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

透过反光镜,白瑶恰好看到了白贺内张扭曲的脸。白瑶心中冷笑,她就知道。内对父女向来是不做无用之事,这次知道了她戏耍了他们,只怕不知道内心是怎样的咒骂自己呢。不过就算如此,白瑶也坚信她的好父亲白贺不敢当着她的面显露半分。

只要自己还存在一分的价值,白贺也要将这一分的价值压榨出来。

真是任何事情都有着两面性啊。白瑶慵懒的靠在车座上思考着,若是白贺不是这种性子,自己早就被白浅和她的母亲啃的连渣子都不剩了吧。想到此处白瑶不由得笑了笑,莫不是自己还要感谢他不成?

不过想到今天早上在阮琪那么刁难白浅的情况下,白浅居然也才只发了这么点小脾气。要是她可不保证还能如此镇定。

“不愧是父女啊……”白瑶不由得念出了声。

“嗯?什么父女?什么啊!”正在车上玩手机的阮琪听到白瑶在念叨些什么,一下子好奇心就被全部勾了出来。

“我在说白浅和我的好父亲啊。”白瑶伸了个懒腰慢慢的开口道。

“他们?他们怎么了?”阮琪不解,“不过今天他们确实好像很奇怪啊,今天早上从那里出来的时候他们一脸……嗯的表情算回事啊?虽然咱们走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车子开走之后我想回头拿一下纸正好看到了他们的内种表情,怎么说呢……很奇怪,嗯。”阮琪一脸认真的回想着今天早上看到的内一幕,得出了现在的答案,他们很奇怪啊。

“亏你还看到了这点啊,那这不就很容易解释了?”白瑶没想到阮琪居然会恰巧看到了这一幕,只是觉得等下解释的时候可能会省下些口舌了。

“是啊是啊,所以呢?然后和父女有什么关系?”阮琪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到这两者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呵,还记得么,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说了一句,你哥哥已经派人来接你了,所以叫他们不用费劲了。”“记得啊,怎么了?况且确实啊,并且白瑶姐你不是也不喜欢和他们有太多不必要的接触么。”阮琪想了想说道。

“那是你没注意。”白瑶轻弹了一下阮琪的脑门,“内时候我说你哥会来人接你的时候,你没看见我内好父亲的眼睛都快直了么,白浅也瞬间收起了她内时候大小姐的傲气。”

“嗯?有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吧,然后呢?”阮琪努力回想着早上还有什么小细节没有被她发现,因为她目前还是没有捋出什么太多的思路。

“可实际上来的人确实你哥的司机啊,你哥可没来。”白瑶终于把重点点了出来,她觉得如果阮琪再不懂,她也实在没办法了。

“他们以为我哥会来?怎么可能啊?我哥最近可忙了好吧。”阮琪惊吓着说道。

“是啊,所以连异想天开这点都想到一块了。”白瑶无语着。

“内时候看到你哥没来现在肯定恨死我了,不然怎么连白贺都拉下他内张老脸来,还美名其曰送送你。”白瑶继续说着“我主要是想感慨白浅的那忍功啊,真是,啧啧啧。要是有人那么对我的话,我估计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放下芥蒂的。”阮琪一边认真听着,一边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好像确实挺厉害的。

“要不是有那样的忍耐力又怎么可能连外公都骗过了。”白瑶想到此处,不免内心闪过一阵恨意。

“白瑶姐……”阮琪知道白瑶可能又想起内段不好的回忆,不免有些担心的出了声。

“嗯?诶呦没事啦,聊了这么多,都到学校了,走吧,下车喽。”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