。我听得到他粗重的呼吸,我感受到他身体传来的体温,我知道他就躺在我的身边,可是我一动都不敢动。

灯在我躺下之前已经关闭了,一片黑暗之中,只能听到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还有球球微微的、均匀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靳言面向着我转过身来,轻轻地喊了我一声:“小书……”

“嗯。”

黑暗中,我轻轻地回应道。

他喊了这一声之后,又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到他的手一点点地朝我这边挪了过来,速度很慢很谨慎,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他的手立马就缩了回去。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不禁笑了,轻声说道。

“嗯,以前我霸道而直接。那时候年轻,不懂得珍视。”他笑着说。

“是啊,也不会顾忌自己对别人的伤害有多重,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我说。

“现在不会了,现在你就是我掌心里的宝,球球都没有你重要。”他轻轻地说道。

我的心被这一句话怔了一下,他顺势用手穿过我的脖颈,把我紧紧揽入了怀中。那一刻,我感受到他浑身都抖了一下,他抱我抱得特别地紧。

我再一次触碰到了他的皮肤,他的身上和从前一样散发着一股清爽的味道,即便没有喷香水,那股淡淡的幽香依然能够透过他的身体感受得到。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被异性这样拥抱在怀里了,确切地说,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被靳言这样拥抱在怀里了。当感受到他怀抱的温暖,我便有一种再也不想松开的感觉。我喜欢这样褪去了所有坚硬后的拥抱,特别踏实。

“怎么可以不爱球球?”我不禁问道。

“你全部的心给了球球,我全部的心给你,这样你能被温暖,球球也能被温暖,我是个男人,我没事,空虚我来扛着。”他轻声地说道。

他的话把我逗笑了,这时候,他温暖的大手覆盖在了我的手上,我们的手瞬间像藤一样缠绕在了一起,身体也忍不住挨得更近了一些。

“你说得好像很委屈的样子。”我轻轻地说道。

“不,像现在这样抱着我,我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我幻想我们能够像这样重逢的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我已经我这一辈子可能再也拥抱不到你了。”他说。

“其实,我也一样。”我在这种令人心醉的温暖中,渐渐放弃了抵抗,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

那一刻,他忍不住在我的额头上狠狠地吻了一下。我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体里那股熊熊燃烧着的爱意。

他的手和我的手不断缠绕着,他的唇细腻而温柔地落在了我的眼睛、我的脸、我的鼻子、我的耳朵,在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爱的呼唤时,他的唇这才缓缓靠近了我的唇,就在我以为他要吻我的时候,他却故意吊胃口似地问我:“想不想我吻你?”

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兴致问我问题?!我一时懊恼,不知道该回答“想”还是“不想”,他的手松开了我的手,从我的上衣一点点地触碰着我的肌肤,每碰到一点点都令我感觉到一股难言的战栗。

此时此刻的这种感觉,有点儿像是在沙漠里行走了许久终于遇到了绿洲一般,既觉得惊喜,又觉得难耐。

“回答我。”他又开始使坏了,我不说话,他就一直在故意逗弄我,故意亲吻我的耳垂、我的脖颈,却硬是不和我接吻。

“不想。”我死撑着,就是不肯松口。

他的手忽然一下大力撕开了我的睡衣,我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蛮力,用力一拽,我睡衣上的纽扣便全部绷开了,我晚上洗澡后里面只剩下了一个西瓜红的肚兜,根本就没有穿睡衣,没想到,他居然很不满意地说:“晕,居然还有一件。”

这句话好有喜剧效果,我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我说:“刚才谁说除了抱着我,什么都不做的?”

“我啊。”他笑着回答道,又开始不要脸了。

“你好意思说你,你现在是在干嘛?”我不禁问道。

“好好欣赏这一片我很久没有开发的风景,我感觉眼前这片风景比神女山还要迷人啊,这高耸如云的山峰,尤其是山峰上那两个小小的……”他趴在我的身上,说着说着,就伸手准备去打开电灯的开关。

我被他说得满脸通红,尽管早已和他玩过无数次这样的游戏,但每一次他的话都能让我心惊肉跳,我连忙死死拽住了他的手,他在黑暗中“噗嗤”一笑,说:“开灯让好好欣赏……”

“不要。”我连忙喊。

“好。”他柔柔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忽然猝不及防地吻上了我的唇,那一刻我的心强烈地颤栗了一下。

我连尖叫都来不及尖叫,他便强硬地用舌尖撬开了我的牙齿,开始了霸王式的掠夺模式。

我忍不住挣扎了几下,他的动作边轻柔了许多,他一边柔柔地吻着我的唇,手开始在我的肚兜周围一圈又一圈地绕着,我闭上眼睛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场“久旱逢甘霖”的激情之中,他的手在我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周围一圈又一圈地游走,我觉得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咧开了一般,在一种极度难捱的情绪里,我很不矜持地嗫嚅了一声:“M我……”

他像是得逞了一般,手迅速穿过了我的肚兜,当他的大手握住那久未被触碰的柔软时,我感觉身体像忽然掀起了一股巨浪一般,连自己都无法控制那股从体内喷发出来的“洪荒之力”……

越吻越觉得空虚,越蝉绵越觉得难耐,越肌肤相亲越能感觉那股汹涌的爱意……那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那一刻,真是死了都要爱。

“想吗?”意识模糊之际,他在我耳边柔声问道。

他问完之后依旧没有停止动作,他的唇和他的手都化作了他进攻的武器,把我身上的每一处壁垒都彻底征服、捣碎、揉成了糊,他很为我的反应满意,他说:“其实小书,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

“什么?”我在迷离中问道。

“我离不开你,还有一个对男人而言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此刻。”他柔柔地在我耳边说道,然后轻轻地咬了下我的耳垂。

“说你想要,老婆,快说。”他在我耳边督促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