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现在,得按我的规则来

他见我神色不对劲,顿时一脸紧张地看着我,问我:“怎么了?要谈什么?”

“靳言,”我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所指的原点?是我们的曾经吗?你觉得我们的曾经,是一个好的起点吗?如果是一个好的起点,我们又怎么会分手呢?”

他迷茫地望着我,疑惑地问我:“我们的曾经在你心里,一点都不美好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我说:“不是。是我们之间,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不是吗?”

为了防止他在这个过程里通过一些暧昧的动作分散我想要用心谈话的动机,我于是从床上走下来,把椅子搬过来坐在了他的面前,我说:“我们的曾经固然深刻,可是回头想想,很多事情我们都处理得十分幼稚,也没有好好彼此沟通,回头看的时候总觉得特别不真实,一点儿也不接地气。你不觉得吗?”

他依旧一脸的茫然,或许他从未深入思考过恋爱的真谛,他就是那样风风火火的一个人,他的感情观向来就是不顾一切地疯狂掠夺,他不会代入过多的情绪,也不会去理会我的情绪,可不可否认他的确对我有心。

他讪讪地坐在床头,摇了摇头,然后说:“我只知道我爱你,我忘不掉你,我要和你在一起,其他的我不想去想,也不愿意去想。你想那么多干嘛?想了有什么用?”

“不是不想就会不存在的,我不再是曾经那个什么都不想、就能和你一起疯一起叛变的女生了。”我目光柔柔地望着他,缓缓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我没明白,你直接说吧。”他突然苦笑了一下,双手耷拉着交叉覆于盘腿之上,把目光挪向了别处,他说:“所以,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是吗?你是不是只想套我的话?你根本就没有打算再和我在一起对吗?”

他变得异常敏感,和所有常年得不到关爱的孩童心理一样,一点点细微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草木皆兵地以为世界就要大乱。我特别能懂这种敏感,因为我也一样。因为害怕被抛弃,所以从来都不敢轻易交付真心。一旦交付了,就会变得斤斤计较。

“是。”我的回答让他的目光由爱生恨,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目光暗淡了下去,那一刻,我心里十分不忍,可是我的心在告诉我自己:潘如书,你不能一错再错让自己重蹈覆辙。

“现在这样的你,我无法接受。首先第一点,我无法接受你身边有另一个女人。其次,我无法接受你这样荒废学业、游戏人生的态度。再次,我不再是那个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想要重新得到我,你得付出足够的努力让我看到你的真心。不然,都没戏。”我的语气十分笃定,没有丝毫犹豫。

可是他不知道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内心多么忐忑。我梦寐以求的人触手可及,我日思夜想的拥抱唾手可得,如果此时我足够温柔给他机会,我们必定在这里度过一个无比美妙的夜晚。可是……这一夜之后呢?一切再次回到从前吗?

不,我再也不会接受这样的感情,再也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卑微。但是我明白,我的话他或许根本无法理解,他或许会就此放弃我。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放低身段去追求呢?……他可能不会答应。

但是我不会将我内心的忐忑表现出来,尽管我的心都快要跳出了胸腔,尽管我看到他那一张清秀白皙的脸庞内心抑制不住地心动恨不能立马扑入他的怀里,可是以往血淋淋的教训在提醒我:潘如书,矜持一点儿,而后才有更好的爱情。

我的话说出口后,他的目光是震撼的,他久久惊讶,望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或许是男人的高傲与颜面在作祟,他低着头,久久沉默之后,他轻轻地说了一句:“潘如书你是知道的,我还没有主动追求过任何一个女人。”

“我知道。”我目光诚恳地望着他,我说:“或许,我们可以尝试先做朋友。”

“做朋友?”他像是听到笑话一样看着我,他说:“你觉得我们可能做朋友吗?我给你的选择只有两条,要么做我女人,要么做陌生人,不可能做朋友。”

“如果是这样,那我宁愿选择做陌生人。”我目光坚定地望着他,言语生硬到让他难以接受。

他难过地从床上弹了起来,飞快地整理好衣服,他说:“你让我想一想,我现在脑袋很乱。”

“好。”我坐在椅子上纹丝未动。

他很快穿好了衣服,他看了我一眼,他说:“时间挺晚,你在这儿睡吧,我去车里一个人静静。”

“靳言……”我忍不住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他再次望向我,我强忍住了挽留他的心声,我说:“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我知道或许你从来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想问题。可是我觉得爱一个人,应该学会从对方的立场去思考。”

“你变了。”他注视我许久,轻轻地说道。

“两次流产,那么多次的分分合合,经历了那么多,如果没有一点点改变,你觉得我还有救吗?”我亦轻声说道。

我看到他的身体强烈地抖动了一下,随后,他说:“好,我好好想想。你睡吧。”

他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于是他关上了门。

房间里很安静,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的脚步声,我甚至听得到他摁动电梯的声音,当确认他下楼的那一刻,我强撑着的意志力终于瓦解,我直愣愣地倒在床上,抬头望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对的……想了许久,我还是觉得自己这一回做对了。

我一直没有睡着,大约两个小时候,房门被叩响了。我飞速跑过去打开了房门,见他一脸疲惫地站在门口,刚打开门就听到他说:“你说得对。”

那一刻,心忽然就落地了。结局如何在那一刻并不显得重要,更为重要的,竟是他的这一句认同和理解。

他进门,随即关上了门。这一回,我坐在床上,他坐在椅子上,他盘着腿,不断交叉的手指显示着他心理活动的频繁程度,他说:“我会按你说得做,那……等我分手后再来找你?”

他这一句话是问话,并非肯定句。我听出了他话里的迟疑,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在克制,我们如果稍微有一点点的理智崩塌,下一秒就会毫不犹豫地痴缠在一起。

“好。不过找我,我也不会……”我突然不忍心再继续往下说下去。

“我知道,”他的语气加重了一分,他说:“我和她分手了,我还需要追求你,直到我的诚意打动你……妈的,就知道给我出难题。”

他恨恨的语气让我哑然失笑,我的语气也随即轻松了一点儿,我说:“你可以知难而退。这世界上有那么多森林,你不必在乎我这一朵小小的绿叶。”

“你少拿话气我。”他咬着嘴唇看着我说道,又说:“我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以前都按你的规则来,现在,得按我的规则来。”我有些得意地说道。

“你现在牛了对吧?听说接下来你要主持元旦晚会了?”他悻悻地看着我,又说:“看看你现在,天天像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的。”

“没有啊,我可是正正经经在上大学,不像你……”我笑道,他话里爱恨交加的语气真是可爱得紧。

“好了,不和你说下去了。看到你的脸就想咬你,再待下去我怕我控制不住了。我现在就恨不能办了你。”他拼命隐忍着自己的欲望,可是眼睛却似喷了火。

“你可以选择睡我一晚然后和我做陌生人,或者你处理好一切然后让我成为你女朋友。”我的语气越来越笃定了,原来的忐忑感渐渐消却。

“你知道我喜欢挑战的,越难搞定的我越有兴趣。”他站起身来,笑道。

“好。那我拭目以待。”我说。

此时天已经亮了,谁敢相信曾经在一起就干柴烈火不可收拾的我们竟然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独处了一夜?当清晨的微光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时候,他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问我:“我能请你吃顿早餐吗?不会连这个你也拒绝吧?”

他竟然开始征求我的意见了……真是听得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走吧,反正我也饿了。”我笑道,从床上爬了起来,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的还是睡衣,一时傻了眼。

他也意识到了,他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扔给我:“穿上我的外套吧,这样就不冷了。”

就这样,他带着我下了楼,我们挑了家干净的早餐店一起共进了早餐。虽然吃的只是寻常的食物,可是我心里却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吃完早餐后,他执意把我送回宿舍,我却没有同意,我看着他失落地开车离去,可他依然执意把他的外套留给了我。我任性了一把,真的披着他的外套回到了宿舍,完全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心里只剩下了满满的温暖与感激。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