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你小心要付出代价

我中专毕业就辍学了,中专读的是师范,在这个年头,师范已经渐渐没落,没有什么花头了。本来想去做个老师的,但是到我们这时候中专毕业的师范生已经没有了做老师的资格了。

我一直没有找工作,摆摊在一家学校的门口做手机贴膜,买一些手机的配件和数码产品。这家学校是一所私人贵族学校,外表上看很普通,但是里面的学生听说非富即贵。我和学校的保安关系混得很好,每天给保安一包香烟,他便让我在校门外的一个小角落里摆摊,学生们一般放学后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自由活动,因为我的贴膜便宜质量又好,所以每天的生意还算不错。

这里的学生是真有钱,手机更新换代的频率好快,这年头流行苹果手机,每一代苹果手机推出来,他们就淘汰了旧机卖新机了。所以后来我积攒了一小笔钱之后,也开始从他们手里回收旧手机,然后再想办法倒卖出去,一部手机运气好能赚五六百的差价,就靠着这样小手段,我的日子还算不错。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靳凡,他大概也没想到会碰到我。当他把手机递过来让我换屏幕的时候,我一抬头,我们两都是一愣。

“怎么是你?”我率先问出了口。

“你怎么在这儿?”他几乎同时开口。

自从那一晚之后,我回到家就把他的微信拉黑了,尽管忍不住对他的头像YY了一把,但是心里明白,他已经把我看扁了,与其留着让他给自己添堵,倒不如洒脱利落些地删除掉。

没想到,世界这么小,我们居然又相遇了。

“手机要换哪种膜?有15元的,20元的,也有30元的。我看你手机壳也有一定磨损了,要么手机壳也换一个吧。”我下一秒就恢复了镇定,摆出了一副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模样。

“就15元的吧。”他坐了下来,坐在我面前的小马札上。

我低着头娴熟地撕掉他的旧膜,用眼镜布擦拭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拿出了新膜给他贴上了,然后对他说:“一共15块钱,手机壳要不要换一个?”

他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来15元递给了我说:“手机壳不用换了,谢谢你。”

“不客气。”我接过钱来,一直低着头没有看他。

他准备从小马札上站起来,结果大概因为他体重的关系,反而一下坐在了地上,他不禁痛呼了一声。

“你把我的凳子坐坏了!”我呼地站起来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凳子也太脆弱了!”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有些痛苦地捂着屁股。

这时候,门口的保安忽然对我高喊了一声:“小妹!快跑!城管来查了!”

每一次城管来的时候保安都会事先对我通风报信,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城管一般很少来这里,每一次来也会事先和学校打好招呼,为了方便这些学生们出门购买东西,学校对我们这些小商贩的存在也是一种纵容的态度,所以我觉得我运气还算不错,找到了这样一片安身立命的小天地。

谁知道今天怎么忽然城管就过来了,我连忙手忙脚乱地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收进了我的大背包了,然后把折叠桌和折叠凳全部收了起来。

靳凡不知道为何也没有走,他帮我一起收拾起东西,我见所有商贩都撤了,当下连忙对他厉声说:“快帮我搬桌子!往天桥的方向走!”

说完,我背着偌大的背包不管不顾地跑了起来,靳凡也不明所以地帮我拿着桌子和凳子跟着我一起跑,我们一口气跑了好久,终于通过了天桥,来到了一家公园附近,当停下脚步的时候,我们两都气喘吁吁,那一瞬间有一种同甘共苦的感觉,我忍不住对他一呲牙笑了起来,大大咧咧地伸手揽了下他的肩膀:“谢了啊,小子!”

“这样就算逃过了城管的追杀吗?”他笑着问我道。

“是啊,这样他们就不会追过来了。要是被他们抓到就完蛋了,东西全部都得被没收,而且还得接受处分呢。”我说。

“是吗?这么刺激!”他居然这样说,气得我白了他一眼,我说,“我们小屁民过得就是这样东躲西藏的生活,你居然还觉得刺激?!你大概没过过苦日子吧?”

他就笑了笑,又岔开了话题,他说:“你刚才不是说谢我吗?请我喝一杯奶茶如何?”

“你那贴膜我就转你5块钱,还得给你买杯奶茶,不过算了,走吧!”我悻悻地说道,想想今天要是没他帮忙我还不一定能这么快逃走,于是就不计较了。

没想到他直接伸手过来拽我的背包,我顿时全身心警觉地看着他:“你干嘛?这里面可是我全部的身家!你打劫啊?!”

他哭笑不得地看着我说:“不是,我帮你拿吧,我看着挺重的。”

我连忙摆手:“不用!这个说什么也不能给你!你帮我拿着桌子和凳子就好!我先把东西放回家里!然后我再请你喝奶茶!”

我家就在这公园的附近一个很破很烂的小区里,家里总共只有三十几个平方,是我父亲当年作为工厂正式职工的时候分下来的,从我出生起就住在那里,后来父亲下了岗,只能天天陪着妈妈一起在街边摆摊卖鸡蛋饼,家从此就安在那儿了,父母赚来的钱都用在我上学上了,也没钱挪地方。

我们那边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快变成危房了,家家户户都坐等着拆迁能够换套新的房子,谁也没舍得去装修一下。我吹着口哨带着靳凡来到了我家,我家在三楼,一推开门里面就是一股霉味,家里堆放着成堆的东西,我的小床安在一个角落里,小床上被我用粉色的帷帐围了起来,床上放着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小黄人,我靠墙的那一面被我贴上了无数的贴纸,床头的柜子上摆放着我的瓶瓶罐罐,一边的红色简易衣架里挂着我的衣服,这就是我小天地里的所有了。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靳凡好奇地四处看了看,皱着眉头说:“这地方能住人吗?”

“怎么不能住,我都住了20年了,你难道见我变成鬼了吗?”我没好气地应声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这地方也太小了,而且很潮湿,你在这里住了二十年?”他疑惑地问道,看他的表情,他似乎从来没见过这么破烂这么小的房子。

我心里瞬间就有了一种想要调戏他的欲望,我把我的背包放好,从他手里夺过桌子和凳子放好了,坐在床上对他勾了勾手,我说:“你过来。”

他不明所以地走了过来,我拍了拍我旁边空余的位置说:“来,坐这儿。”

我的表情格外认真,我一认真的时候眼睛就瞪得很大,我眼睛大得像赵薇一样,邻居们都说这闺女就是眼睛长得好,一看就是古灵精怪的样子。

我越这样,他似乎越有些忐忑,他真的坐了下来。就在他坐下来的那一刹那,我一个翻身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手勾上了他的脖子,我说:“你不是说这个地方不能住人吗?我就让你体验体验这个地方住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连忙想推开我,却推不开。他又站了起来,我还是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了他的身上。

“喂,你矜持一点儿。”他不禁喘起了粗气。

“对待帅哥我没办法矜持。”我说完,得意地吹了个口哨,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你别这样,我不喜欢女人这么大胆。”他拉下脸来,使劲把我从身上推离,我却死不撒手。他推得急了,我干脆在他手臂上大咬一口。

“靳凡,我要和你做。”我直截了当地说道。

“别闹!”他拉低了声音唬道,但是我看到他眼神里有了一丝丝的心动。我知道他能跟我一起跑,就证明他对我并不反感。我长得又不是很差。

“快点,做不做?”我凶巴巴地问道,我说,“不做你别想出这个门!”

“你他妈难道是蜘蛛洞的蜘蛛精吗?我怎么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生!”他气急,忍不住爆了粗口。

我这时候忽然觉得他有些可爱起来,今天的他依然是一副黑白的打扮,白t恤,黑裤子,高高瘦瘦的样子真是耐人。

遇到靳凡之后,我忽然发现原来我有做色女的天分。我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男生在我生命里可遇不可求,既然老天让我们第二次遇到,我就一定要把他搞到手,让他成为我的男人。

“对啊,你怕吗?你不用怕,你又不是唐僧,我不会吃了你的。”我笑嘻嘻地说着,双腿盘在他的身上,我的体重他把我抱起来似乎轻轻松松。

“你这么挑逗我,小心要付出代价。”他很快回过神来,眼神有了一丝坏坏的戏谑味道,让我突然意识到,眼前这男人绝对不是老老实实的唐僧。真坏起来,也许我并不是他的对手。这么一想,我忽然觉得更有意思了。

谁能料到,早早就出摊的爸妈今天破天荒早早回了家,一推开门见我们两这一副样子,顿时傻了眼地站在门口。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