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别样浪漫

幸好我出门的时候在大伯药房里拿了不少药,我连忙打开背包,把可能能够用到的外敷药和消炎药都拿了出来,可是蟒蛇毕竟不是人,我不知道这些药是否对她同样有效。

“要是有件衣服就好了,我能包住她的头,然后我们两个小心把她头抬下来。早知道你带着你大伯那件外套了,我身上这件要是脱了,我就没衣服穿了,在这山上没衣服穿,太危险了。”靳言看着蟒蛇的头,犯起了愁。

我不禁笑了起来,从我背包的夹层中把早就备好的外套拿了出来,当靳言看到我抽出这件外套的时候,他激动不已,一时情绪失控,竟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这个动作曾几何时他做起来太自然不过了,可是如今他这么做,却让我感觉到分外诧异。他自己亲完也愣了,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地从我手中扯过外套,随后走到巨蟒的身边,我连忙喊了一声“慢着”。

随后,我走到巨蟒的身边,用家乡话对她说了一段话,大意便是让她不要害怕,我们是来救她的,不是害她的。

我说完之后,靳言对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说:“还是你考虑得周全。”

我微微一笑,靳言随即用外套小心翼翼地包住了巨蟒的头,我们两合力小心地把巨蟒从树上抬了下来,岂料她的头实在是太重了,我们两联手都差点儿把她摔在地上,费了好大的劲,终于还是把她给放平在地上了。

把她放平在地上之后,她庞大的躯体扭动了两下。靳言以为她会攻击我,自然而然把我护在了他的身后。虽然巨蟒动了几下之后便停止了,但靳言自然而然的动作仍让我心里一阵温暖。

“她的伤势应该很重,怎么办,我们是救她,还是不救?”我小声问靳言。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在这阴暗潮湿的幽谷地带,阳光常年照射不进来,更显得幽冷凄清。

“当然要救,不过我们得先发出急救信号。这会儿估计他们没见到我们,应该在找我们了。我们赶紧发出讯号,这样至少能保证我们能够得以平安。”靳言说道。

“嗯,好。”我于是从包里把我们早就准备好的烟花拿出来,把我藏好的打火机找出来,点燃朝着天空发射了求救讯号。但是这山谷不仅在神女山的背面,而且位于山的最低谷,信号就算发出去了,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收到,可是此时我们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我看这条巨蟒对我们很友好,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奶奶说过,她还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神女山巨蟒救人的故事,我相信这条蟒蛇活了这么多年,一定早就有了灵性。今天既然我们遇到了,我们一定要尽心救治她。”我说。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大不了把她救活之后,她把我们吃了。”靳言开玩笑说道,可是我们心里都明白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靳言,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看着他的眼睛,他深邃的眼神一下把我吸引了。

“可以,你问吧。”他说。

“假如你和我会死在这里,你会后悔吗?”我一字一句地问道。

他微微一笑,摸了摸我的头说:“我们不会死的,我相信万物都有灵性,蟒蛇不会忘恩负义。就算……我们死在这里了,我不会后悔。”

“为什么?”我听得鼻子泛酸,不禁问道。

“没有为什么,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给蟒蛇疗伤。”靳言迅速转移了话题。

的确此时天已经很黑了,我连忙从包里把药取出来,靳言想办法给蟒蛇敷药,我们都知道蟒蛇本身没有毒性,所以不是特别害怕。等我们做好一切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我从小在神女山长大,但是在神女山过夜还是头一次。靳言是城里长大的孩子,更不用说了。

入夜之后,山谷里变得格外地冷。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兰花竟吸引了无数的萤火虫簇拥而来,在这幽谷里形成了一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壮阔美景。

蟒蛇吃了消炎药之后,似乎陷入了沉睡状态,我和靳言找了块岩石坐了下来,望着眼前这神奇的一切,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更让我们觉得惊奇的是,这山谷的兰花本身竟也会发出微弱的光芒,虽然那光芒极其微小,但却让我们感觉倍加安心。

兰花的幽香萦绕着,眼前一片星光璀璨的银河,天空中高高挂着一轮皎洁的弯月,一时间万事万物都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山风一吹,人仿佛也飘飘欲仙起来。

靳言担忧地问我:“小书,你说会不会有别的动物过来?”

我摇了摇头,我说:“奶奶对我说过,有蟒蛇的地方别的动物都不敢靠近,你放心吧,这里除了这些小虫子之外,不会有别的危险动物敢涉足这里的。”

“你饿吗?”靳言忽然问我。

我这才意识到我们都没有吃饭,他不问还好,一问我的肚子便咕咕叫了起来。靳言听到了我肚子传来的声音,他笑出了声,紧接着开始翻弄自己的背包,从包里找出来两个面包,递了一个给我。

那一刻,我简直惊喜不已。我们一人一个,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吃完面包后,我们小心翼翼地来到溪边,趴在小溪处喝了几口清泉,这才又找到岩石边上坐下。

“有蟒蛇为我们护驾,有萤火虫给我们光亮,有兰花传递给我们阵阵幽香,我突然觉得我们好像是神仙眷侣一样。”坐回岩石后,我望着眼前这惊奇的一切,不禁感慨道。

“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和刑风重新合作,把这一片神奇的区域开发出来,让更多人知道原来世界上有这么美丽的地方。”靳言说道。

原来他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并没有在同一个国度……我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有一丝微微的失落。可是随即,我又释然了,我说:“我倒是不认为这个地方开发了会好,任何美丽的景点一旦被商业化,就会失去原有的灵性与神奇。我们与其开发,还不如把这里保护起来,让这里永远像现在这样美丽。”

“你说得也对,我没想到这一点,我光想到怎么赚钱了。不过我敢担保,假如这个地方被开发出来的话,一定会成为神女山的一大亮点。”靳言激动地说道。

“我们先想着怎么活着从这里出去,再考虑其他的问题吧。我们的信号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到,万一看不到的话,咱两接下来怎么办?”我皱着眉头说道。

山风吹来,山谷的温度越来越多,尽管是盛夏,可是这幽谷的气温却越来越凉。靳言不动声色地伸过来一只手,把我揽入了他的怀里,我服服帖帖地任由他抱着,他显得十分诧异:“我抱你,你怎么这么顺从?你不担心我占你便宜吗?”

“不担心。”我略伤感地回答道,心里却在想,这么多年不知道被你占了多少便宜,连孩子都为你生了。可惜,你都忘记了。

“那我们抱紧一点儿,好冷。”他随后笑嘻嘻地说道。

于是我主动伸手环着他的腰,和他紧紧抱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他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我怎么觉得抱你的感觉好像很熟悉?”

“熟悉也好,陌生也罢,反正今晚我们注定要相濡以沫了。”我笑着说道。

“嗯,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冷。晚上我不睡,你如果想睡觉,可以在我怀里睡,我来保护你。”他柔柔地说道。

那一刻,我忍不住心里的悸动,抬头一看,萤火虫的光芒照得他的脸也发出了微微的星光,他的唇依旧那么性感,让我忍不住主动凑过去,情不自禁地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喂,大姐,你占我便宜啊?”他猝不及防,连忙捂住嘴巴。

“是啊,占你便宜了,那又怎么样?”我见他那副样子,气恼地说道。

他悻悻地松开了我,把双脚平放,指了指自己的膝盖说:“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坐在我怀里,我抱着你,你快睡觉,有我的体温温暖你,你不会着凉。”

“你为什么这么好?”我听他这么说,不禁诧异。

“因为我是男人,别废话了,快上来吧。”他冲着我酷酷地甩了甩头。

我于是毫不犹豫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大手瞬间环绕过来,一股暖流自外而内缓缓流入我的心田,他就这样用力地抱着我,然后在我耳边柔柔地说:“睡吧,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醒着的。”

他的声音还似从前那般温柔,当我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忍不住再一次扳下他的头,用力的、发狠地吻着他的唇,他一开始有些微微地挣扎,但是很快他便变守为攻,无比猛烈而疯狂地亲吻着我的唇。

我们在这个幽静、无人的幽谷里放肆地亲吻着,一边闻着兰花的醉人花香,一边陶醉在这一片萤火虫制造的梦境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不知不觉睡去了,我的梦里竟出现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梦境……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