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难道你认为你很般配吗?

“聊完了没有?”靳言在电话那一头的声音很冷。

他不是去吃饭了吗?他怎么会知道?我心一慌,问道:“你吃饭吃好了没有?”

“我根本就没有去,我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潘如书,你可真行。”靳言的语气里饱含着浓浓的愤怒。

“你在办公室?”我完全没有料到,连忙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发现靳言正拿着电话冷冷站在门口。

那一刻,我完全愣住了。从他的表情里,我知道他已经误会我了。

“两个小时,很好,潘如书。”他冷冷撂下一句话,随后转身迅速朝着门外走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大喊道:“靳言!你去干嘛?”

他没有回答我,直接走出了公司的大门。当靳言离开时,赵秦汉走了出来,他手轻轻碰了下我的肩膀,但是很快放了下来:“快去追吧,我先回去了。税务这方面别担心,我会帮你们搞定的。”

我当时心里慌了,我点了点头,连忙追了出去。我追到楼下的时候,靳言刚刚开车离开。

路上车多,他开不快,我一口气追到了车旁,使劲拍打着车窗,他摇下车窗,以一副完全漠然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怎么不继续了?继续聊,我给你聊天的自由。”

“靳言,我们好好谈谈吧。”我心平气和地对他说道。

“不必了。我本来压根没有想去吃饭的冲动,不过,现在我有了。”他冷冷撂下一句话,随后发动车子往前开去,把我扔在了人群中。

当看到他开着车决然而去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那一刻,不知道是在什么心理的促使下,我打车径直赶往那家叫做风荷轩的餐厅。

当我到达那里,推开餐厅门的时候,我赫然看到靳言和陶梦然正坐在餐厅最显眼的位置。陶梦然正笑着说些什么,而靳言,脸上竟呈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那一刻,我内心千回百转。我在想我要不要过去,我过去该怎么做,我该说些什么。我站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服务员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靳言和陶梦然临近的一处卡座,示意服务员把我带过去。

我悄悄入座在他们隔壁的卡座,信手点了一份饮料和一份餐食,留神听着他们在隔壁的动静。

餐厅里很安静,他们的谈话声间或落入了我的耳朵里。陶梦然正在对当今的经济形势以及互联网电子商务夸夸其谈,靳言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们的对话听起来挺正式。

服务员很快给我上餐了,我心不在焉地吃着,忽然听到了陶梦然的一声尖叫,紧接着听到靳言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似乎靳言已经绕过桌子来到陶梦然的位置,我一阵警觉,忍不住冲动地走过去。

陶梦然正用纸巾擦着自己的胸前,她穿了一件深紫色低胸连衣裙,不知道是饮料还是汤汁落在了胸口的位置,我走过去的时候,靳言正站在她的旁边,尴尬地不知道把眼睛往哪里放,随后他便看到了我,不由得一愣。

“你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赵秦汉也约了你在这里吃饭?”靳言冷冷问道。

“没有。”我淡淡回答,当着陶梦然的面,我不想和靳言吵架。

陶梦然淡定地擦拭完自己的衣服,随后笑意盈盈地对靳言说:“已经没事了,你坐回你的位置吧,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不得不说,陶梦然这种完全忽视我的态度很容易激起我的怒气,更令人气愤的是,她这样的态度会让我无的放矢,而且无论我说什么,都显得是我没有风度。

面对这样的女人,我也只能选择对她无视。我平静地对靳言说:“我只是不放心,所以跟来看看。如果你觉得我打扰到了你们,那你们继续,我现在回家,希望你早点回来。另外,我还有一句话,我们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我很信任你,希望你也同样信任我。”

那一刻,我看到靳言的身体强烈地震了一下。我看着这个叫陶梦然的女人,她也正以一种不屑的目光打量着我。

我对着她微微一笑,我说:“一个莫名闯进我们公司的间谍,本应该是我们的仇人,但是你能让我男朋友心平气和地坐在你面前和你聊天,不管你使用了什么手段,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依然深感佩服。我看得出你对我很不屑,或许你认为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认为,一个女人能同时摆平多个男人并不算一种本事,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投机罢了。我欣赏你作为一个女人踩着男人一步步往上爬的魄力,但是我并不认同你这种活法。你可以瞧不起我甚至无视我,我也同样瞧不起你。我只警告你一句,这个男人是我的,希望你离他远点儿!不然我不会客气!”

我这么一说,她看我的目光有了微微的转变,她微微一笑,站起来,气定神闲地对我说:“这位潘小姐,首先我认为你并没有和我叫板的资格,因为我至今为止没有听说过你有任何特别之处;其次,你刚才侮辱了我的人格,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踩着男人一步步往上爬?什么叫做我同时摆平多个男人?我与靳言只不过在谈生意,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认为你是在诽谤我。”

“是谈生意,还是以谈生意为诱饵,你自己心里明白的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你是什么人,也不需要我来评定。我还是那句话,离我男人远点儿。我们不想和你合作,和你也没有什么生意好谈。靳言,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走不走?”我望着靳言的眼睛,平静地问道。

这是我第一次跳脱靳言的保护圈、对靳言宣布主权,我看得出靳言被震撼了。以前的我,总是习惯于他对我的重重保护,习惯于他挺身而出为我解决种种争端,习惯当他背后的小女人。可是今天,不知道是因为赵秦汉的话还是因为陶梦然的出现,让我内心的自我意识突然被唤醒了。

当我底气十足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内心获得了一种满足,长久以来我内心的那股迷茫也瞬间一扫而空。

“钮迩美下周就和我们签合作协议了,是打算和我们合作共同开发国内市场,还是我一个人单干,靳言我看你的态度。在H城的这帮商业新秀里,我最看好的就是你。实不相瞒,在那一届互联网大会上我就见识过你的精彩发言,我认为你的野心与魄力不亚于我,我想你和我一样,同样是不满于现状的人,这是一个讲究合作与共赢的世代,是和我合作还是我们成为对手,我希望你能想明白!”陶梦然随即言辞凿凿地说道,言语里饱含着满满的自信。

陶梦然的高明之处,在于她根本不会拿情感去挑逗一个男人,她通过不断地包装把自己置身于一个与男人同等的高度,让男人潜意识里以为遇到了一位难得的合作伙伴,一步步诱敌深入,随后通过若即若离的勾引让男人不知不觉进入了她的营垒。

我敏锐地觉察出这一点,这才是让我对靳言不敢放松警惕的原因。有时候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微妙,男人根本无从察觉。陶梦然和之前出现的张瑶,完全不在一个段位,让我根本不敢轻敌。

“能合作固然是好,成为竞争对手也没有什么可怕。陶梦然,自信是件好事,但是自负就不太好了。我上个月刚刚和钮迩美的高层在美国见过面,代理权花落谁家,这件事还真不太好说。忘了告诉你,钮迩美的销售总监还请我去过她家聚餐,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聚餐的照片给你欣赏欣赏!”我同样直视着她的眼睛,丝毫没有畏惧。

“呵呵,”陶梦然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钮迩美,你们是一口吃不下的,光代理费用,以你们公司现在的实力已经很吃力。靳言,是合作还是竞争,我等你给你回复。”

“好,今天先到这里吧。小书,我们回家。”靳言淡淡说了一句,随后径自朝着吧台走去。

陶梦然环抱着双手盛气凌人地看着我,我刚要走,她突然小声地鄙夷我一句:“你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靳言这么优秀的男人。”

我停下了脚步,我定定地看着她,挖苦道:“难道你认为你很般配吗?”

“我们有相同的创业经历,我们在事业上的看法也很合拍,我认为我和他很默契。而你,我压根没有放在眼里。”她高傲地说道。

“蚂蚁在遇到大象之前,都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动物。像你这样浅薄的女人,我觉得你还需要多多经历。”我看着她说道。

“这句话,我可以转送给你。一个女人跟不上男人的步伐,迟早会被男人抛弃。男人只会选择和自己在同一高度的女人,像你这种只会附庸在男人身上的小女人,在这个时代已经落伍了。”陶梦然不甘示弱地说道。

“小书!”靳言站在吧台大喊了一声,他双手插兜、玉树临风地站在那里,那一头银色的头发配上那一副绝美的容颜,的确很容易令每一个女人心生着迷。我不经意一撇,就看到了陶梦然的眼珠里藏着对靳言的欲望与野心。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