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心惊

第三十一章:心惊

“啊,七七要不要这么狠。”尉迟锋哀怨的看向柳七七,他也是听到七七醒了一时高兴才这样的,闭上嘴的他一阵郁闷。

“子锋,你还是让七七多歇会吧。”严紫栎还是帮着柳七七说了句话,这人家刚醒,也不让人歇会。

“哪里狠了,我还没有对着你甩银针。”柳七七一脸嫌弃。

“啊啊,七七,你竟然还会嫌弃人。”尉迟锋像见鬼一样,自己被嫌弃了都顾不上,看着柳七七说不上话,没办法,七七那张脸就跟皇叔的脸一样,整天板着没有表情,都不会觉得脸僵吗

“再喊我封了你的穴。”

“好嘛,我不喊就是了。”尉迟锋摸摸鼻子,“不过还好你醒了,你刚回来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他是真的吓到了,刚去时的七七还是活蹦乱跳的,回来的时候,他看见皇叔抱着个人还着实愣了一下,能让皇叔抱着的人,他也稀奇的很,仔细看了才看出来那是柳七七,顿时也顾不上惊讶了,瘦成那个样子的七七,脸色还是惨白的,要不是情况紧急,他一定会把皇叔拦下来的,七七那个样子,现在想想他都觉得后怕,那种可能会失去她的强烈感觉,他再也不想体会了。

柳七七也明白,尉迟锋这样激动可能是被自己吓到了,看到自己终于坐起来的一种掩盖的方式,她嘴上说着冷漠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懂得,毕竟,现在的他们,哪个她都很在意。

“我没事,不用担心。”当时在南城她也是出了下下策,若不是没了法子,她也不会这样把命搭上,还好,尉迟慕卿来的及时,尉迟慕卿又是他救了自己啊,想到尉迟慕卿刚才接住她的样子,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有些安心柳七七摇了摇头,乱想什么,生病了脑子也不太对了。

“对了,南城怎么样了”柳七七才想起来要问问南城的情况,虽然尉迟慕卿告诉她没事,但毕竟是自己负责的城池,还是要详细听听情况才安心。

“南城那边已经安定下来了,摄政王的动作很快,两天控制住了局面,留下了刘太医给百姓们解毒,自己应该是先带着你回来了。”严紫栎简单的给柳七七总结了一下南城现在的情况。

“先带我回来的吗”柳七七重复着,不过说的也是,知道了她是灵隐之体后估计也不会再让她走了,只是,尉迟慕卿的毒,就算是她的血也不一定能全都解开。

“这也很正常吧,毕竟七七你是御医啊,不先救你救谁”尉迟锋说的理所应当。

“对啊。”柳七七回答的很轻,如果,如果她不是御医呢

“七七你也别多想什么,先把身体养好。”严紫栎看着柳七七,反正她人没事,就不用太担心什么。

“哦,对了,这件事可能跟你有关系。”严紫栎突然想到什么,一脸凝重的看向柳七七。

“太后回来了”柳七七问,这是她早就想到的,毕竟距她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快一个月了。

“她是,我父皇的母后。”尉迟锋想到这件事就笑不出来了,他这个皇祖母也是有些不好惹的,反正,他不喜欢。

“是吗,我知道了。”这两个人是特地来给她通风报信的吧。

“这位太后,你可得小心些。”这位太后他也不熟悉,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回来了,但是,七七是尉迟慕卿的御医,估计她也不会随便就放过,毕竟,尉迟慕卿的生母唉,他叹了口气。

“没事,实在不行就把皇叔搬出来。”尉迟锋插了进来,确实像七七这样只有皇叔能帮到,“有什么能推的就推到我身上。”

“我就在这,她再厉害能把我吃了”况且,她也不会任人欺负,既然尉迟慕卿跟这位太后关系不太好,她也就没什么顾忌的了。

养了一周,柳七七终于能下床走路了,回到芝兰院看见熟悉的草药轻轻吸了口气,还是自己的院子好。

“柳御医。”

刚坐在屋内的柳七七就听到院外有人在喊她。

“你是谁”

“奴婢是太后身边的丫环如意,娘娘说近来有些不舒服,想请您去看看。”一身粉色丫环装的如意巧笑嫣然地看着柳七七,亏得是太后身边的人,一看就是机灵的。

“太后娘娘吗”柳七七站起来,走了出去。

“是的,柳御医,咱们现在就走吧,老人家不舒服,等不了的。”

“本官是御医,太后娘娘的话,本官可是不敢随意治的,麻烦你跟摄政王请示一下吧。”屋外的气温不高,她也不在意,一脸平静地坐在了院外的石凳上。

“可是,太后娘娘的话而且摄政王在忙,奴婢怕是不好打扰。”原本有些强迫语气的如意此时不知道该怎么答才好,跟摄政王说太后就是趁摄政王在忙才让她来的,要真跟摄政王说了,她来干什么

“毕竟是给娘娘看病,本官还是个御医,若没有摄政王的准许,本官可是万万不敢去的。”柳七七慢慢地说,全然没有动的意思,想叫她去,是什么意思她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太后没有专门的太医照看吗

“柳御医,这不太好吧”如意一脸为难。

“这也是对太后娘娘负责,毕竟,我的医术也不算太好。”

“这么冷的天,你这小姑娘还是赶紧去办事吧,冻到了你事小,耽误了娘娘的病事就大了。”柳七七在她没有说话的时候,又补了一句。

“好吧,麻烦御医了。”如意她料定柳七七今天是不会跟她走了,行了礼就离开了。

“不送。”柳七七端起了茶杯。

“她不来”坐在高位上的妇人端着茶,小酌了一口。

“是的,太后娘娘,柳御医非要让奴婢去找摄政王,您是知道的,奴婢这样的人,哪里能找得到摄政王啊。”一脸哀怨的如意细声细语地向太后说明情况,其实,也不过就是在告状。

“恩,哀家知道了。”也是平静的声音,却自带一种威严。

走在青山上的柳七七,身着一身白色便装,披着银色披风,随意扎起的头发,更显得他从容。

想着虽然是冬天,但是,青山的灵气还不错,所以冬天还是会有很多草药的,柳七七也趁着没什么事,就出了宫。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正在俯身找药材的柳七七心头一惊,有人来了猛的转回身,对上了一只通体发白的成年灵狐。

即使是晴天,柳七七也觉得眼前这只灵狐眼睛在冒着荧荧的绿光,盯着她,柳七七慢慢起身,慢慢后退,她想不通什么时候自己招惹了这只难缠的家伙等等,灵狐莫非她用来回复的血,是这只灵狐身上的

柳七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正常情况下,灵狐这么聪明的动物,应该会离她远远的,毕竟,灵隐之血对动物而言也是足以毙命的,动物的嗅觉比人更加灵敏,她身上有灵隐之血这只灵狐不可能闻不出来,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它在闻出灵隐之血的同时也闻到了它自己的血它是来报仇的,这可是站起来有一人高的灵狐啊,她怎么可能打得过。

“柳御医,请退后。”暗魅不知从何处站了出来,抽出软剑挡在柳七七面前。

“恩,你,小心。”柳七七点了点头,站远了一些,她知道自己就算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站远一些,也避免成了拖累。

暗魅握着剑做好了防守的架势,同时在心底默默祈祷着暗煞能看到他发的信号,毕竟,这只灵狐是他家主子的,而且,凭他一个人也根本打不过,他只能拖延时间,再加上这只灵狐一副盯着柳七七的模样,就知道它不会善罢干休的,一直发了疯的灵兽,他怎么打

柳七七看着暗魅和那只灵狐对打起来,不禁有些担心,这灵狐一看就不太好惹,现在它这样,该怎么制服她出来的随意,根本没有带随身的药袋子,想帮忙却苦于没有东西。

呼一阵悠扬的箫声传了过来,挠了暗魅一爪子的灵狐似有些停止的意思,但还是举起了另一只爪子,暗魅拿剑去挡,但是嗖的一声,那只还没落下的爪子就被两把剑挡了回去,萧声不停,灵狐有一丝停滞,暗煞暗影趁机把受伤的暗魅给带了出来。

直到那只灵狐完全安静下来,尉迟慕卿才把手上的萧收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那只灵狐,也许是通人性,那只灵狐见尉迟慕卿看它就立刻低下了头,还带着呜呜声,似乎很委屈的样子。

尉迟慕卿没再管它,径直走向了暗魅,“人呢”

“回主子,卑职让柳御医躲起来了,现在”暗魅回头看了看,“现在,应该出来了啊。”他一脸茫然,刚刚还在这里的人,怎么一转眼就没了

“你们在这守着。”尉迟慕卿心下一惊,要是到了那里,就麻烦了。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