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灰姑娘的爱情

刑风走后,靳言迫不及待把我拥入了怀中,他紧紧抱着我,我能够感受到他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我们无言地静静拥抱在一起,说再多都是多余。

许久后,他低头,捧起我的脸,深情凝望着我的眼睛,我以为他要吻我了,于是略带羞怯地闭上了眼睛。

谁知,几秒后,他深深吸了下鼻子,问我:“你几天没洗澡了?”

啊……好像自我回家那天起就没洗过,算起来应该有两三天了。

我惊慌失措睁开双眼,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我身上有异味吗难道?”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贴近我的脖子用鼻子用力闻了闻,紧接着表情变得非常难看。

我更加慌神了,连忙扯着衣领使劲闻了几下,也不知道是我习惯了还是怎样,我没有感觉出有什么异味,可是他的神情,看起来并不像是装出来的。

“真的很臭吗?我怎么闻不到?”我红着脸问道,顿时感觉浑身都不太自然起来。

“嗯,很臭,不过不是你的气味,是臭男人的气味。”他直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呼……我简直无语,不由得瞪着他说:“你吓我一跳,弄得我还真以为我身上有什么气味呢。”

“你身上怎么会有男人的香水味道?嗯?你是不是这几天和刑风……?难不成你对他动感情了?”他气呼呼地捏起我的下巴,十分认真地问我。

“没有,可能是他车上的香水味道吧。”我语气镇定地回答道。

他再次趴过来闻了闻,依然很不放心地问我:“真的没有?”

他微蹙的眉头、认真的表情、吃醋时的紧张模样此时在我眼里特别的可爱,再配上他那一头泡面似的头发和那一身花里胡哨的衣服,更让我觉得怦然心动,我懒理他那些没有营养的问题,干脆双手勾上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唇,边吻边嘟囔了一句:“这就是我的回答。”

他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他迅速抱紧了我,热切地回应着我的吻,他的舌尖像灵蛇一般与我的舌尖自由交缠,我们情不自禁地滚到了沙发上,他的手灵活地解开了我上衣的纽扣,冲破层层枷锁,最终到达了他所想要到达的“彼岸”……

就在我们难舍难分之际,突然身后有人推开了包厢的门。我和靳言惊慌失措之余瞬间坐了起来,我连忙捂紧上衣,靳言则低吼了一句:“阿杰你冲进来干吗?”

“报告靳少,阿松传来消息,沈小姐已经现身楼下,正往这里走来。情况突然,我必须进来报告。如有冒犯,请靳少原谅!”阿杰机械地回答道。

“妈的她是怎么知道我来这里的?”靳言凶巴巴地吼了一句。

“她定位了您的手机,无论您去哪儿她都一清二楚!”阿杰站得笔直,声音洪亮无比地回答道。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说?!”靳言站起来,大声质问道。

“对不起,我们能力有限,对于高科技知识一窍不通,请靳少原谅!”阿杰站得更直了,声音也更洪亮了。

我记得在本色娱乐会所工作的时候,也有过客户手机被妻子花钱请人定位、从而找过来大闹一场的事情,没想到,沈紫嫣现在居然也开始对靳言用这一招。

我连忙扣紧上衣的纽扣,把外套穿好,再望向靳言,只见他眉头皱成了一条直线,拳头攥得很紧,猛地一拳砸在了桌上,玻璃桌面瞬间出来了花朵一般的裂痕。

“我最讨厌这种被人步步紧逼的滋味!”靳言十分无奈地说了一句,随后,他突然拽紧了我的手,他说:“小书,我们走!”

“去哪儿?”我问道。

“别管,跟着我跑就好,我目前还不能和她有正面冲突。”

他吩咐阿杰拖住沈紫嫣,随后带着我以无比飞快的速度向12楼的安全通道迅速跑去。我们沿着黑乎乎的楼梯一路往下迅速飞快,好几次我险些摔倒,都被他稳稳扶住,他似乎有夜视眼一般敏捷地穿行在这黑漆漆的楼道里,一口气跑了好几层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个没有锁住的安全通道大门,从那个安全通道大门向内跑去,跑到了电梯旁边,再坐着电梯一路到了地下室。

这过程里花了不少的时间,靳言和我额头上都跑出了汗,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他不管不顾地跑着,就在快要跑到他车附近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紧接着迅速捂住了我的脸,拉着我躲在了一根立柱的背面,小声说:“别说话,她好像在我车旁边等着。”

他的那辆橙色跑车格外扎眼,我偷瞄了一眼,发现的确如他所说,沈紫嫣和那个短发正站在车前神情焦急地左顾右盼,似乎吃定了靳言一定会来开车。

“现在怎么办?”我深呼吸了一下,极小声地抬头问靳言。

他脸上映满了深深的无奈,此时我们再回头去电梯口已经不可能了,短发已经在沈紫嫣的授意下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了,地下停车场的消防通道离我们很远,我们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会被她们发觉。

靳言拿出了手机,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随后拿到我的眼前,我看到那上面写着:“只能委屈你先蹲在这儿,我一个人过去带她们走,然后你再走。”

当我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心里立马涌起无数的委屈。一开始重逢的喜悦完全被这一行字给冲散了,我明白靳言这么做是为了不想横生事端,我也明白他现在或许心里有着诸多无法诉说的无奈,我更明白他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我不让任何人知道他再度和我见面了,可是为什么心里却觉得那么那么委屈。

他觉察到了我神情里的失落,他又飞快地打了一行字:“我爱你,别难过。听我的,好吗?”

或许是这三个字给了我许多的安慰,我艰难地点了点头,他拥着我在我的额头上深情一吻,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躲藏好,然后堂而皇之地朝着沈紫嫣的方位走了过去……

我不敢探出头去看他,但是地下停车场如此空旷,我距离他们的距离并不远,他们的对话一字不差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你在这里干嘛?”

“靳言,你不是去学校参加比赛了吗?怎么你来这里了?”

“我去哪儿用得着你管吗?”

“人家不是管你,人家只是想你陪我吃饭嘛,听说楼上新开了一家泰国餐厅呢。哼,你自己一个人去吃,也不带上我一起。”

沈紫嫣嗲嗲的声音在我听起来格外刺耳。

“放开,别抱来抱去的,上车吧!”

她抱他了?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地探出头,像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丑一样在暗地里窥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见沈紫嫣正挽着靳言的手臂,以一副无比讨好的姿态钻向他的怀里……

心像是在滴血一般,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不嘛,我还饿着呢,我想去楼上的泰国餐厅吃饭,你陪我去。”

“草!真受不了你了!放开我就带你上去,要不然你就自己去!”

“好嘛好嘛,你都快成我未婚夫了,还对我这么凶!”

……

他们的对话声越来越远,我心碎不已,探出头望向他们的背影,只见靳言大步流星地朝着电梯口走去,穿着一身紫色短裙的沈紫嫣拎着坤包小步慢跑吃力地跟了上去,再度不管不顾地挽上了靳言的手臂,短发则像保镖似地跟在了他们的身后,三人先后上了电梯……靳言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地下停车场一下变得安静了,我环顾着地下停车场里一部部静静停放着的车辆,随后,我一眼看到了停放在靳言那辆橙色超跑车旁边的那辆橙色奥迪TT。同样的色系,一辆霸气而张扬,一辆娇小而靓丽,两辆车并排静静停放着,俨然是这死气沉沉的停车场里最引人注目的风景,我想路过的车辆或行人大概都会嘴里感慨一句:“现在的富二代,真是有钱!”

而我……我只能龟缩在这寒气森森的角落,以现在这样充满哀怨与辛酸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离去。

童话终归是童话。现实里,就算王子为爱甘愿变身为青蛙,可是他一旦回归,依旧是王子啊。而灰姑娘,即便她穿上了公主的水晶鞋与王子跳上了舞,当午夜钟声敲响之时,她还是只能落荒而逃。

相恋时有多贪恋这怦然心动的欢喜,离开时便有多难忍这悄然别离的痛苦。原来爱与相守,中间隔着那么那么远的距离。而我,为什么明明知道我与他并不可能,却还始终怀揣着无数的希冀?

我独自一人沿着地下室的出口走了出去,外面的风很大,树似乎都要被连根拔起,白天还晴空万里的天气,晚上突然便遭到了风暴的侵袭。人生,不也是如此无常么?

我笑了笑,冒着寒风瑟瑟发抖地走了近半里路,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车,该回哪儿还是回哪儿去。

路上,我收到了刑风发来的一条短信:“丫头,别忘了周一早上来报道。”

“丫头……”我轻轻在嘴里呢喃了一句,唇齿相交之际,寒冷的心顿时也有了微微的暖意。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