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奇迹发生了

“好。这一针下去,靳言会昏睡多久?”我问大姐。

“大概十个小时左右,我看他好像也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让他好好睡一觉也好。哎,如果真的是沾染上了毒品,那靳言以后该怎么办,戒毒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做到,我真怕他会扛不过去。”大姐忧心地说道。

听大姐这么说,我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躺在靳言的身边,打开床头灯,在昏黄的光线下静静地望着他的脸。这一段时间,他明显憔悴了不少,脸上的皮肤都有了些许微微的松弛,下巴上的胡须三三两两地冒了出来,显得有些许沧桑,我不禁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他那么安详地躺在我的身边,就像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回想曾经的种种,突然觉得人生是那样的不可预料,一个转弯,一个命运的突变,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边可能轻易改变人生的轨道,让人生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么一想,流年飞逝,而此刻我还在他的身边,该是多么庆幸的一件事啊……当想到这里,突然前路再难我也不再害怕了,就算是靳言染上了毒瘾,我也会坚定地陪他一起度过,我相信我们的爱情能够战胜一切。

心忽然就静了,不知不觉中我也睡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电话响了,他依然在昏睡之中,药效还没有过,我把电话拿过来一看,是许阿姨打过来的。

“许阿姨,靳言在睡觉了,是有什么事吗?”我把电话接了起来,问道。

“小书,快把靳言喊起来!奇迹发生了!他爸爸刚刚醒了,突然就醒了!”许阿姨在电话那头激动不已地喊道。

听到这个消息,我也不禁激动万分,没想到靳言父亲会在这个时候醒来!真是太好了!

“真的啊!太好了许阿姨!靳伯伯终于醒了!”我由衷地喊道,然后对许阿姨说,“阿姨您先陪着靳伯伯,等靳言醒了我们立马过去。他刚出差回来,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一直以来,靳言母亲的时候我们都未向许阿姨提及,除了时不时打个电话问好之外,我们很少告诉她我们都发生了什么,许阿姨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女人,我们对她特别尊重。

挂了电话,我百感交集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靳言,我知道药效没过根本无法唤醒他,于是先起床洗漱,简单做了点饭,然后静静等他醒来。

一直到了下午,药效过了,他慢慢醒来,刚醒的时候还很平静,他像往常那样喊我:“老婆,我怎么睡着的?”

我把昨天的情况简单说了说,他听说后,连忙拉着我的手,紧张的问我:“我有没有伤到你?我有没有骂你?我打你了吗?对不起,我真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没事,这些都没有关系。我只要你好好的,答应我一件事,从今以后我们不要再做那些虚无缥缈的幻想,我们好好活着,好吗?”我握住他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然后说道。

“嗯。”他很镇定地点了点头。

“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你做好心理准备噢。”我笑着说道。

“什么好消息?”他好奇的问我。

“你爸爸醒了,许阿姨打来电话说靳伯伯醒了,让我们赶紧过去呢。”我说。

“什么?!”靳言惊讶得瞳孔都放大了,他不敢置信地搂着我的肩膀问道:“真的吗?我爸爸醒了?”

“嗯。我做了饭,我们赶紧吃点,然后过去找他吧。”我说。

“好。可是我……”他突然情绪上又有一些不安宁起来,他无所适从地看着我,他说:“老婆,让我抽根烟缓解一下。”

“烟缓解不了的,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我看他这样,不禁着急起来。

早就听说毒品这东西一旦沾染上,只要一发作,根本无法控制,除非再次吸毒,不然做什么都是徒劳。可是此时此刻,我们该如何是好!

我手机突然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快逃,她来了。——阿松”

我心情一下更加慌乱了,靳言见我心神不宁,连忙问我怎么回事,我怕引起他情绪更加焦虑,于是连忙说:“没事,我爸催我回家看他呢。”

“噢……”靳言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开始坐立难安起来。他不再说话,但是眼神在慢慢涣散,看得我心惊胆颤。

这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是同样的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于是连忙跑到阳台接了起来。

“阿松,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谁知道,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男人被殴打时的吼叫声,随后一个我很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悠悠地说:“逃,呵呵,你们难道傻吗?放着那么多的财产不要,宁愿和我作对?”

是靳言的母亲。

我一听便生气了:“天底下哪里有你这样的妈妈!你怎么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做这种事?你怎么可以给他吸毒?”

“份量一点点而已,发作了吧?这黑珍珠可不是一般人能品尝到的,因为他是我亲生儿子,我才让他感受一下这东西的美妙。你们在哪儿?你别让他苦苦煎熬了,他熬不过去的,我带人给你们送过去!”那女人在那边说道。

“如果你不想毁了他,就适可而止吧!虎毒不食子,你这样太过分了!”我悻悻地骂完,随后挂掉了电话。

我刚挂完电话,一转身,靳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他一边拼命地隐忍着毒品的发作,一边艰难地问我:“刚才是给谁打电话?”

“噢,我爸呢。”我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我们……出发吧,我去看看我爸。”他边不断冒冷汗,边说道。

“可是你现在这样……”我不禁有些迟疑。

“没……没事……我能控制得住的,我一定能。”他咬牙说道,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不断地冒出来。

我看着他这样,心里如此难过,我明白毒品一旦发作,那种劲头根本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他现在的镇定已经如此难得了,他一定是害怕他会像之前那样伤我,所以在拼命克制。

这时候,有人敲响了我们的房门。我的心砰砰直跳,我以为是靳言的母亲带着人找上门来了,可透过猫眼一看,竟是大姐和刑风。

我连忙打开了门,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靳言怎么样了?我都听说了,你姐都和我说了。”刑风一进门便紧张地问我。

“我……我没事……”靳言脸色都白了,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新型毒品,靳言抱着身体说冷,浑身都瑟瑟发抖。

“我带了一瓶药过来,是之前我同事不小心沾染上这种毒品的时候剩下的,我问我们领导要了过来。这种药对肝脏有一定的损害,但是能够抑制毒瘾的发作,但不能长时间使用,暂时你先控制一下吧。”大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放在桌上。

我连忙倒了一杯温水过来,靳言按照大姐的吩咐吃了一粒,过了一会儿,他的神色渐渐恢复过来,人的情绪也慢慢安静了下来。

“哎……世事难料啊。”刑风感叹道,随后说:“你父亲醒了,你知道吗?”

“许阿姨打电话说过了,本来想立马去见他,但是靳言偏偏这时候……”我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大家都懂我要说什么。

“事不宜迟,趁现在靳言精神恢复了,我们去看看吧,他父亲一定有很多话想说。”刑风当即站了起来。

“嗯。”靳言也站了起来。

我连忙过去挽着他的手,他微微一笑,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他小声地说:“不管是什么毒品,为了你,我都会戒掉的。”

“恩,我会陪着你,我们不用多说。”我轻轻地说道。

就这样,我们一起出了门,刑风开车带着我们赶到了靳言父亲的家,许阿姨开的门。

当我们一进门,看到靳伯伯安然无恙地斜躺在躺椅上、眼睛睁开望着我们笑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激动地迸出了泪花,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是真的。

“爸!”靳言喊了一声,走了过去蹲在他父亲的旁边,极力隐忍着眼中的泪水。

“欸……来啦。你所做的我都听说了,我让你们担心了。”他父亲缓缓说道,语调还是从前的语调,但是声音听上去却苍老了许多。

“爸,你终于醒了。”靳言握着他父亲的手,激动地说道。

“嗯,醒了。你许阿姨天天在我耳边吵我,吵得我也睡不好,干脆就醒啦。”他父亲笑得一脸慈祥。

经历了这样一场劫难,他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锐气,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慈爱可亲的暮年老人,已经没有了当初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那种气势了。

我和刑风分别上前,也和他父亲寒暄了几句,场面顿时其乐融融的模样。这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竟又是靳言母亲打过来的。

我看了一眼,下意识皱了皱眉头,随后挂掉了电话。大姐一看我的神情,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她示意我跟她一起到阳台去,大概想和我说些什么。

“我和我姐去厨房帮帮许阿姨,你们三个好好聊聊吧。”我于是连忙找了个由头说道。

我和大姐刚准备走出房间,突然我就听到靳言问他父亲:“爸,你现在对以前的事情都记得吗?您还记得当年阿松阿杰两兄弟的来历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