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电话诉离伤

“混蛋!放开我!”

疯狂的挣扎中,他把我抵在墙上,死死禁锢着我,就是不肯放手。他的舌头强硬地撬开我死死闭住的牙齿,执意卸下我心中紧紧的防备。

我恨恨地轻咬了一下他的舌头,心里恨得发狂,却舍不得用力。爱,让人变得好卑微,明明受了重伤,却还是不忍伤害那个伤害你的人。

他终于停止了进攻,用力地抱住我,声音低沉地在我耳边说:“什么都不要说,不要推开我。就让我这样静静抱你一会儿。”

他的声音似有一种魔力一般,让我不得不安静下来,就这样妥协了,身体固执地僵硬着,心却早就软了,软了。

抱了许久许久,他松开了我,轻轻地抬起我的下巴,暗夜中他的目光似星辰一般闪闪发亮,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如此近距离的呼吸。

幻想过无数次重逢的情形,幻想过无数次我们再度拥吻,可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令人心塞又心悸,发狂又深情,迷恋又忘乎所以。

“刚才你流泪的样子真让我心疼,那时候就想狠狠抱住你了。”他轻轻说道。

“那女人是谁?”我怔怔望着他,一脸凛然。

“一位老总的女儿,以后再和你解释,好吗?想忍住不见你,还是忍不住。看到你抿着的小嘴,就很想拼命吻你,发狠地吻你。”他说完,脸又凑了过来。

我扭过脸去:“靳言,你和她到什么程度了?”

“我从未辜负过你。”他轻轻在我耳边说道。

“滚了?”

“没有。”

“接过吻?”

“没有。”

“抱过?”

“挽过一次我的手,被我推开了,算吗?”他似笑非笑地问道。

“草!”

我忍不住飚了一句脏话。

他“噗嗤”忍不住笑了:“吃醋的小猫。那我问你,刚才你怎么和那么多男人喝酒?”

“应酬!”我生硬地吐出两个字。

“是吗?我怎么感觉像是赌气呢!”他笑道。

昏暗中,他用力抓住了我的手,把一个类似指环的东西迅速套在了我的手上。

“什么东西?”我忙举起手,透过极其昏暗的灯光看到手上一个闪闪发亮的戒指,心里一怔。

“让你安心的东西。戴着吧!以后除非我当着你的面说我们分手吧,不然都不要取下来!”他说。

“不要!”我作势欲摘下来,心里却像是灌了蜜一样甜开了花。只此一句话,我已然明白他没有走,他还在,一切都还在。一瞬间,心中荒芜出又冒出了无数繁花。

他连忙用力抓住我的手:“不许摘下来!不吉利!”

我于是悻悻地松了手,他把我带着钻戒的手紧紧握住,再度把我紧紧拥入了怀中,突然话语柔软下来,像是重重松了一口气一般地说:“你不知道这一年我多么害怕失去你。”

“你早就回国了对吗?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连忙问道。

“晚上晚点我去你房间找你,或者你来我房间,我住在1088,你呢?”他在昏暗中留意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见我们已经在这儿待了挺久,于是说道。

“不要,别了。”我连忙拒绝。

“好,那一会儿忙完我联系你,我先回去应酬完,你也回去吧。”他迅速而果断地做出了决定,说完让我先走出去。

我不禁苦笑,于是走了出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种种不好的联想又浮现在了脑海里。

我回到了座位上,许颂问我去做什么了,我借口喝多了吐了,找了个借口先回到了房间里。

主办方给我们安排的房间比较高级,每个人一间套房,套房的阳台上有浴缸,我让服务员为我泡上了牛奶浴,一个人端着一杯红酒,躺在浴缸里,静静地望着手上熠熠发光的钻戒。

钻石不大,钻戒却很别致,仔细一看,能看到钻戒上刻着的“Y·S”两个字母,是言书的拼音。

他在那样的情形下给我戴上钻戒,意味着什么呢?他没有向我求婚啊,我心里一阵茫然。

我看了无数次手机,都没有电话打来。我心中涌起了无数次的冲动,想通过内部电话打去1088房间。心中无数的疑问浮起来又沉下去,反反复复,内心的那股子矜持却告诉自己,别这样做,别失了最后一点点的高傲,哪怕仅存了一点点。

整整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小时,起来的时候水都凉了,房间里的地暖十分暖和,一个人穿着浴袍在偌大的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着。一杯红酒见底,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时间一分一秒地流淌着,房间里一片沉寂。

好不容易电话响了,我几乎疯一般地抓了起来,结果是小雪打过来的。看到屏幕上的“小雪”两字时,心里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美女,出差有没有艳遇啊?”电话接起来,小雪在那边笑嘻嘻地问道。

“有,遇到了一个极品大帅哥。”

“是吗是吗?有没有后续啊?现在在一起吗?”一向热衷八卦的小雪热切地问道。

“没有。”我悻悻地说道。

“卧槽!该上赶紧上啊!不要矜持!女人你的青春无几了……”小雪又开始吧啦吧啦在电话那头说起她的那一套无厘头的理论来。

和小雪聊了一会儿之后,我找了个理由挂掉了电话,房间里瞬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打开酒店的电视,随意挑了个韩剧看了起来,没想到竟是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蓝色生死恋》。

呵呵,连电视剧都如此应景。我的心啊,似寥落的秋叶一般,悲戚无比。

酒店的电话就在这时候响起,我以为是那些推销的电话,接起来还没等对方说话,便连忙说:“不需要,谢谢。”

“不需要什么?不需要特殊服务?”电话那头,熟悉的嗓音调侃似地说道。

“呵呵,是你啊。”我的情绪依旧怅然。

“等了好久,你也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来找我,我只好想办法问到了你房间的号码。”他在电话那头说道,嗓音如珠落玉盘一般动听。

“我怕打扰你的好时光啊。”我懒懒地说道。

“宝贝,”他柔柔唤了一声,“都这么多年了,你我的心,你我都明白。这样的话,又何须说呢?”

“那你打电话过来是想和我说什么?”我不由得问道。

“想给你一个长长的解释,想当着你的面告诉你,又怕一见到你就控制不住自己,来不及解释就把你扑倒了。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你说,有太多太多的情绪想要表达。可是我如今不是富二代了,不能浪费电话费了,想来想去,内线电话最合适了。”他说。

他的话把我逗笑了,心情不由自主地变好了起来,“我也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问,好多好多的情绪等来安抚。”

“我知道,所以我来了。”他笑。

“今天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完全愣住了。”我说。

“我看到你了,你站了起来,像傻瓜一样看着我。那一刻,我就冲下台去抱住你了。可是我得让你看着我帅帅的样子。今天,我像不像骑着白马突然出现的王子?”他笑着问我。

“王子很帅,身边的女人也比我年轻比我美。”我说。

“你对自己的美貌总是欠缺自信。”他柔柔地说道,随后又说:“王子的努力,都只为了一个人。”

我听到他哽咽了。

于是,我也哽咽了:“我以为我都等不到他的出现了。”

“他告诉过你,他会回来的,不管过了多久。他让我告诉你,谢谢你坚定不移地守候,他现在,终于可以微微有点骄傲地出现在你面前了。”他说。

“是啊,才一年,他就这么优秀了,优秀得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他是被潜规则了吗?所以一夜暴富了?”我喃喃说道。

“他的个性,只能潜规则别人吧?除了你,有几个女人能让他心甘情愿臣服?”他又笑了,“这一年他经历了许多许多事,很多时候他其实就在她的身边,他其实知道她过得有多孤单,其实他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小小的身影一天天地消瘦,看着她坚强地生活着,看着她善良对待他的家人。可是,他不能和她相见。”

“为什么他不和她相见呢?他既然就在她身边,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为什么要让她独自承受那份孤独?为什么他那么自私?”我努力抑制着自己即将喷发的情绪,我几乎就要爆发了。

原来我一切的预感都是真的,原来我们好几次的擦肩而过都是真的,原来他真的就在我附近,原来他一直在看着我。可是,我却无法感知。

我感觉我马上要疯了,我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生气,该难过还是该庆幸。

“因为,他和别人有个约定。那个约定,迫使他不能和她见面。他想请她原谅她,她如果不原谅,他就没有脸再拥有她了。”他沉吟许久后,在电话那头静静地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