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这让我简直难以置信

第129章这让我简直难以置信

“呵,相信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袁莉向前走了一步,我看着她眼睛里喷射而出的怒火不断的后退,“你自己都说了,你总是希望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你做人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私,为了自己脑海里以前生活的美好怀念,就让所有人都陪着你生活在过去。”

“段宁,我跟着你父亲过的那一段日子,那叫生活吗?那能叫幸福吗?我们天天躲高利贷,那能叫幸福吗?我天天被我那些好妹嘲笑,那能叫幸福吗?”

“你知不知道连同学聚会我都不敢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我在被问到老的时候,我没有脸告诉他们我的丈夫是谁?可是现在呢,我都这把年纪了,好不容易还能嫁到这么优秀的人,你然还来和我抢夺?”

“你就是为了你自己心里的那一份自私,你就为了你那没出息的父亲,而想要毁了我的幸福。你别忘了,你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是我,是我怀胎10月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的,是我在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日守着你,是我在你生病的时候耐心照顾你,可是你呢?你都是怎么回报我的?”

“啊!你在我得到幸福的时候,将我的幸福硬生生的从我手里抢走,让我过着痛苦的生活,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你。”

“你还着圣母的旗号和我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和我说什么,这幸福不属于我,怎么,这幸福不属于我,难道就属于你是吗?我告诉你就不可能。”

袁莉的表越来越狰狞,她快步向我走来,虽然她的语气听起来比以前骂我的时候要平静的多,但是我本能的觉得这一切都不太对劲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危机感,而且她的姿势也和刚进门一样,双手环抱于前,没有任何的化。

我不断的后退,不断的后退,直到快要退到门边,想趁机夺门而出的时候,袁莉就走到了我面前。

“乖儿,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跑呢?”袁莉的语气突然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得非常的柔和,但是我还是从这柔和的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

“妈,我,我,啊!”就在我想办法和她解释以拖延时间越过她准备夺门而出的时候,被她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力气突然得这么大,也有可能是由于我躺在上几天浑无力的缘故,我被她一把扔在了地上,然后她用右脚狠狠的踢上了门,又迅速地把门反锁了起来。

在她把门反锁之后,一把致的小DAO从她手中滑了下来。

“啪!”

这一刻,间里显得无比的寂静。我看着地上的那把DAO,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母亲,她拿着一把DAO来看望自己刚刚能够下的孩子,她是想做什么?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袁莉迅速捡起了地板上的那把小DAO向我冲了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段宁,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为什么总是挡我的LU?为什么要抢走属于我的幸福?本来我们可以好好的。”

“不!”由于人的本能反应,我迅速向另一个方向跑去。”不,你不能这么做,不能这么做!”我感到我的心都在滴血,我的心早已碎成了无数片,那无数个锋利的碎片扎进了我的血液里,扎进了我的五脏六腑,深深的扎进了我的骨头里,让我感到疼痛无比。

“妈,我是段宁啊!是宁宁啊!是你的儿啊!”我一边躲她的攻击一边唤起他的知,我希望她刚刚只是突然地发起了疯,脑子一时不清而错认了我。

“哼!我当然知道你是谁。”袁莉站在原地,举着DAO子指着我。她的头发由于追逐而显得无比凌乱,气息也由于追我而有些紊乱。

当然,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是平常的我的话,她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即使她拿着武器,我也有把握可以将她制服。可是现在的我脚还是有些虚弱,由于刚刚围着桌子,跑了好几圈,我能感觉到我额头的细汗在不断的往下,腹部也有些隐隐作痛,但是我不能捂着肚子,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我的弱点。

“开门!开门!”应该是由于我刚刚在跑的时候将凳子朝袁莉砸过去后,在地上发出的重响声吸了外面人的注意,他们终于发现了我这里的不对。

我盯着门看,我知道只要我能够跑到那边去,开门,我就能够获救。我也可以在这里尽量拖延时间,只要外面的人找到备用钥匙,开门,我也能够获救。

袁莉顺着我的目光看向门,对我嘲讽的笑了,眼神里充着轻蔑,“呵,你以为你可以过去开门吗?或者你以为他们有备用钥匙可以来救你吗?”

我一听到她这话,心里大骇,“你,你什么意SI?”

袁莉似乎是很意我脸上震惊的表,得意地昂着头,像一只骄傲的大鸡一样,“什么意SI?意SI就是你今天只有一条LU可以走出这个间,那就是横着出去。备用钥匙早就让我给扔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备用钥匙来救你了。”

“什么?”我现在的心已经不单单能用震惊,心碎来形容了。我简直感到非常的绝望。我们是至亲啊,有哪个至亲会如此的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呢?心里的绝望中像一株迅速生长的藤蔓一样裹着我的体,不断的挤压着我的骨骼,腔,我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

“妈,我那么努力,那么努力的挣钱还高利贷,那么努力的想让你过好日子,你就因为一个男人就这样对我?”我撑头柜,撑着自己不倒下。

“努力?可是你的努力有效果吗?我们还不是照样整天被高利贷的追?我还不是整天被我那些朋友们嘲笑,甚至连以前都不如我的人都有了嘲笑我的资本!”袁莉说着说着眼里的蛇信子吐地越发的凶狠。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