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我的心里只有他

当天傍晚下班后,我迅速坐车溜回了家,我压根没有想去陪赵秦汉吃饭的打算,也没有想过他真的会满城找我。不过,晚上6点多的时候我心里的不安情绪越来越重,于是,我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了衣服之后,走出门随意在楼下找了家饭店坐下,点了一碗面,然后静静看着手机,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晚上时间7点整,我站起身来准备朝门口走去,却看到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门口,赵秦汉打扮一新从车上走下来,脸上扬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我准时出现了。”

“你怎么……?”我惊讶不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能够找到我的所在地,我挑选的这家饭店不仅很小,而且地点十分偏僻,难道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吗?

“你要我站在这里说完,还是和我一起去吃饭?”赵秦汉笑笑地看着我,他破天荒穿了一身十分考究的西服,看上去整个人的气质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你要穿这么华丽的服装,在这个小饭店吃饭吗?”我问道。

“你说过我只要找到你,你就陪我吃饭和喝酒,可是没说一定要在这个饭店喝酒,不是吗?”他笑着拉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既然说出了口,自然要履行承诺,于是我上了车,他随即坐上来,开着车带着我迅速驶出了这条逼仄的马路。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不禁问道。

“我太了解你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离开这一个片区,因为你比较宅,对这个片区之外的一切都不够熟悉。”他自信满满地说道。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把所有的饭店都找完吧?”我诧异地说道。

“我一声吩咐就好了,不需要自己亲自找。你一出现在这家饭店,老板就已经通知我下属了。”他笑道,随后温柔地看了我一眼,“带你去买进衣服吧!你穿得有些随意。”

“无恩不受禄,我就是这样一个随意的人,你如果觉得丢人,可以把我放在我家门口,一切会变得格外简单。”我呛声道。

“小辣椒。”他笑着嘟囔了一句,脸上一脸高深的表情。

“不要搞得我们好像很亲昵,好吗?”我冷冷说道。

“其实你已经喜欢上我了,你没发现,你只要和我在一起,就不像是你的个性么?”

我无奈一笑,扭头望着窗外,觉得这是我听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

赵秦汉带着我来到了一家高级法国餐厅,整个餐厅似乎都被他包下来了,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没有其他客人。我们刚入座,小提琴师立马过来为我们独奏了一曲小提琴曲,随后,一位外籍服务员走过来优雅地鞠躬,用英语问我们需要什么。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赵秦汉用流利的英语和那位服务员交流着,随后又温柔地问我要什么,我懒懒地说了一句“随便”,赵秦汉微微一笑,不动声色为我点好餐后,把菜谱递给了服务员。

往昔的回忆又被勾了起来,这一切都是曾经靳言带着我经历过的啊,或许场景有所不同,但是这种奢华和优雅,曾经和靳言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一一感受过。曾经心里的震撼,对男人气质的迷惑,都随着青春给了那个人。如今即便再经历这些,已经没有了那种最开始的新鲜感,甚至有些许的疲于应付,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哪里是我心里想要的那个他!

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粗茶淡饭荆布罗裙又如何,都是天堂一般的好时光;和自己无感的男人在一起,琴声优雅如梦如幻,亦不过是过眼云烟,徒增伤感罢了。

想到这里,我对着赵秦汉歉意地笑笑,我说:“其实你真的不必为我费这样的心机。”

“在你的理解里,是心机。在我的理解里,是心意。”他讪讪说道,随后贴心地把餐布为我铺上。

“如果最后你还是得不到我,你会需要我的补偿吗?我觉得欠着一个人那么多情分,不能还的感觉不好受,这是我对你态度不好的原因。”我想了许久,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我知道你想让我知难而退,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不需要你还。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偿还,也没有意义啊。”他笑笑地说道,双手摊开自然地坐在沙发上,身上自然而然有一股领袖的气场。

其实客观来说,我压根配不上赵秦汉这样的男人。像他这样的男人,一定有无数女人对他青眼有加,无数长辈把他视作最上乘的乘龙快婿。他根本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精力,可是他,偏偏也是一个痴情人。某些程度上,我们的确很像,他的确常常能够一眼看出我的心思,从从前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如此。

“你比我还执拗。”我无奈地一笑,拿起酒杯敬了他一杯。

他拿着酒杯和我碰了碰,优雅地抿了一口红酒,随后说:“有时候为某件事或某个人不断坚持,尝尽了所有的可能却得不到,也是人生的另一种美啊。就像金岳霖喜欢了林徽因一辈子,纵使没有得到,她还是他心里最重要的女人。”

“林徽因那样的高度有几个寻常女人能够企及?金岳霖的那种境界又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我反唇相讥道。

“其实你能像现在这样和我聊天我就挺知足了,不是那么拒我于千里之外,愿意坦诚和我交流感受,就挺好。”他突然变得感性起来,他扭头看了一眼餐厅里的钢琴,指着钢琴对我说:“我为你弹奏一曲如何?”

“行啊,多才多艺的赵局,请吧!”我笑着说道。

他听得出我话里的疏离,无奈地笑笑,走过去坐在了钢琴前,调试了一下琴音,随后弹了一首《致爱丽丝》。我坐在餐桌上望着他边弹边陶醉于旋律之中,心里莫名地感伤起来。

如果没有靳言,我想,或许我会爱上他吧!可是,靳言这个混蛋,他早就霸占了我的一切和我的心!我早已沦陷,哪里还抽得出精力来爱别人呢!如果他一辈子不回来,我想我会等他一辈子。因为我的心早就给他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在我眼里,他是我一个人的王子。而我,是不是就像小王子遗忘在星球上的那一支玫瑰呢?

赵秦汉一首钢琴曲奏完,我一个人不知不觉喝了一大杯红酒,等他入座的时候,酒杯已经空了。

“一个人喝闷酒呢,也不为我鼓掌。”他说。

“欣赏不来,没有这种雅兴,你知道我是个俗人。”我笑道。

“你喝了酒脸泛着红晕的样子很动人。”他托腮望着我,有几秒钟的失神。

这种气氛很容易让人陶醉,我于是站起身来,拎着包准备离开,他一把拽住了我的手,我生气地用力甩开:“你干什么?!”

他很快就放了,他说:“别急着走,行吗?”

“再不走,我怕你陷进去出不来了。”我说。

“我早就沦陷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他说。

“赵秦汉!”我厉声喊了一句,瞪了他一眼,随后快速朝门口走去,不管不顾地坐上了电梯,一口气到了1楼。

电梯门一开,他从另一座电梯中冲了出来,拦住了我:“又要逃吗?每一次我们刚刚有一点点感觉,你就要逃吗?”

“我不会对你有感觉,你想错了。”我说。

“你别自欺欺人,你只要给我十分之一的心,我便有把握能得到你全部。”他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我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不会给你。”我摇了摇头,说道。

“我他妈……”他气得狠狠砸了一下墙,扭头愤怒地问我:“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究竟要怎么样才会愿意给我一点点的机会?!”

“这一辈子,没有可能了!”他的愤怒让我的内心有种强烈的不安,因为他眼中的占有欲越来越明显了。

“我会把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总有一天!”赵秦汉大声喊道。

“赵秦汉,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把精力浪费在不可能的人身上!你不应该遇到我的!”

“可是已经遇到了,不是吗?你在我18岁那年不出现,我也不会认识你,不会爱你到至今!”他脸上的表情万分难过,再也控制不住冲过来抱住了我。

我狠狠推开了他,他死死不放,我于是用力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他终于放手。

“在我出现在你面前之前,我已经残缺了。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一个人能让我圆满!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他!”

我哭了,可是不想让赵秦汉看到我的眼泪,我怕他曲解了我眼泪的意义。我随后迅速朝着大厅走去,就在那一个瞬间,在大堂的旋转门外,我看到那里停着一辆大型摩托车,车上的人穿着机车服,朝里面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我当即愣在了原地。

摩托车上的人见我跑出来,立马戴上了头盔,就在我准备穿过旋转门冲出去的那一刻,摩托车迅速从门口经过,就这样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