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收丫环

第四十二章:收丫环

柳七七动了动,睁开了眼。

“醒了。”

头顶传来的声音让她清醒了几分,昨日夜里等到太晚,竟然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现在柳七七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坐在尉迟慕卿的腿上,准确的说是,躺在他的怀里,她看着尉迟慕卿完美的下巴,有些发愣。

“慕卿”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恩。”尉迟慕卿应了声,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

柳七七猛的站起来,“你受伤了”一股很淡的血腥味,她对血的嗅觉绝对要比常人高得多,即便尉迟慕卿处理的很好,她也闻到了,但是站起来又没看出他身上哪里受伤了,那,血腥味是怎么来的

尉迟慕卿看柳七七紧张的样子,把念往拿了出来,原本雪白如玉的萧身好像有一丝微红。

柳七七接过,确定了是从这把萧这里传出的血腥味,才放下了心,接着从摆满瓷瓶的架子上拿出一白色瓷瓶倒了些什么在干布上就擦了起来。

“好的东西都是有脾气的,你这样处理是处理不干净的。”柳七七边擦边说,直到确定没有问题了才把念往又递了回去。

“怎么萧都会染血”等都处理好了柳七七才问出来,她记得,尉迟慕卿是有佩剑的。

“司徒平寒想下毒。”尉迟慕卿一句话说出了原因,昨日夜里他和司徒平寒对打的时候,司徒平寒见势弱想用阴招,被他掏出念往打伤,不然还不知道会被他缠到什么时候。

“司徒平寒夜来国太子吗”柳七七有些惊讶,她是想到来的人有些分量,但是没想到会是夜来国的人,还是太子。

“恩。”看来,他是时候做些什么了。

“我要做些什么吗”柳七七抬头问他,人家都找到她这里了,不做点什么她都觉得自己太随和。

“交给我就好。”尉迟慕卿不想让柳七七也插进来,毕竟,那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太过危险,他不能让七七有危险。

“我可是还要回来的。”柳七七看着他 ,这清心苑于她而言是很重要的地方,她可不想被人给弄的连回来都不行,谁要是想动这里的一花一木,也得先问问她这个主人同不同意吧。

“放心,我会派人来。”尉迟慕卿把念往收起来,他怎么会让人破坏这里呢,七七的家,自然要好好保护才行。

“那我就把这里交给你了。”柳七七也不客气,反正尉迟慕卿这么说就肯定有人,她不用白不用,正好还省了自己的精力。

“恩。”尉迟慕卿点点头。

柳七七见他答应了,就转身去看躺在床上的姑娘,算算时间,她也该醒了。

刚转过去柳七七就看到那姑娘眼睛动了动,随即睁开了眼。

“你醒了。”柳七七走过去,直接探上了她的脉,平稳的脉像表明这姑娘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比起昨天刚把她抬到屋里,那时候微弱的脉搏好了太多。

“恩这里是”那女子动了动头,好让自己看的清楚些,确实不是她认识的地方,眼前为自己把脉的人她也不认识。

“这里是清心苑,你受伤了,倒在清心苑门口。”柳七七把她的手放回去,给她盖好被子,轻声告诉她。

“清心苑”她好像很困难的在想什么,清心苑她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是,柳医师”

“恩,我是柳七七。”柳七七回应了她一声,这姑娘,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倒在清心苑门口的。

“奴婢竹冬,多谢柳医师相救。”竹冬挣扎着要起来,却被柳七七按了下去。

“你再乱动的话,我还得再给你包扎一次。”柳七七有些疑惑,她是个丫环

“多谢柳医师。”竹冬原本有些苍白的脸此刻竟然有些泛红,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还会被救,还是被京城最好的医师给救的,这算什么,命不该绝吗

“你说,你是个丫环”柳七七拿起桌子上盛水的碗,喂她喝了几口。

“是啊,我是安家的一个医女。”竹冬满眼悲凉,谁知道,她会被打成这样。

“说说吧,你怎么会被打成这样”柳七七有些惊讶,安家的医女,原本还以为这姑娘有些什么事呢,没想到是安家的人,该不会是安流婷那个好主子做的好事吧。

“奴婢原是安家的一个医女,是负责给小姐看病的,奴婢是从小就在安家的,谁知道,那天奴婢失手打碎了,打碎了小姐最喜欢的一套瓷器,然后,就被打成了这个样子。”竹冬声音有些沙哑,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过程,她只是打碎了一套瓷器,却差点把命搭上,她们这些身份的人,若是遇不到一个好主子,也只能如此了。

“你说的小姐,是安流婷”柳七七眼眉一挑,原本以为她只是个脾气大些的大小姐而已,没想到下手竟然也会这么狠,用乱棍打一个犯点小错误的医女,柳七七又一次刷新了对安流婷的认知,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心狠手辣啊。

“是的,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也只能期待自己能遇到个好的主子了。”没遇到也不能说什么不是吗这就是为人奴隶者的悲哀啊。

“你说的失手,是怎么了回事”柳七七可不信,医女都是很谨慎的,这失手,八成是安流婷失手的吧。

“这,奴婢那日去送汤药,正赶上小姐她发脾气,被她推了一把,然后就,就撞翻了桌子上的东西。”柳医师好像很懂她家小姐的样子,连这都能想到不对劲。

“就是因为这,把你打成这样,扔了出来”柳七七心想果然不错,这安流婷还真是脾气大的很啊。

“恩。”竹冬也无奈的闭上眼睛,遇到这样的主子,她还能怎么办

“你是个医女”柳七七突然问。

“是的,奴婢小的时候随师父学习医术。”

“师父吗”柳七七眼神黯了下去,她家那个到处乱跑的师父现在又在哪里呢

“恩。”竹冬看着柳七七突然低沉下去,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就这样吧,你师父是谁,我让人去找他。”人都救了,她也该回宫去了,她总不能把这姑娘留在这里。

“奴婢,奴婢的师父已经去世了。”竹冬眼角好像有些泪光,不然她也不会去给人家当丫环,师父在的时候,她还是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呢,现在竟然伤成这个样子。

“是吗抱歉。”柳七七没想到这姑娘的师父去世了,她为自己无意间说的话有些歉意。

“没关系,多亏医师相救,奴婢才能活下来,而且,医师也不知道。”竹冬自是没有埋怨柳七七,在她眼里,柳七七是和师父一样好的人呢。

“那你还有地方去吗”柳七七现下已经动了心思。

“奴婢没有了。”竹冬突然有些难过,这么大的京城,竟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这活的还真是讽刺。

“以后你对我说话,不用自称奴婢,说我就好。”这种有身份差别的词她向来不喜欢,她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也不觉得这些人有什么低下的,而且到底,还是得有这些人她们才能过得更好。

“你想不想跟我进宫”柳七七直接问了出来,这小姑娘,她很喜欢,而且加上她的身世,让她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安家的丫环又如何,她照样可以收为己用,而且这竹冬,是时候改个名字了。

“进宫”竹冬吃了一惊,进宫是说:要带她走吗竹冬看了看柳七七知道她没有在开玩笑,原本被柳七七救了她就很感激,刚才还在想该去哪里,没想到还可以跟着她走,她的运气也没有很坏,不是吗何其有幸,能让她遇见柳七七。

“愿意,奴婢愿意。”竹冬一个激动,就要起来给柳七七行礼,又被柳七七按了下去。

“别激动,想行礼也不用拜我,我还得让摄政王同意。”柳七七转身看向了尉迟慕卿。

“慕卿,我能把她带回去吗”虽然知道尉迟慕卿不会拒绝,柳七七还是问了一下,一来征得一下尉迟慕卿的意见,二来,是为了看看这小姑娘的承受能力和她是否值得柳七七费心,不然就算是留下了她,柳七七也不会太重用她。

“你也需要个人帮忙,带着吧。”尉迟慕卿也看出了柳七七的心思,不动声色的陪她演了下去。

“摄政王”竹冬直接愣在了那里,她躺在那里看不太全面,原本以为只有柳七七一个人,没想到还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更没想到是摄政王,“奴婢拜见摄政王。”

被柳七七按着她起不来,但还是对尉迟慕卿点了点头,传说中冷酷无情的摄政王就在眼前,她她竟然还给忽视了,她会不会被弄死,竹冬在心里默默地抹了把泪,她还不如不醒过来。

在心底默默把自己骂了一百遍的竹冬丝毫不知道她真的差点被尉迟慕卿弄死。

“跟我说话,不用自称奴婢。”柳七七又说了一遍。

“是,奴我知道了。”竹冬也惊讶于柳七七和尉迟慕卿的关系,不过还是聪明的没有问。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