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我只想远远看一看他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在平静地阐述事实而已,小书,你太敏感了。我先走了,你吃完饭好好休息。关于他的事情,你不必担心。”赵秦汉说完,起身准备往门口走去,倒是真没有想要停留的意思。

我原本悬着的心于是放了下来,等他走后,我看着他留下的饭菜,想起那一年顾阿姨为我做的种种美味,还是忍不住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不过菜太油腻了,我忍不住又一次干呕起来。

大姐打来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迟疑了一小会儿,对她说:“姐,我在美达酒店,你如果有空过来找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说。”

“好,刚好,我也有事要对你说。”大姐说道。

大约一小时后,大姐敲响了我的房门。我打开门,大姐走进来,惊讶地问我:“小书,你怎么住在酒店里?你怎么没回家?”

我拉着大姐坐了下来,把事情的经过和结果大概都说了一遍,大姐听后十分震惊地看着我:“所以,你和赵秦汉登记了已经?”

“嗯。”我望着大姐,不禁苦笑了一下。

“小书!”大姐望着我,不敢置信地望着我,“你也太草率了!”

“不这样,根本救不了靳言。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坐牢,看着他前途被毁。姐,你也知道一个坐过牢的人出来之后,人生已经基本上毁了。”我说。

“那你也不能……”大姐摇了摇头,痛心疾首地说,“婚姻大事关系到女人的毕生幸福啊。”

“姐,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已经决定好了,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姐,你说有事要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我不禁问道。

“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哎,这不是往你伤口上撒盐么?我不想你和靳言最后会变成这样,小书,你这都是什么命啊。”大姐为我无限惋惜。

“姐,你说吧,没有关系。”我说。

“我有了,一开始都不知道,现在刚刚查出来,已经三个多月了。”大姐抚摸着肚子,笑着对我说。

“真的吗?恭喜你,姐。”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内心岂止是震撼而已。

“嗯,完全没想到。本来马上要加入另一个项目的调研,现在好了,可以好好休息一阵了。”大姐说。

“姐……”我握住了大姐的手,轻轻地说,“其实,我也有了,刚刚今天验出来的,也不知道准不准。”

“什么?!”大姐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激动了,“你有了?靳言的孩子?你现在又跟赵秦汉领证了?赵秦汉知道这件事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敢告诉他,我怕他知道之后,不会再把靳言救出来了。”

“哎……作孽啊。”大姐听我这么说,十分心疼地看着我,伸手挽起我的头发,“你的命怎么这么苦?从小就命苦,原以为你们就要成为幸福的一对了,可是没想到,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哪里有一帆风顺的感情,总是要经历各种各样的挫折,我们的人生不都是这样么?”我苦笑道。

“是啊……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跟我们两个人开这么大的玩笑,姐看你现在这样,真的很心疼。你放心,我不会让赵秦汉欺负你的,如果他敢欺负你,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欺负不欺负的这些,我都没想过,我现在一门心思就是想把靳言救出来,其他的都没想,什么都没想。”我悻悻地说。

这一晚,大姐留在酒店里陪我,天亮后,她开着车把我带去了医院,医生询问我的情况之后让我做了B超,一查,已经超过四周了。

当看到B超单上那个小小的黑点时,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眼泪从脸颊上落了下来。

“我们都做妈妈了。”大姐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一只手放在我的肚子上,伤感地说,“要是能够圆满,该有多好。”

“姐,我还得好好和赵秦汉谈。他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今天对我说,如果我有了孩子,他会视如己出。可是我总觉得,他没有那么好,他已经藏有别的目的。”我说。

“我不是很能明白,像他这样的男人,同样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现在社会越来越现实了,钱与权都能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按理说,他没必要让自己卷入这一趟浑水,也没必要就这样和我领证,对于他而言,和你领证结婚也需要巨大的勇气,毕竟说实话,小书咱们都是普通的姑娘,我们不是金枝玉叶,也没有强大的人脉。从这一点上看,如果不是因为感情的话,我还真不明白赵秦汉究竟是图什么。”大姐冷静地分析道。

“我知道感情是前提,没有感情,我去求他帮忙,他也未必理我。可是我总觉得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世故圆滑精明,为人处事都有章法,让人感觉冷血没有人情味,我每每和他在一起都觉得特别累也特别害怕,我无法想象以后每天要面对他,我更无法想象靳言出来后对我的失望。”我说。

“靳言会理解的,毕竟你是为了他你才这么做。”大姐说道。

我摇了摇头,“不,如果是他,他会宁愿坐牢,都不愿意我以这样的方式救他。他会恨我。”

“小书,既然做好决定就没有回头路了,你既然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姐也就不多说你什么了。姐只有一句话,任何时候你需要人陪的时候,姐都在你身边。其他的,我知道说了也是多余。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姐希望你坚强,不要觉得娘家没有人,最起码我,不会弃你于不顾的。”大姐眼睛晶莹地望着我,里面闪着泪花。

大约过了五天后,一天中午,赵秦汉打电话给我:“小书,你下楼吧,我在楼下。”

“做什么?”我问道。

“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到了。下午两点,靳言会从派出所出来。一切都结束了,为此我费了太多心力了,你都不对我说一句谢谢吗?”赵秦汉的语气听起来十分轻松。

“我已经把你所想要的都给你了,还要说什么谢谢。你让我下楼做什么?”我淡淡问道。

“不,你最重要的还没有给我。不过没关系,十年我都等了,再多等一段时间又何妨。反正,你已经是我女人了。你下楼,我带你去我家,妈妈在包饺子。”赵秦汉说道。

“我没有心情过去,你自己去吧。”我说。

“下来吧,你可以不尊重我,但请你必须尊重我的父母。虽然我们领证如此仓促,可是接下来的一切,才是真正的开始。小书,我相信你会是一个懂事的好儿媳妇。”赵秦汉说道。

“呵呵,靳言还没放出来,你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赵秦汉,我有时候真的不懂,你懂人的心吗?你懂别人的难过吗?”我听他这样逼我,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所以你现在下楼,我可以把你带到那附近看一看靳言是不是真的出来了。你如果再晚一会儿,没准他就被人接走了。”赵秦汉说道。

“等等,我马上下来。”我一听他这么说,顿时飞快地收拾完东西便往下跑。

他的车就停在酒店的门口,我从酒店里出来,直接上了他的车,他无奈地笑了笑:“只要是他的事情,你的态度立马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快开车吧。”我催促道。

他无奈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发动了车,飞快地开到了拘留靳言的派出所门口。

隔了很远他就停了下来,然后对我说:“你最好不要做冲动的事情,别忘了你现在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了。”

“放心吧,我不会的,我只想远远看一看他,看他是否真的完好无损地走出来。”我说。

“我明白,这就是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的原因。其实,小书,我对你的了解真的……”他说着说着,大概发觉我并没有在听,所以随着我的视线望了过去。

我坐在车上,远远望着从派出所里走出来的那个年轻男人,他依然穿着那天在婚礼上的西装,脸上的胡须十分地明显,他表情那样憔悴,他好像又清瘦了不少。

他的目光四处搜寻着,似乎在等我,等我去接他……可是,我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再与他相见了。

泪一滴滴地落下来,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平安无事了,他终于平安无事了……我像苍蝇一样恨不能整个人贴在车窗上,拼命睁开眼睛望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一个人站在那里,秋风萧索,他穿着单薄的西装,眼神显得那样的寂寥。

然后,我看到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从我们的面前飞驰而过,停在了靳言的身边。车门打开,上面走下来一个穿着红色V领连衣裙的女人,当她摘下墨镜,我立马认出来,那就是陶梦然……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