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我恨你

第一次……怪不得他对我的第一次如此珍视,原来我的出现,恰恰安抚了他原本狂躁不安的内心。我不由得联想到他的那个“五彩”抽屉和那些在暗夜里出没、在他面前狂舞的女郎,或许那都是他在此事之后所采取的发泄手段吧。

平心而论,相比于大多数浪荡公子的花心成性,靳言的真情的确难能可贵。或许是因为从小没有母亲的缘故,他极度缺爱,遇到的每一个女生都恨不能竭尽全力去爱。想到这里,我心里为他特别心疼。

可是转念一想,他之所以对我如此情深,会不会是把对沈紫嫣的种种感情嫁接到了我的身上?会不会我只是刚好弥补了他情感上的空缺?会不会他对我并非是爱,而只不过是一种无意识的情感转移而已?

书上说,每一个男人都无法忘记自己的初恋,后来遇到的每一个女人都或多或少有着初恋的影子。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一份本来在我眼里弥足珍贵的情感,岂不是根本不是我所想要的那种滋味,所以我们之间才有了种种不合适,所以我才总是感觉虚无缥缈,所以我才始终无法感受到靳言的真心。

我心里一下就难过起来,这种难过,就像是好好的天气突然下起了雨,心被淋湿无处躲避。

他没有意识到我的情绪,他继续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原谅她,可是后来我认识了你,我突然觉得她在我人生里一点都不重要了。我以前没注意到你这样的女孩子,接触了之后才发觉挺好的。你外表虽然不算惊艳,但是比较难看;你不注重打扮,但是你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你不拜金不物质,我给你什么你都不要,这反而让我更加喜欢你,如果是物质就能打发的女人,我就不会放太多心思进去了;还有一点,我和你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你身上有一种家的味道,让我能感觉安心踏实……总之,我就是喜欢你,你给了我一种别的女人给不了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你能不能懂,但是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心思吗?我现在都说了,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对别人吐露心声。”

“你以前和沈紫嫣没说过一点你的心事吗?”我不禁问道。我想他们从前感情那么好,又在一起长大,对彼此的事情一定十分清楚。

没想到他却摇了摇头,他说:“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谈自己,我也不爱听别人的心事。我们在一起只说去哪儿玩之类的,从来不谈心事。”

“你没有一个谈心事的朋友?你不吐露自己的心事,心里不会觉得压抑吗?”我诧异不已,就算是像我这样较为沉默的人,也有一两个倾诉对象。

“男生和女生又不一样,你们女生总喜欢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我们不需要说那么多。再说了,你认为我身边有真的朋友吗?平时和我玩的那帮人,表面上叫我大哥,其实图的还不是我家有钱,我早就看清楚了。我至今为止就遇到你这么一个傻瓜,愿意傻乎乎地跟着我受苦,想尽办法对我好,还不图我家的钱。”他说完,目光怜爱地摸了一把我的脸,脸上的表情却带着一许许的沧桑,仿佛小小年纪就已经看清了这世间的冷暖。

“那后来呢?后来你对我是什么感觉?”我回避了他的话,再度问出了我心里的疑问。

“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我要好好对你保护你的,是那一次你的意外怀孕。当时听说你在包厢里被人打了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是沈紫嫣,更没有想到你居然怀着孕。我坐最快的飞机飞回来的,医生告诉我孩子没了的时候我已经蒙圈了,我真的不敢想你居然怀上了我的孩子,而且还这么莫名其妙地没了。小书,我……”提起那件事,他再度哽咽起来,话说不顺了,眼圈也立马红了。

“我也没有想到,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我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我软软地说道,突然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那一天看到你那么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我真的特别难过,我觉得是我害了你,你本来过着很安稳的生活,是我的出现让你的人生变成这样。我在心里默默地发誓,我一定要对你负责,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我毁了。我去找了沈紫嫣,我想问她为什么做,她给我跪下了,她说没想到我会爱上你这样一个女生,她觉得心里特别不服气,她说只要我能原谅她,她做什么都可以,所以我就要求她给你道歉,我没想到她来病房看到你之后就变了,说的话和之前与我说的都不同,还拿我爸来威胁我。”他苦笑了一下,看了我一眼。

很晚了,一阵风吹来,我感觉特别地冷。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执意披在我身上,随后又说:“我知道已经很晚了,外面也很冷,可我不想放你回去。我真的很害怕你说分手,我不能想象我们失去联系会是怎样。小书,不说分开好不好?”

他用恳求的目光望着我,我对视了一下很快便闪躲了,他的真情让我心动,可是现实的差距分明就在眼前。明天,他就是别人的未婚夫了……

我的沉默让他悠悠地叹了口气,他说:“那看来,你真的决定了对吗?我没有办法了已经,我不能不订婚了。当初逃走,我本来想我们永远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我爸,离开所有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可是当我和一帮工人搬砖的时候,我才发现离开我爸我什么都不是,比废物还不如。刑风说得对,在没有能力之前只能忍耐。小书,我都已经打算好了我的以后。如果你愿意等我,陪着我,我会更加努力,好吗?”

许久,我还是艰难地摇了摇头,我说:“你越努力只会离我越遥远,你是天上的飞鸟,我是水里的鱼。飞鸟与鱼相爱,不过是一场意外。我们不会有可能的,你还不明白吗?”

“有什么没有可能的,当年我爸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可我妈不是照样看上了他!”靳言气呼呼地喊道。

“可是最后他们的结局呢?是你妈难产去世了,你爸和你被你的亲生外公赶下船!”我大声说道,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一种巨大的伤害,于是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幽幽地看了我一眼,他说:“那看来你是真的决定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嗯”了一声。

“你不怕我将来爱上别人?我的爱只有一次,付出过就再也没有了,所以你考虑清楚。”他突然又转换了一种语气,开始威胁我了。

“好,只要你过得幸福,我都会祝福你。”我苦笑了一下。

“行!”他指着我,嘴唇微微地颤抖,随即扭头望向了天空:“你把我甩了,对吗?”

“不是,”我被他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是我们压根没有开始,又何谈被甩。只有沐浴在阳光下的爱情,才会有灿烂的明天。”

“没有开始?呵呵,那我们经历的一切算什么?你知道我用多大的代价换来和你的私奔吗?你知道……算了,我什么都不想说了。你如果真的决定了,那你就走吧,我晚上就在这里了。”他突然放弃了倾诉,直挺挺倒在了湿漉漉的草地上,露水把衬衫都打湿了,我看着都觉得冷,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那我走了,你早点回家吧。”我见他这样,一咬牙,转身就走了。

我想,如果他做不了那个狠心先走的人,那么就由我来做吧,一切的罪责让我承担,一切的过去也由我终止。

他没有想到我会真的离开,当我走出大概一百米的时候,我听见他在身后大喊:“潘如书!别离开我!”

我心口剧烈地疼起来,却依然没有回头。

“潘如书!”

“潘如书!”

“贱人!”

“我恨你!”

……

他像是一个冲动任性耍酒疯的少年,不停地喊我的名字,一声声的哀求仿佛是迷途羔羊对同伴的呼唤,由爱到恨,仅仅只是一瞬间。

我走得特别慢,我频频有种想回头不顾一切拥抱他的冲动,可是我努力控制住了我的情绪。到后来,我听不到他的声音的时候,我突然又对自己很懊恼,我终于鼓起勇气回头,可是后面除了一排排低矮的绿植和那一片平坦的草地,哪还有靳言的踪影!

有那么一瞬间,我多么希望他会追上来,他会像从前那样放肆地抱着我,像小狮子一样霸道地撒娇命令我不许离开他的生活;我多么希望他会冲过来,用滚烫的热泪融化我辛苦铸就的心墙,让我好不容易筑起的围墙全线崩塌,从此毫不犹豫、不管不顾地和他在一起……可是他没有。

他消失在了原地。我心里除了难过,还有一丝丝的庆幸,尽管内心矫情得不行,可我明白,这对于他或我而言,都是最好的结局。

这世间没有任何一种爱情,能允许三人并肩而行。从前没有,如今没有,以后更不会有。如果有,那一定只是对生活的妥协,而并非对爱情的执着。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