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似水流年

我和大姐边收拾边聊着,不一会儿便简单收拾了行李,随后一起出了门。院子里,刑风和靳言正把成箱的饮料、零食往后备箱里堆放。

“你们怎么买了那么多?路上能吃完吗?”当我看到这些,不禁咋舌,连忙问道。

“不能让你们饿肚子,多带点没事儿,有备无患。”刑风边装车,边回答我们道。

我和大姐连忙一起帮忙,却被他们两齐齐拦住了,靳言拉着我说:“你坐车上就好,我和刑风就能行,你和姐去车上等着。”

另一边,刑风和大姐也说着差不多的话。我和大姐两个人相视一笑,于是我说:“好吧,那脏活累活都交给你们了,我们可就什么都不管了。”

“去吧。”靳言笑着看着我,在我的脸颊上不经意地亲吻了一下,随后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坐车上去。

我和大姐上了车,大姐打开了音乐,里面正放着一首新近比较流行的《当你老了》,我和大姐听着歌,看着窗外两个身高马大的男人在后备箱附近忙活着,这心里的幸福与踏实感,不觉之间又强了许多。

“姐,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我看着大姐,笑着问道。

“怎么说呢,应该超出了我的预期吧。我曾经没有渴望过婚姻,我觉得踏实稳定地走下去就好了。但是现在,我觉得相比大多数不幸福的婚姻来说,我很幸福。”大姐说道,又说,“好在如今你也幸福了,我真是松了口气。我们这一家人没有男丁,就我们四个姐妹。如棋这一辈子算是毁了,等她出来后,我们多帮帮她,希望她能收敛从前的性子;如画现在的性子比从前稳了许多,但是她现在还是混混沌沌,希望小雪的意外去世,能让她慢慢想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我们正聊着,听到后备箱那里传来一阵利落的关门声,知道他们已经准备妥当了,于是不再聊天,等着他们两上车。

刑风自然而然走到了副驾驶的位置,靳言打开了后座的门,笑嘻嘻对大姐说:“姐,你去坐副驾驶吧,我想和小书坐在一块。”

“你这是一刻也舍不得和小书分开啊。”大姐悠悠地说道,随后笑着打开另一边的门走下去。

“当然啊,每一天活着都像是赚来的,当然要和最心爱的女人在一起。”靳言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大姐坐上了副驾驶,我看到前面的刑风连忙殷勤地俯身为大姐系上了安全带,还不忘了在大姐的脸上亲吻一下。那种自然而然的甜蜜,真是令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

靳言这时候已经拉起了我的手,问我:“昨晚和大姐聊了一晚上吗?看你都没有精神。”

“对啊,我们好久没谈心了。”我笑着说道。

靳言把我拥入了怀中,他身上微微的汗味和他身上那种淡淡的香水味混合在了一起,倒结合成了一种恰到好处的男人气息。

刑风这时候发动了车子,问我们道:“现在我们要往高速上出发了,走哪个高速好?”

“随便你,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靳言大言不惭地说道。

“你们也太随性了,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做好了规划。”大姐的语气听起来哭笑不得。

“这一次旅行,没有规划也没有目的地,我们就是沿线看,累了就睡觉,饿了就吃,开到哪儿是哪儿。”靳言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说走就走的旅行。”

真的就这样说出发就出发了,刑风很快便从市区开到了高速入口,上了高速,只管一路向前。

靳言把我拥在怀中,轻声细语地问我:“老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球球这时候在家里做什么。”我回答道。

“放心吧,爸爸会好好带他的,三婶也会帮忙,你就安心旅游就好了。这一次我们的主题叫做重回青春,假装我们没有孩子,假装我们还年轻,轻装上阵,任性洒脱,把一切问题留给一周后去想。”靳言说道。

“爸爸?哟,嘴还挺甜,你明媒正娶了吗?老头子还没同意呢吧!”刑风在前座打趣道。

“这一声爸爸迟早要叫的,现在先预习一下。你别说,叫出来感觉还真不错。”靳言说着说着,自己把自己给逗笑了。

“行了吧,真让你在我爸面前,你又表现得像个小学生。”我见他这样自信满满,忍不住调侃地打击道。

“害怕是因为尊重,不是真的害怕。”靳言说道。

“你好像忽略了我的重点,老弟。”刑风边开着车边笑着说道,这时候,大姐也夫唱妇随地说:“是啊,明媒正娶很关键啊,都老大不小了,这事儿也不能女人主动吧?”

“你们这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靳言堂而皇之地回答道,然后又说,“该来的都会来,刑风你能给你老婆的,我一定只多不少。”

“看来这十来年你一直拿我当偶像啊。”刑风不忘了借机打击他。

“是啊,你们是过来人嘛,你们吃过的盐比我们吃过的米还多啊。我们还是小孩子,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靳言以牙还牙地回答道。

大姐这时候笑出了声,大姐主动伸手过去,刑风自然而然握住了大姐的手,大姐说:“完蛋了,嫁给老男人,辈分都高了好几层。”

一句话,把我们都逗笑了,刑风说:“老男人多好啊,既懂得包容又懂得疼人,又高又帅,你嫁了不亏。”

“好意思说呢,自己低头看看啤酒肚多大。”大姐调侃道。

“这叫做肚量大能撑船,还能给你当枕头,夏天了能当凉席,冬天了能给你捂脚,这样难道不好?”刑风笑着说道。

“你们两好好开车吧,这样开车,我们坐在后面要害怕的。”靳言见大姐和刑风这么甜蜜,于是说道。

“那你来开,站着说话当然不腰疼了。说好了啊,我开两小时你开两小时。”刑风说道。

“我可没答应,我腰不好,需要静养,开车这种事,交给你就好。你不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吗?”靳言笑着打趣道。

“没事,等下哥要是累了我来开。”我笑着说道。

“别别,我开玩笑的,哪能让咱哥累着呢,老婆就更不能累了。开车这种事男人来干就好。”我一说话,靳言立马紧张了起来。

“这马屁拍得真是赤裸裸,刚才还刑风刑风的叫着,这么一会儿就咱哥啦,靳言的厚颜无耻,真是越年长越渐长了。”刑风笑着说道。

“你别说我了,你在姐面前还不是一样。”靳言笑着说道,又把我搂在了怀中,然后说,“老婆,你要是累了,就靠我肩膀上睡会儿。”

“没事,还不是很累。”我笑着说。

大家互相调侃和打趣着,转眼便到了下午,在一个服务站休息之后,我们各自吃了些东西填饱了肚子,靳言拿出手机搜了搜附近的景点,然后说:“这附近有个影视城,我们就去那里看看吧,听说还不错,刚好到那里就晚上了,先订好房间,晚上进去逛一逛,你们觉得如何?”

大家纷纷表示没有问题,于是,靳言麻利地买好了门票,订好了酒店,我们说出发便出发,朝着影视城的方向去了。

这一次换靳言开车,靳言也同样单手开车,另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大姐坐在后座靠在刑风的肩膀上,两个人默契牵手,不多会儿便一同睡着了。

我的手被靳言紧紧攥在手中,我几次要松开,靳言都不愿意松手,我们就这么一路开着车开了两个小时,导航找到了我们定下的酒店,随后去了当地久负盛名的一家餐厅吃饭,吃完饭后,又一起步行到了影视城的门口。

影视城的门口呼啦围了一大帮人,无数人排着队检票进去,刑风望着这么多的人,苦笑着说:“真是好多年没感受过这么拥挤的场合了。我找找当地的朋友,看有没有熟人能够安排我们走别的路通过。”

“这样也挺好,挺有烟火气息的。记得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为了买张车票都要排很长的队。别找熟人了,这样排队挺好的。”大姐连忙拦住了。

我看着刑风,我觉得这些年他身上也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年轻时的英朗锐利渐渐蜕却,肚子渐渐大起来之后思维也渐渐被社会所同化,他固然不再是当年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了,可是男人到中年后自带的强大气场却是年轻时所无法比拟的。也许,这就是人的阶段性成长吧。所有人都往同样的方向靠拢,等到老了,大家都变成了不差上下的老头老太太,都有枯萎和衰败的那么一天。

我望着靳言,突然那样庆幸,我们一直没有被这汹涌的人潮挤散,我们的手还是紧紧牵着,我能有这样的福气,望着他一点点变老,他的小腹一点点突出,一点点衰老,真好……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