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不爱是彼此的误会

一大早有人找我?!来的人会是谁呢?不会又是那一批人吧?我惴惴不安地换上衣服走出了门,没想到,门口又来了另外一批人。

这些人来势汹汹,比上一批人更加严肃,他们也没说自己是哪个部门的,直接问我是不是赵秦汉的妻子,然后便开始在农家乐的角角落落四处走动,又问我有没有和赵秦汉联系过。

我只能告诉他们我们婚后感情很淡一直分居,不知道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看他们这些人的样子,似乎是来找赵秦汉的。难道……赵秦汉消失了?!

他们四处看了之后发现没人,很快便又走了。这一批人走后,我好不容易镇静下来的心情被彻底搅乱了,我很想问一问赵秦汉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我此时根本就不能贸然联系他,万般无奈之下,把孩子送到三婶家后,我准备开车出门,去赵秦汉的父母家问问具体情况。

我刚刚把车开到村口,迎面开来了一辆我十分熟悉的车,是靳言的,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他冲着我摁了几下喇叭,但是我并没有停下来,我心乱如麻,不想此时再因为感情的事情有任何的纠葛,一心只想赶紧赶往S市去。谁想到,他开着车追了我一路,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入高速的入口,我于是停在了路边。

我下了车,他随即也停下来下车了,我冷冷地问他:“你跟着我做什么?”

“小书,你是不是要去找赵秦汉?你现在不能去,很危险。”靳言径直说道。

我奇怪这件事怎么会闹这么大,竟然连靳言都知道了?!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看了看周围,他说:“上车说。”

随后,他拉开了他后座的车门,我顿了顿,还是坐上了车去。他随即也坐了上来,而且,也和我一起坐在了后座。

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如此静距离地相处,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问我:“你现在是不顾一切去找他,还是去做什么?”

“这不用你管,你想说什么赶紧吧,我还有急事。”我冷冷地说,其实我是生怕有人跟踪我,我怕连累靳言。这几天,总觉得风声鹤唳,身边好像时时刻刻有看不见的耳朵和眼睛。

“你现在本身的处境也很危险,别去找任何人了,安心在潘家小镇待着吧。”靳言急急地说道。

“我自己有分寸,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我希望,你最好这个时候还是别和我接触,免得惹祸上身。”我刚说完,便准备下车。

他连忙拉住了我的手,眼神森冷地看着我:“我不怕,我担心的是你。张瑶已经被她父母送到美国去了,她给我打来电话。赵秦汉现在正在准备出逃,但是我敢断定,他十有八九是跑不出去了。你别傻了,你以为他真的想过你的安危吗?!”

我尽管心里惊讶,但因为心里对靳言还有有着许多的不满,所以不想透露我的情绪,我说:“他给我打过电话了,不用你操心,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省得被我牵连。”

“小书!你冷静一点!”他重重地拽了下我的手臂,环顾了窗外一圈,见周围没有车辆,于是又说:“他们家自会有他们家的安排,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家没人提前告诉你吧?谁真正担心过你的安危?你这个时候迎着枪口撞上去,伤的是你自己!”

“你认为如果真的事已如此,我又能全身而退吗?你别忘了,我是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我激动地说道。

“法律意义上……你是说……?”他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丝的惊喜。

“靳言!我不想和你说太多,你赶紧走吧!我还要去S市!天黑之前我得赶回来陪球球!”我连忙说道。

“你别去!我不会让你去的!这个时候我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他见我拼命挣扎,干脆死死抱住了我。

“靳言!你他妈放开我!”我生气地用力挣扎,可是他就依然紧紧抱着死不放手。

“你不用管我,我跟你没有关系了已经!”我气得大喊道。

“这个时候,我不管你,还有谁能管你。赵秦汉现在自身难保,他不连累你就不错了,以为他能管你吗?!”靳言同样大声喊道。

“靳言,你放开。真的,别闹。”我突然不想再挣扎了,我安静下来,平静地说道,“不管我会不会受到牵连,此时此刻,去看望他的父母是于情于理人之常情,两个老人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只顾自己。”

“你对别人那么有情有义,当初我落难,为什么你却……”靳言听我这么说,突然无比苍凉地说道,言语里流露出无穷的深意。

“呵呵,”我苦笑了一声,我说,“当初你落难,我能为你做的都做了。剩下的,都是我无能为力的。”

“你为我做的?”靳言狐疑地反问了一句,“陶梦然给赵秦汉贿赂了五百万,赵秦汉才找人托的关系。当时钱是打到张瑶卡上的,赵秦汉不敢直接收。我看到了票据,也从张瑶那里证实了说法。”

当听到靳言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也倍加愕然地看着他。赵秦汉还收了陶梦然的钱?!怎么可能?!我怎么完全不知情?!

这么说……赵秦汉他,愚弄了我?!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不禁又凉了好几分。这大概就是我一直对赵秦汉无感的原因吧!他总是外表看上去道貌岸然仪表堂堂,可是他的内心里,总是藏着一份不易察觉的险恶用心。如果他需要钱才可以放人,当初为何不跟我提?为何要在那样的时候逼我陪在他的身边?!

“我出狱的时候,你就和赵秦汉在一起了。当时张瑶告诉我你是怀了赵秦汉的孩子才嫁给他的时候,我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可是我亲眼看到你大着肚子去医院做体检,赵秦汉那样贴心地陪在你的身边。我无数次假设过孩子是我的,可是每一次看到赵秦汉脸上将为人父的喜悦和他忍不住对身边人得瑟自己要做爸爸的心情时,我又觉得或许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真的背叛了我……那时候,我大病了一场,我完全不敢相信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会背叛我,你会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我装作失忆靠近你,当看到你对我依然一往情深的时候我又十分怀疑自己,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或许孩子是我的,或许当时你以为我会坐牢,所以给孩子找了一个更好的未来,如果是这样,我至少心里会舒服许多。我越看球球越像我,很多时候我真的觉得或许球球就是我的孩子,或许当初你心里有许多的无奈,或许你心里依然爱着我只是当时赵秦汉做了什么感动了你……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亲口承认球球不是我的孩子。我最后的希望都幻灭了。小书,所以当初我有难的时候,你离开了我。现在赵秦汉有难,你却要义无反顾地去陪他一起面对吗?”靳言缓缓地说完,我才知道,原来这其中竟有那么多的插曲是我不知道。

我苦笑着看着他,我说:“我们这么多年的了解,没想到,在你心里,我原来是这样一个薄情寡义、攀龙附凤的女人。”

“我不想相信,但是我眼前的一切事实都告诉我,是这样。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之后,出入都有很多人跟随。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他对你一直嘘寒问暖十分关心,你甚至和他一起在电视里出境,你们的中间还有球球,你看上去笑得一脸温婉,可是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痛苦吗?”靳言又说道。

“你痛苦?你不也同样选择了别人。”我说。

“陶梦然?不,我没有选择她,我只是利用她。我这两年利用她将我的资产翻了两番,但是她现在是负债累累。特别是这家农家乐,你知道她投资了多少吗?你知道为什么她开张之后,你的生意却火起来了吗?你想过吗?”靳言问我。

我心里不禁更加地愕然:“不要告诉我,你即便接受了我和赵秦汉在一起的事实,你还是愿意义无反顾地帮我?”

“是,我深深地恨过,痛过,想忘记你,想洒脱地远离你。可是我没做到,我也做不到。”靳言苦笑着说道。

“我不想去解释什么,我只有一句话,我没有辜负过你。有些选择,是迫于无奈。”我淡淡说道,当我听他这么说之后,我突然间心软,忍不住脱口而出。

“什么?”他无比愕然,他猛然抓住了我的手,他问我:“当初是不是赵秦汉逼你什么了?我怎么想都想不通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你根本不是这样的女人。如果你是这样的女人,我不可能爱你这么多年。”

“过去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眼下,我必须去S市一趟。”我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急促地准备下车。

“等等,小书,”他再度拉住了我的手,他说:“如果赵秦汉的事情和我有关,你会不会怪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