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大婚

“你妈妈走的时候,给你们两一人留了样东西。”父亲哆哆嗦嗦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红布,抖开后,里面放着一对银手镯和一对银脚镯。

我记得这是妈妈早年的时候戴在手上的手镯,后来就没有见妈妈戴过了,父亲又说:“这是你妈妈当年嫁给我的时候,你外婆特地为你妈妈做的。没能看到你们姐妹两结婚、没抱上外孙是你妈妈最大的遗憾,她临终前嘱咐我,等你们出嫁的那一天,要给你们亲手戴上。我已经想好了,这副手镯你们两一人一只,这副脚镯你们也一人一只,希望你们姐妹两以后一辈子好好走。小画,你姐现在终于稳定了,你什么时候能找一个踏实靠谱的男人过一辈子,爸爸这颗心就算是彻底地放下了……”

父亲说完,拉我我们两的手来,给我们各自戴上了一只银手镯,又把那副脚镯拆分出来,递给我们一人一只,又说:“这东西现在也不值钱了,当年却是你妈没日没夜出去打零工赚钱给自己买的,算是你妈妈送给你的结婚礼物。”

“爸,我还没结婚呢,你现在就给我做什么?我的你先收着吧,等到我结婚那天你再给我。”小画嘟着嘴说道。

父亲无奈地笑了笑,指了指她的脑袋说:“你啊,谁知道你结婚要到什么时候,你奶奶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你自己倒是好,一点都不操心。”

奶奶如今已经没有早几年那么健朗了,渐渐有些老年痴呆,和她说话总是要说好几遍她才能听得清楚,所以她并不知道我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只见我们难过,她也跟着难过;见我们笑,她便跟着笑。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饭之后,我和父亲的心结算是彻底地解开了。其实现在女儿出嫁和过去已经不一样了,过去女儿出嫁便仿佛泼出去的水,从此再也不是这家人了;现在我虽然嫁了,但还是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多,所以倒没有那么大的伤感。

大婚的日子终于来临了,一大早,化妆师便早早上门,为我描眉化妆,穿上礼服,等待着迎亲队伍的到来。

大婚这一天,阳光灿烂,风和日丽,一大早,我的房门口便围满了人。潘家小镇上所有人都惊动了,酒席从村口摆到了村里,铺了整整两里地,请来的也都是本村的厨师,一大早上整个村子便能闻到各种美食的阵阵香味。

这一次婚礼之所以采取中式的,声势弄得这么大,其实也是为了宣传潘家小镇的民俗与古风,这样正好和农家乐还有刑风的旅游区完美结合在一起,所以这一场婚礼将同时作为潘家小镇的宣传片进行拍摄,这样一来,声势十分地壮大。

叮铛带着球球和晓晓早早就在门口张望迎亲的队伍了,我穿着凤冠霞帔留在闺房里,大姐和小画都陪在了我的身边,农家乐的一些未婚姑娘都穿着伴娘服给我做了伴娘。

“听说不少媒体都来了,小书,你和靳言要出名了。”小画笑着说道。

我微微笑着,头上的凤冠戴起来让头特别地沉重,可是心里却是异常的高兴。

大姐说:“靳言的作风一向都是高调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娶了小书。”

“姐,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到?”我问道。

“应该快了,孩子们都在门口等着呢,要是来了的话,估计早早就进来通报了。”大姐说道。

大姐话音刚落,就听到三个孩子连跑带跳地进来大喊道:“来了来了!”

鞭炮声震耳欲聋地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大姐连忙为我披上了红盖头,原本还在待命的大家顿时忙成了一团。只听见鞭炮和喜乐的声音越来越近,这时候叮铛大喊道:“哇!靳叔叔是骑马过来的!好帅!”

“哇!还有花轿!大花轿!”又一个和叮铛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大声喊着。

听到新郎来迎亲了,大家都沸腾了起来,气氛一下热闹起来,到处都是欢天喜地的热闹气息。而我对这一切没有太多的期许,我唯一的夙愿便是可以在经历这样的大俗大喜之后,和靳言平平淡淡地相携走完这一生。

终于要再见到他了……当靳言穿过大家故意设置的重重阻碍终于进门时,我透过红红的盖头隐隐看见了他的身影。

周围都是一片喜庆的气息,耳边不时传来大家议论纷纷的声音。吉时一到,我和球球坐上了传说中的大花轿。

花轿上,球球问我:“妈妈,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去爸爸家,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幸幸福福地在一起了。”

球球听我这么说,顿时紧张地握住我的手,我伸手揽过球球的肩膀,坐着一颠一颠的花轿到了村口。因为潘家小镇离H市的距离较远,不可能一直抬着花轿去H市,所以在村口的时候,我和球球被请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婚车里,坐上了婚车一路开往H市……

这一路上我都盖着红盖头,只能隐隐看到靳言的身影,隐隐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就连婚车也没有安排我们坐在一起。

到了H市之后,我在大家的哄闹下被扶进了门,跨了火盆,拜了天地,被送进了房间。

当晚,我换上了平常的衣服静静地坐在新房里等待着靳言回来。球球已经被许阿姨带在了身边,今晚的洞房之夜,是属于我和靳言两个人的。

终于,靳言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已经明显喝醉了,一进门脸上就呈现出掩藏不住的笑意。

“我来了,老婆。”一开口,身上浓浓的酒气便传了过来。

我走过去替他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他一把抱住了我,笑嘻嘻地凑在我耳边问我:“老婆,今天是不是你最幸福的日子?”

“只要和你在一起,每一天都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我搂着他的腰,看着他喝得红红的眼睛,知道他已经喝了不少酒。

“老婆,我今天特别地开心。开心不是因为婚礼这个仪式,而是通过这个仪式,我现在让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靳言的老婆了。”他乐呵呵地说道,忍不住在我脸上亲吻了一口。

“你喝多了,我给你脱了衣服,你赶紧去洗个澡,清醒一下。”我说。

“不要,我要抱着你,快叫我老公,快点儿。”他不依不饶地抱着我,醉醺醺地说道。

“老公……”我小声地叫了一句,他捏起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抬了起来,深情款款地对我说:“今天婚礼上的那些话,是说给大家听的。有些话,我是想单独说给你听的。老婆,我现在没醉,我很清醒,我也一定会为我接下来的话负责。”

我柔柔地望着他,他搂着我在床上坐了下来,然后,他缓缓地说:“我知道婚姻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也知道等一切平静下来,我们的生活会变得越来越平淡。但是老婆,从现在开始,我可以向你保证,不管以后我们的生活变得有多平淡,我都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我们一定会幸福。”

其实靳言的这些情话已经在我耳边说过许多次了,可是深深爱着的两个人,情话无论说再多次都不会觉得腻。尤其是这一晚,他的承诺分外显得有分量,他的眼神也格外真诚。

同时,我也握住了他的手,我说:“老公,从此以后,我这一辈子都是属于你的人了。无论斗转星移,时光如何变迁,我都只愿意和你在一起。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你。”

“老婆,我也是。希望我们从今以后能够好好走下去,白头到老,好吗?”靳言说道。

“我们会白头到老的,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说。

靳言顿时紧张起来,连忙问我:“什么事?你还有事情瞒着我?”

我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悦的神情,靳言先是惊讶,继而喜悦地望着我:“天啊……老婆你难道……?”

我点了点头,抬头无比开心地望着他,我说:“球球从怀孕到出生的过程你没有来得及参与,但是咱们的第二个孩子,你可以好好表现了!”

“我又要做爸爸了?!”靳言高兴地一下跳了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我,半晌拍了拍脑门问我:“难道就是求婚那天怀上的吗?”

“算日子的话,应该是那时候。”我笑着说道。

靳言激动得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又忍不住把我一下抱了起来,他根本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于是忘情地吻上了我的唇……从最开始的醉夜沉欢,到最后的一吻缠情,我忽然觉得,我和他从一开始,便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感谢命运给我们这样的安排……这一生,从此无怨无悔。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