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一生错爱

我靠在门上,手紧紧捂住嘴,牙齿紧咬手掌上的肉,咬得太用力了,血渍渗了到了嘴里咸咸的,却半点儿不觉得疼痛。一扇薄薄的门,仿佛天堑,隔断了我与靳言曾经的情。从此君与我隔着万水千山,不复亲密。

他依然在敲门,声音“砰、砰、砰”,每一声都仿佛在我的心上不停地敲打着,鞭笞着,我不断问自己,是开门还是不开,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我迟疑许久,终于,我下定了决心,一下打开了房门。那一刻,他的双眼如电闪雷鸣一般呆滞,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他瞪大了眼睛望着我,久久,他说:“你真的在这里。”

“我……”我张了张嘴巴,无言以对。

他伸手过来一把拽过我的手:“走,跟我回家去。”

“靳言!她不可能跟你回去的!”陶梦然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身上那一身暗红色的红裙似染血一般透着浓浓的邪恶。

他的手紧紧拽住我的手臂,从他的眼神中,我明白他已经知晓了一切。可是,他在见到我的那一刻,没有质问,没有恼怒,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跟我回家。”

我咬着嘴唇看着他,任凭他多大的力气拉我,我都纹丝未动。他拉了好几次,终于,他颓然地放下了手,他的眼神那样的受伤,他显得那样的绝望,他缓缓地说:“所以,你已经决定了?”

“保重。”两个字从我的嘴里艰难地蹦出来,我试图让自己不去看他脸上的表情,我试图让自己表现地薄情寡义一些,我强忍住眼中的泪水。可是身体,却依然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哈哈……”靳言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那声音里透着绝望,透着对生活的恨,也透着对我的恨。

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我知道他在看我,他的目光仿佛如同宇宙黑洞一般有着无穷的引力不断试图把我吸进去。我努力控制着自己,我不想抬头看他,更不想面对他。

我依然爱,爱得痛彻心扉,爱得锥心刻骨,可是,再爱,于现实又有何用?我已经是别人法律上的妻子了啊!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拥抱我曾经的爱人?

“老婆……”他哽咽地喊了一声,我不敢看他,但是我知道他流下了眼泪,“我们回家……好吗?”

那一刻,我肝肠寸断。我明白是怎样的爱,让一个男人发出了如此如泣如诉的哀求;我亦明白,他此刻的心情究竟有多少荒凉与不甘。

“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她昨天刚刚和赵秦汉领证了!靳言,你别傻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陶梦然在一旁煽风点火地喊道,恨不能立马从靳言的脑海里把我摧毁把我掏空,恨不能靳言顷刻便投入她的怀抱。

“啪!”

靳言狠狠往陶梦然的脸上甩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力气之大,让陶梦然一下便倒在了地上!

我惊讶地抬头,我望着靳言的眼睛,靳言望着我的眼睛,我们的眼眶里都藏着眼泪,随后,我看到他的眼角有两滴泪缓缓地留下。

从他的眼神里,我明白他什么都懂,他懂我的所作所为,他懂一切的前因后果,他明白我们两个都被命运狠狠地糊弄了一把,他明白,我知道即便我不说,他依然明白我,他是那样地了解我,就像我,是那样的了解他……

我们深情凝望着彼此,他无言,我亦无言,我的眼神里流露出诀别,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对生活深深的痛恨与无能为力。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骄傲的男人,夺妻之恨,似挫骨扬灰般,在他的心上划下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陶梦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愤愤地看着我,而我置若罔闻。我的灵魂,我的心早已被靳言的眼神吸空。那一刻在我眼里,世间万物都已不在,唯有眼前这个男人,他仿佛是被困火海的王子,灵魂与躯体都深受着熊熊烈火的考验,唯有那双眼睛里,依然透着与往昔如出一辙的深情与骄傲……

我也流泪了,两行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那泪水仿佛伴着毒药一般,让两边的脸颊都火辣辣地刺痛着。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许久,靳言缓缓开了口。

我依然沉默,我该说什么,不用谢?呵呵……一切矫情的话语都无法形容此刻内心的悲戚。

“我……我走了。”靳言见我不说话,于是,又说了一句。

我依旧纹丝未动,也,一言未发。我唯一害怕的,是他不顾一切地恳求我和他一起,是他不管不顾地把我带走,是他会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我,是他会怨恨我埋怨我甚至斥责我……可是,他就这么寥寥几句话,就罢了。

“靳言……”一声生疏的呼唤喊出了口,更令我的心觉得苦涩。

他没有回头,如山一样的脊背背负着一种无法呐喊的疼痛与仇恨,但是,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保重。”我艰难地从口中吐出了这两个字,话一出口,他身体猛烈一震。

我就这样望着他的背影,好想像从前一样,从后面扑上去抱住他,不顾一切地拥有他,千山万水陪他去走,天涯海角随他去闯。

可是不行啊……这可悲的现实,我已是别人的女人了啊。

他依旧没有回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只看到他的身体不断地颤抖,随后,我听到他轻轻说了一句:“等着我。”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当我听到他这么说时,我竟有一种死而瞑目的感觉。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地离开,看着他拐弯走到了电梯口,看着他就这样消失在我的视线,然后,心里就没有然后了,一片空洞,像是灵魂已被掏空一般。

“好好和赵科长过你们的日子吧,要恪守妇道喔!赵科长的家庭可不一般呢!”陶梦然得意地站在我面前,轻飘飘地吐出这一句话。

“靳言不会和你在一起的!陶梦然,你别做梦了!”我看着她,恨恨地说道。

“事在人为嘛,没有关系,我有的是耐心。不过,潘如书,看你现在这么痛苦,我真的很开心呢。”陶梦然笑着转身而去。

那一刻,我很想冲上去抓住她的头发,和她痛痛快快打一架。可是我没有,我下意识地伸手抚摸了一下肚子,我很想对靳言说:“靳言,你知不知道,我们真的有宝宝了,真的有了……”

一想到这里,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靳言和陶梦然刚走,赵秦汉便从安全出口处的楼梯那儿走了过来。呵呵……原来他一直都在看着,冷冷地看着我和靳言硬生生地承受这样的分离。

“小书,没事了,别难过了,以后有我。”他走过来,无比温柔地说道,又说,“我真怕你会和他走,我真的好怕,还好你没有。”

“你他妈给我滚!”我的情绪就在那一刹那失了控,我指着赵秦汉喊道,“你做梦都别想我这一辈子爱上你!赵秦汉你得到我的人算你的本事,但是你做梦也别想得到我的心!”

我无比大声地喊道,我觉得那一刻我仿佛疯了一般,我恨不能手上有一把利刃,让我能够直接插入这个卑鄙的男人胸口!

事到如今一切还不够明了吗?从赵秦汉再出现,到陶梦然出现,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他们蓄谋已久!我痛心疾首地看着赵秦汉,我一步步往后退,我说:“那一天你和我聊那么久,我真的以为我曾经错怪了你,我真的以为或许我从前不够了解你。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还是那个世故、狡猾、诡计多端、不择手段的男人,你永远不会改变你的狼子野心!”

我靠在墙壁上,如暴风雨一般汹涌袭来的痛苦疼得我浑身都扭成了一团,我就那样直直地坐在了地上,我用无比仇恨的目光看着赵秦汉,我恨不能把这个偏执的疯子碎尸万段,他毁了我的爱人啊,他毁了我一切的美好啊,他这个疯子!我恨他入骨!

“小书,你别激动,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那样做!”赵秦汉冲过来想要扶起我,被我用力推开了,我泪如雨下地望着他,“你别过来!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十恶不赦地霸占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你究竟图我什么?你究竟图我什么?”

“我什么也没图,我只不过像你爱靳言一样,我深爱着你,我想给你幸福,我想你成为我的妻子,我需要你在我身边,仅此而已!”赵秦汉同样情绪激动地看着我,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喊道,“我这颗心为你的跳动不比靳言少,我对你的用心不比靳言少,可是为什么你却从来都是在误解我,为什么你从来都那么抗拒我,为什么你一直要这样践踏我的感情甚至我的尊严?我爱你啊,潘如书,从十八岁爱你爱到现在啊,我的用心良苦,你难道又懂几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