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火吻

我无比失落地回到了家,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竟发现大姐在门口等我。她看上去十分憔悴,心情似乎并不好。

“姐,你怎么来了?”我连忙问道。

“恩,今天休息,也没地方可去,就想着来找你聊聊天。”大姐见我回来,脸上的笑容立马绽开了。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站这儿等了挺久吧?”我不禁问道。

“电话坏了,不小心掉地上了,还没来得及去修呢。”大姐说道。

我和大姐手挽着手上了楼,回到家后,我连忙烧水,分别泡了两杯咖啡,然后坐下来和大姐聊了起来。

“孟长青给我打电话了,说他根本不爱如棋,两个人现在成天吵架,闹得不可开交。”大姐皱着眉头说道。

“他还给你打电话?他怎么有脸?”我气得大声说道。

“说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不会来打扰我,听上去喝了酒,我说了他几句,不小心把手机掉地上了,最近手总是不自觉地颤抖,拿东西拿不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大姐悻悻地说道。

大姐把两只手举到我的眼前,果然,即便她不动,两只手也在微微地颤抖。我看得心惊,忙说:“是不是太累了?怎么会这样?有没有去看过医生?”

“没来得及去,最近一直在实验室里,那个项目快接近尾声了,等一切结束了我再抽空去看看。”大姐说道,又说:“你说,这事怎么办?”

“别管他们了,随他们去吧,谁让当初他们……”我说到一半,见大姐眼眶红了,顿时也说不下去了。

大姐一向嘴硬心软,嘴上不饶人,心底却总是善良的,她不想听到他们的消息,但也不愿意他们过得不好。

我见大姐这样,心想反正明天周末,于是炒了几个菜,拿出两瓶藏酒,两个满腹心事的女人喝了起来。,各自聊着各自的心事,诉说着生活的琐事,又谈起了家里的情况,两个人一聊便聊了许久。后来,我见大姐满腹心事依然无法纾解,于是悄悄给刑风发短信告诉他大姐在我家,而且心情不好,刑风很快就来了,死活拽着大姐出了门,说带大姐去看电影。

家里又剩下了我孤零零的一个人,我的心情格外低落,可是那个能够解我愁思的男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不禁难过起来,自己把剩下的红酒都喝光了,醉意朦胧地趴在桌上,就这样睡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呛鼻的浓烟味道涌进了鼻子里,我迷迷糊糊中睁开眼,发现厨房里浓烟滚滚,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在炖排骨汤,火一直没关,估计瓦罐已经烧干了,所以才着了起来。

我踉踉跄跄地起身,厨房里此时已经有了明火,估计是电线着火了,火势一下蔓延开来,嗤嗤燃烧的火苗已经冲出了厨房,快速向客厅还有卧室蔓延开来。

“着火了,怎么办?”我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不知所措,头越来越晕,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有毒气体的作用。

愣了好几秒钟后,我连忙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然后下意识地大声呼救,这时候房间里所有的电线都开始燃烧,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火球掉在了我的被子上,衣柜上,电视上,所有的可燃物都相继燃烧起来,我被困在了窗边,眼前的火势让我触目惊心。

我要死了……我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低头看了一眼窗户下黑漆漆的夜景,我发觉自己无处可逃。

滚滚浓烟伴随着烧焦的气味源源不断地涌入我的鼻腔之中,我趴在地上用湿毛巾捂住了鼻子,想打电话求救,伸手一摸,身上却没有手机的踪影。

我以为我的生命即将终结在今晚的时候,我的房门突然被人大力踹开,紧接着我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小书,小书,你在哪里?!”

我努力睁开眼睛,依稀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火光烈烈中他的眸子里也似喷着猛火,他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像天将一般出现在我的家中,他毅然朝着浓烟滚滚的厨房走来,火光把他的衬衫衬得如晚霞一般红灿,我无比欣慰地笑了笑,努力举起手臂,想说什么可是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

恍惚中我感觉我好像被一个男人大力地抱起来,他抱着我快速地奔跑,越过一道又一道的火线,冲出了大火的包围圈,一路沿着楼梯往楼下发疯似地狂奔着,一滴滴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汗水,我只觉得这个怀抱格外的熟悉,格外的亲切,所以一时间忘了身体的疼痛,忘了一切,只想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哪怕死去也在所不惜……

我被他送上了救护车,在救护车上,我感觉到他紧紧握着我的手,他对我说:“小书,加油!你一定能挺过去!你一定不会有事!小书!听到我说话了吗?”

我很想点头,我很想伸出手去抱抱他,我好想一直躺在他的怀里,我好想告诉他我好想他,我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问他,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和他做,我好想告诉他让他再也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会嫌弃他贪玩了……

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等我苏醒的时候,睁开眼望见的是白色的墙壁和别医院冰冷的器械,小雪和大姐都坐在我的身边,小画也来了,见我睁开了眼睛,大姐齐刷刷地望着我:“小书,你醒啦!”

噢……我愣了愣神,连忙挣扎着坐起来望了望周围,刑风在,许颂在,赵秦汉也在,却独独没有他的身影!那个救我的人明明是他!明明是靳言啊!那被火光映红的白衬衫!那紧紧拽着我的手!明明一切都是他的气息!明明就是他在我身旁啊!

“靳言呢?他受伤了吗?他没事吧?”我脱口而出。

“小书,”小雪忙抓住了我的手,“什么靳言啊,靳言没有出现啊,救你的人是赵秦汉,幸好他及时出现了。”

什么?!不,不可能!明明是靳言,明明是他!

赵秦汉走了过来,他的右手被白色的胶布缠住了,似乎受了伤,他看着我欣慰地笑笑:“小书,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真的是你救我?我明明记得不是!”我再次忍不住脱口而出,明明知道这还伤人,可是强烈地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就是靳言!

“你怎么认为都好,只要你安全就好。你身体没事,就是小腿被烧到一小块,可能会留下疤痕。”赵秦汉说完,悻悻地退到了一边。

大姐忙为我圆场:“小书,你当时已经昏迷了,又喝了那么多酒,可能意识错误了。秦汉你别太介意,她当时可能记不太清楚。”

真的是我记错了吗?我用力揉了揉脑袋,难道真的是赵秦汉冲进火海救的我?!纠结了好一会儿,我突然意识到我家被毁了,连忙问道:“我家怎么样了?东西都被烧掉了?”

“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你人没事就好,不过还好住在你家对面的人一看见有浓烟就报警了,消防及时赶到,没有波及到邻居。”大姐连忙说道。

看来……我的小家被彻底毁于一旦了,那里充斥着我和靳言满满的记忆啊!没想到一场大火,一切都烧光了!我不禁责备起自己来,都怪自己太过大意了!

几个男人都走了出去,大姐、小雪还有小画围坐过来,好言劝慰了我一阵。小画昨天就回国了,可是我昏迷了好几天一点都不知情,知道我出事后,她一直待在医院里陪我,估计和许颂也见面了,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我能感觉到小画一直心事重重。

几天后,我终于出院了,却无家可归。我的公寓被大火烧得只剩下了框架,重新装修得花费好大的力气,房子并没有任何保险,谁料想会发生这样的大事!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的我,此时哪里拿得出钱来装修。

我和小画于是都只能暂住在小雪家里,幸好小雪的房子还算宽敞,我和小画同住一屋,她和叮铛住一屋。一切,竟回到了那一年我们刚来到H城的模样。只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沧海桑田的变化,大家的心境都便老了许多。

我的腿上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疤痕,医生说以后涂药后慢慢会淡化,但是想全部淡化几乎不太可能。这个伤疤,注定要跟随我一辈子了!

小画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明朗,变得寡言了许多,常常独自望着窗外发呆,我知道她的心里和我一样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父亲来H城探望我,也原谅了小画,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吃了顿饭,然后我们把父亲送到了车站,目送他回家。

一切,在一场大火之后,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只是,我出院后的第三天下午,许颂送来了一个国外的包裹,是寄给我的。我拆开一看,里面没有署名,却放着好几盒写着英文字的疤痕修复霜!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