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你陪我演一场戏

我转过头正视着他,在此之前我从未如此严肃认真,我一字一句地说:“这个人不是我,我目前的生活朴素简单,我觉得很满足。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也不管你脾气有多大,请不要试图改变我,我觉得你没有这样的权利去决定我应该怎么活着,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我,只有我自己说了算。”

我也不知道我从何而来这样的勇气,掷地有声地说出这样一番话,当我说出来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诧异。我向来不善言谈,我也一向不喜与人争辩,可是在那一刹那这种观念在脑海里油然而生,那个声音并非来自于我的身体,而仿佛是来自于我的灵魂。

那一刻一句诗从我脑海里油然而生:“腹有诗书气自华。”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如此较真,更无法明白他想打扮我怎么就触碰了我的逆鳞,他第一次被我的话所唬住,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但可能因为一下抹不开脸,他拉下脸来说:“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真是欠收拾了!”

“我去换衣服啦!”我轻松地笑笑,无奈他却并不放手。

“别换啦!这套衣服送你的!”他说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目光直接挪到了别的地方。

“我平时也穿不了这样的衣服,买给我太浪费了,这个地方的衣服一定很贵吧?”我不断推脱。

“让你穿上就穿上!最起码今天晚上给我穿上!我带你去酒吧玩!难道你要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去酒吧陪我吗?”他黑着脸问道,气得鼻孔都冒烟了。

“酒吧?我不去,我不爱去那种地方。”我顿时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刚到H城的时候,小雪曾经拉着我去过一次,酒吧里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感觉心脏病都要发作,我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了念头。

“从现在开始,你再敢忤逆一下我的意思,你就自己想想后果!”他恶狠狠地瞪着我,那副神情让站在我们身边的营业员都下意识退了两步。

靳言虽然年纪不大,但可能他从小到大所处的环境使得他身上独特的威严,他一言不发往那儿一站便气势逼人,他如果双目圆睁怒气冲冲,更是令人胆颤心惊。

我入职这么久,从未见过他的父亲来过本色娱乐会所。据说会所名义上是他父亲的,但是实际上他父亲在他高中毕业后就把这家会所交给了靳言自己打理。传闻中他父亲的气场更是摄人,但是我还无缘见到。

我知道靳言是真的动了怒气,他每一次真生气的时候,鼻翼两边都会微微的颤动。我于是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自己乖乖戴上了耳钉,穿上了高跟鞋,结果第一次穿高跟鞋十分不适应,差点儿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还好被他扶住了。

“真是服了你了!怎么世界上会有这么笨的女人!”他虽然埋怨,但是脸色一瞬间轻松了许多,开始有了微微的笑意。

半小时后,他真的带着我出现在了酒吧门口。

“我敢打赌他们一定不知道你是谁,你信不信?”刚准备踏入,他冲着我狡黠一笑道。

“他们是指谁?”我不禁问道。

“就是我那帮朋友。007,你陪我演一场戏怎么样?”他眼睛不停转动,脑袋里不知道又装着什么恶搞的念头。

“什么戏?”我茫然问道。

“我比较欣赏你第一次冲进包厢的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晚上再给我演一演,如何?”他问我。

“啊?怎么演?”我无比诧异。那一晚也没有天不怕地不怕,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而已。

“等会看你表现!”他也不说什么,拉着我就进去了,路上让我挽着他的手,我犹豫了一下,他直接就走我前面了,真是拽得二五八六。

这家酒吧是H城里最好的酒吧,我们前去的时间点正是这里最热闹最火爆的时间段。靳言一到酒吧整个人就欢脱起来,拉着我在人山人海里穿行,最后找到了他那帮朋友所在的卡座,拉着我坐了下来。

所有人看到我皆是一愣,之所以愣神,我想大概是看到靳言拉着我的手,这副景象对于他们而言太过稀奇。不过我明白,靳言晚上不过是想让我陪他演戏,而已。

不远处几个衣着性感的女郎正在台上卖力地扭动,舞池中央无数年轻男女也在忘情摇摆,服务员端盘在人群里自由地穿行,酒吧的一角还传来了因为发生争执而打斗的声响。这里仿佛是一个歌舞升平的盛世,被酒精迷醉的眼神却透着无尽的迷茫与哀伤。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这位美女是谁啊?怎么之前从没见过,靳少?”经常和靳言在一起厮混的秦洋端着酒杯过来搭讪。

我知道他,他是H城最大的的度假村花园度假山庄老板的二公子,从小就和靳言混在一起,现在也在小画那所大学里读书,不过性质和靳言一样,基本不出现在校园里。

秦洋个子大概一米七五的样子,嘻哈风格打扮,皮肤白皙,身材微胖,酷爱戴鸭舌帽和黑框眼镜,打起架来也是一个狠角色,据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曾经还因为一起打群架大腿上被捅了一刀,差点儿落下残疾。

靳言深沉一笑,把目光投向了我,似乎想看看我如何应对。我虽然很少交际,但是看过的杂书实在太多,古惑仔类型的也看过不少,知道点江湖规矩。我于是也拿起酒杯,微微一笑,和他碰了一下,笑着说:“幸会,很高兴认识你们。”

然后,我们各自端着酒杯一仰而尽。

秦洋的眼里露出了赞许的神情,他微微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拍了拍靳言的肩膀调侃道:“现在口味变了啊,喜欢这一款的了。”

靳言并未反驳,拿起啤酒给我们三个人分别满上,又一起喝了一杯。

“靳少以前是什么口味?”我不禁问道,话一出口,就被靳言横了一眼。

秦洋一直和靳言混惯了,太了解靳言的脾气,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于是继续说道:“以前啊,他比较喜欢身材劲爆、前凸后翘的。你嘛,属于小清新类型,印象中他第一次找这种类型的。”

他没说我丑,这倒是真令我意外。从小到大别人也都说我没有我妹妹好看,导致我很少照镜子,对自己的容貌究竟是美是丑根本没有什么概念。

“你话有点多了,洋仔。”靳言笑着骂道。

秦洋嬉皮笑脸地伸手勾着靳言的背说:“这么维护这个妹子啊,她到底是谁啊?”

“你不认识,隔壁大学里的学妹。”靳言搪塞道。一句话,让我心里顿时黯然几分。

这时候,一直在卡座的另一侧和几个美女窃窃私语的沈紫嫣朝着这边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她直接坐在了我的旁边,细细打量了我之后,然后嘲讽地说道:“哟,这不是那谁么?”

“你认识?”秦洋立马问道。

靳言抬起头,目光如箭一般望向沈紫嫣,沈紫嫣顿时悻悻地不敢多说:“不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呢。靳少,这美女是谁啊?也不给大家介绍介绍。”

“你好,叫我小书就好。”我转过身笑着对沈紫嫣说道,同时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沈紫嫣。”大概是靳言在场的缘故,她也不敢表现得过于嚣张。不过在握手的那一刻,我明显感她手上的力道着实不轻。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