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多米去见靳言

“嗯,难道你说的朋友就是靳言?他住院了呢,晕倒了,我们刚刚送到医院。”我见他这么说,连忙说道。

“晕倒了?”多米的眼神变得有些恍惚,又问我,“怎么会晕倒?因为什么?”

“医生说是急性胃穿孔,然后长期不吃饭一直喝酒,导致的低血糖还是什么,我也给忘记了。”我说

多米听我这么说,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似乎一下变得心事重重起来。

“多米?”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嘻嘻地问他,“你是担心你朋友还是怎么了?你担心他的话可以去看看他啊。”

他这才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我,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去吃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牛排爱吃吗?”他问我。

我小鸡啄米似地头点得飞快,他摸了摸我的头说:“那走吧,你不去陪你的小男友了?”

“不能老陪着他,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我笑着说道。

“看来这两天心情好了很多呢。”他见我一直在笑,于是又说道。

“还行吧,一般般。”我说。

我们去了附近一家十分高档的牛排餐厅,多米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看上去一副很不缺钱的模样。杀手难道都这么高的酬劳吗?我心里默默地想,却不敢多问。

严肃时候的多米看上去十分冷峻,像是时装杂志上酷酷的、打过光的模特一样从眼神到身体都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可是这股气息恰恰令女人欣赏着迷,一路回头率超高,但多米好像一副对女人没多大兴趣的样子,健步如飞走得飞快,很快就拐进了包厢。

“你怎么好像并不喜欢女人?”我好奇地问道。

我不过随口一问,多米的脸色却微微变了变,我见状,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服务员端着两杯开水走了进来,问我们要吃什么牛排,多米拿着菜单点了两份牛排,问我要几分熟的,我说全熟的吧,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不行,全熟的牛排太老了,七分吧,一般不会吃牛排的人都点七分。”

“好吧。”我悻悻地说道,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比村姑还村姑,只在小说里见过牛排,现实里还是第一次来吃。

“靳言现在怎么样了?”他又问我。

“病了啊,心情特别不好,看上去人很恍惚很憔悴,身边还有一个招人烦的女人。天天被那个女人在耳边叨叨叨,他不生病才怪。”我没好气地说道。

“女人?陶梦然还是小书?”他又问我。

我一下惊喜起来,我说:“难道你也认识小书?这个叫小书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啊?她怎么能让靳凡他哥哥爱得这么深啊?”

多米见我一下变得开心起来,顿时皱着眉头看着我说:“你那么激动干嘛?”

“我好奇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男人这样。我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什么男人迷上我,真是羡慕。”我由衷地说道。

多米微微一笑,双手合拢撑着下巴坐在桌上缓缓地说:“那个女人……刚开始看并不起眼,但是接触越久越觉得不错,是个挺有味道的女人。”

“是吗?”我听他这么说,顿时更感兴趣起来,我不禁问道,“她为什么会离开靳言啊?他们不是相爱很多年吗?怎么会那么狠心离开呢?而且他们既然这么爱对方,应该没那么容易分开的啊。”

“说来话长……”多米的表情却忽然呆滞了,不再继续说下去,仿佛心里有什么心结过不去一般,又说,“我过段时间要回美国了,我在美国有一栋湖景别墅,一个人住着空旷,你要不要和我去美国?”

“我?我以什么身份去啊?”我望着他,心里既有一丝丝的心动,但又觉得美国离我好遥远。

“都可以啊,妹妹,表妹,女朋友……都没事。”他见我这样,故意逗我。

“你为什么要回美国?你在美国不是没有亲人了吗?”我连忙问道。

“在中国待烦了,不想再待下去了,一个人没有意思,去哪儿都一样,特别孤独。”他有些怅然地说道。

“那你可以找一个人啊。”我说。

“哪里那么容易找得到,与其被感情所累,还不如一个人。”多米说道。

“多米,你有爱上过谁吗?”我不禁又问道。

“爱过,爱过很多女人,都成了过眼云烟。我爱过最让我深刻的,是一个男人。”他最后一句话格外低沉,听得我浑身一怔。

“男人?”我心里诧异万分。多米这么好看,难道居然会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帅哥大多都是GAY呢?!

他点了点头,端起水来喝了一杯,然后又问我:“他在哪个病房?”

谁?我一时没回过神来,等我回过神来才忽然明白过来,我惊讶地看着多米,我说:“你所说的男……男人难道就是……?”

“不要乱猜,告诉我他在哪个病房,我去看看他。”多米说道。

“我带你去吧。”我说。

“可以,但是要绕开他的家人。”多米又说。

“为什么?”我不禁诧异地问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多米并不说出理由,又说,“我只不过有些话想和他说罢了。”

“那你答应我一个请求,我就带你去看他。我们半夜的时候去,现在这时候他家里人应该都在身边。等一会儿晚点我试探一下靳凡,看看是谁在陪护,然后我们再去,如何?”我说。

“什么请求?”他问我。

“陪我去夹娃娃。“我说。

“什么?什么夹娃娃?”他显然没有玩过,一副听不懂的模样。

“等下吃完饭我带你去,你就知道了。”我说。

“你指的不会是生……孩子吧?难道你想和我……?”他很真是在美国长大,完全把意思理解歪了。

我瞪了他一眼,我说:“怎么可能!等下你就知道了!就是一个机器里有很多的娃娃,但需要技术才能把娃娃夹出来。”

多米还是一脸茫然,我直接放弃了,我说:“先吃东西吧,等下我们再去。”

吃完牛排后,我和多米一起去了一家商场,当我指着夹娃娃机对多米说“就是这个机器”的时候,多米才恍然大悟,顿时忍不住笑着说:“你还真是没长大。”

“我喜欢里面那一组黄色的娃娃,我想收集他们,每一个都想要。”我说。

“我要怎么做?”多米茫然地问我。

我直接问他要了一张百元大钞,换了一百个硬币,然后告诉他夹娃娃的方法,没想到,他一玩便也上了瘾,一个劲地想玩。

一开始我们怎么弄都无法夹到,多米来了劲,非要为我夹到那一组娃娃不可,于是他一次次换来硬币,花了500大洋,才把整组娃娃聚齐到一起。

我抱着七个黄色的娃娃笑得一脸幸福,多米问我:“现在满足了吗?”

我兴奋地一个劲点头,忽然,多米似乎看到了什么人一般,目光立马变得警惕起来,拉着我转身就走。

我猝不及防,差点儿被他拽得摔到,我扭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姑娘和一个带着孩子的妈妈从我们身边经过。

“别回头,快点离开这里我们。”多米低低地说道。

可是那个女孩已经看到了我们,她疑惑地喊了一声“多米?”,多米拽着我的手一紧,连忙拉着我飞快地跑出了商场,一直跑到了他的车边,这才停了下来。

“那个人是谁啊?你干嘛那么怕她?”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道。

“小画,小书的妹妹。”多米说道。

“噢……那你怕她做什么?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坏事了?”我眉笑眼开地打趣道。

“没有,没什么,好了,你打电话问问情况。”多米重重地弹了下我的额头,对我说道。

“好。”

我当下掏出电话打给了靳凡,靳凡告诉我他爸妈回去休息了,那个女的和他在病房里等着,我听到他这么说,我说:“靳凡,你赶紧让那个女的回去,我过去陪你。”

“真的?”靳凡听我这么说,语气有了一丝丝的激动,他说,“我试试,她不一定会走。”

“必须让她走,不然我可就不去了。”我说。

“好,我试试,一会儿给你发微信。”靳凡说道。

挂了电话,我对多米说了说具体情况,多米帮着我把娃娃一股脑扔在了汽车后座,我注意到多米的车看上去好像很豪华的样子,于是问道:“这是什么车?”

“保时捷。”他说。

“噢……”我怅然地哦了一声,仍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

“上车吧,我们去医院去。”多米让我赶紧上车,我这才回过神来。我上了车,多米开着车带着我往医院的方向驶去,一路上开得飞快,我坐在他的车上感受着这个城市,才发现原来我生活的这个城市这么美。

“一会儿到了医院,你帮我支开靳凡,让我单独和靳言说几句话,千万不能让靳凡看到我,不然他会找我拼命。”多米突然交待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