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李敏这个孙子!

刑风见我脸色煞白,明白肯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我们立马和小雪说了声,开着车就往四季赶去。

我对刑风一直以来都十分信任,对他从来都是知无不言的,在车上,我告诉了他我和多米一些事情的经过,以及多米会催眠这件事。

刑风听到后十分震惊,我们快速来到了四季足浴的门口,走进去跟服务员说我们要去008,结果服务员告诉我们,说客人吩咐过了,没有他们的许可,任何人不许进去。

我一听就急了:“我老公在里面!如果他和别人乱搞了,你能负责吗?”

“女士,我敢确保,里面除了两位先生之外没有女人!”经理出来了,笑着说道,“客人脾气很大,我们得罪不起。”

“客人脾气大,我他妈脾气更大!我就是要进去!你们别想拦住我!”我不管不顾就往里冲,刑风见我这么着急,于是把那个经理拉到一边说了两句,那个经理面露难色,这时候我已经率先冲进了电梯,直接去了楼上。

四季之前和我靳言也来过两次,这里比较正规,除非客人强烈要求,一般倒是没有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发生。我轻车熟路地去了三楼,找到了008包厢,两个服务员连忙过来拦住我:“客人正在里面谈很重要的事情!女士,客人吩咐了任何人不能进入!”

“我说了别拦住我!”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我的脑海里忍不住勾勒出靳言正被多米催眠,嘴唇对上他的嘴唇,没准衣服都脱到了一半,正干柴烈火着……

一想就不能忍,我不能让我的男人被一个男人所侵犯!我不知道从哪来的一股巨大的力气推开了两个服务员,威风凛凛地大力把门一脚踹开,没想到,里面的情形让我懵了。

里面和我想象的情形没有一丁点儿搭边,四个男人正穿着足浴服围坐在茶桌旁谈笑风生,我这样的举动一点儿都不大义凛然,反而显得十分丢人。

靳言一看到我,居然十分愣神。紧接着,刑风也赶过来,他一头大汗出现在门口,一看屋里的情形就明白了。大概屋里的人他也认识,他连忙笑着寒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路上堵车了!靳言说李总和王总都在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他还真请到了你们!不容易啊!”

刑风很快融入了情景,我的大脑尚处于一片空白之中。这种情况下,没人帮我解围的话,我根本就百口莫辩。

“这位女士你应该走错了,你老公在隔壁包厢,这里不是。”刑风低头对我说道。

我这才意识过来他在给我台阶,于是连忙对他们道歉,然后退出了包厢。整个过程里,靳言一直冷冷看着我,没有给我一个好脸色不说,甚至连我那么尴尬,他都没有为我解围。

我转身之际看到了多米脸上得逞的笑意,让我难过的是,为什么多米能够拿靳言的手机给我发送短信?因为如果短信是靳言发送的,情形明显不会这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刑风也搭进去了,我于是只能下楼,回到家默默地等待。没想到,靳言一夜未归。

我等了一夜,从晚上八九点一直等到了隔天早晨六点多,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心都凉了。刑风后来打来电话,说我有点儿小题大做过于担心了,依他看来多米很正常,和靳言也就是一般的互动,让我以后别疑神疑鬼。我明白,他对此颇有微词,毕竟男人都是爱面子的,这样在商场的朋友面前失了身份,他是不想的。

我对刑风道了歉,他告诉我他们12点左右就散了,靳言说开车把多米送回家去,他于是一个人回的家。

一晚上,天知道这种难熬的滋味。我一直等到了早上8点,靳言依旧没有回家。我按捺不住,于是迅速起身准备去公司看一看靳言有没有来。

结果我一去公司,靳言好好地在办公室里坐着,好几个技术部的人都在,我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以为他们是在谈事情,突然就听到靳言一声喊:“好!现在释放技能!对对!快快!”

原来他们在玩游戏……我这心情真的是,简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昨晚玩了一夜吗?”我再也不想顾忌什么,走到他的身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嗯。”靳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坐在他旁边的多米看了我一眼,这时候,他们游戏结束了,靳言笑着说:“小吴最近水平不错了!还有个五杀!很好!”

他们说什么我并不是很懂,靳言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放开,我于是乖乖放开了,靳言对大伙儿说:“都散了吧大家,我和潘总谈点事情。”

所有人都离开了办公室,多米却一直没有动。靳言叫了一声:“多米,你也出去吧。”

多米这才起身,就在他转身之际,他极为怨毒的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就像宫廷剧里那些被抢了恩宠的女人一模一样。

多米一走,我飞快地冲过去关上了门,然后又飞一样扑到了靳言的怀里:“我都吓死了,现在你只要一和他在一起我就提心吊胆。”

“昨天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跑去四季了?我后来没联系你,是多米一直缠着我喝酒,我不想喝又不能推托,所以叫了公司的人过来一起打游戏。”靳言说。

“昨天没发生什么吧?是你发短信让我赶紧过去,我以为你们在一起出事了,所以就连忙去了,谁知道是那样。”我说。

“我没给你发短信啊。”他狐疑地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手机的发送箱里的确有一条短信。这一条短信,把靳言给激怒了。

“你等着!我现在把多米叫进来,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靳言说完,拿起座机打了多米的电话,不一会儿多米就来了。

靳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对多米说:“多米,我知道你一向喜欢恶作剧,但昨晚这信息,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多米愣了一下,靳言一直惯着他,大概他没有想到靳言会发难,顿时低着头说:“这个……昨晚逗逗小书而已,哪想到她那么认真。其实她好好想想就知道了,在足浴店能出什么事情。”

“以后我和小书之间不管发生什么,冷战也好,不和也好,我希望你不要搀和尽力。你们两那点儿情况我不想多问,也没有怪过你,但是兄弟之间应该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不该做,不要以为我没怪过你,错就全在小书身上。”靳言有史以来对一次对多米说出这么严厉的话,不单单是多米,我也懵了。

可是我蒙圈的同时同样很是感动,我知道他的心始终和我在一起,他明知道这时候对多米发难很不理智,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多米扁了扁嘴,竟像女人一样委屈,他什么也没说,扭头就往外走了出去。他一走,靳言一把把我抱在了怀里,他说:“老婆,你受苦了。”

“这没有什么,只要你心在我这里就好。”我说。

“我打算和他谈谈,让他辞掉工作。之前我一直把他当兄弟,但如果他真的是你说的那种人,我不会久留,也不会纵容他。我的底线,就是绝对不能有任何人破坏我们的感情。我不会有,你也不能有。”他紧紧抱着我,用力地说:“我无法再想象和你分开后的生活。”

“嗯,那样最好了。不过现在让他辞职,合适吗?”我强忍住欣喜地问道。

“没事,大不了少赚点钱。”靳言说道。

其实我明白现在放弃多米对靳言而言并不容易,他已经渐渐展露出当年他父亲白手闯天下的那种野心,事业上渐渐有了自己的格局,此时此刻,正是需要别人大力帮他的时候。

“你不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目的了吗?”我不由得问道,随后,我把刑风所说的李敏的事情告诉了靳言。

靳言一听,语气顿时凝重了:“妈的!李敏这个孙子!他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吗?”

“他后来有去看过靳伯伯吗?”我不禁问道。

“他假惺惺地关心过许阿姨和我两个弟弟,我让许阿姨别理他,不过许阿姨心软做不到不理。所以,现在还有点来往呢。一直没撕破脸,明知道他吞了我爸很多钱,就是没办法把他怎样。现在的生意,有些伙伴他也会假惺惺地引荐一下。不过,他肯定不希望我发财。”靳言说着。

“刑风也说要多提防李敏,他说有空和你聊聊。”我说。

就在这个时候,多米又一次不敲门就闯了进来,我和靳言连忙松开彼此。多米语气很急地对靳言说:“你爸那件事,有新的进展了!你还想不想知道?”

“什么进展?”靳言问道。

“跟我走就是了!”多米甩了甩头,示意靳言跟着他走。我下意识拽住了靳言的手,靳言一时踌躇不已地看着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