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白瑶睡得正迷迷糊糊的时候了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嗯?”

“姐姐,是我,吃饭啦。”听到白浅的声音白瑶这才一下子醒了过来,“我知道了,马上下去,你先去吧。”

“嗯,那姐姐我先下楼了啊。”

下了楼发现白瑶大家似乎都已经坐好了,“姐姐,你这个点睡什么觉啊真的是。给你毛巾,感觉脸上的肿消了很多呢,对吧爸爸?”白浅盯着白瑶的脸煞有其事的说道。

白贺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白瑶,“嗯,是比刚刚好多了。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瑶瑶,脸没事吧?阿姨下午刚回来就听说这回事了,都怪阿姨当时不在。不然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爸爸下这么狠的手。”说话的是白浅的母亲苏荷。

“你说说你!”说着锤了一下白贺继续说道,“女孩子的脸面有多重要啊!你说你怎么下得去手啊!”说完颇具心疼的看了眼白瑶的伤口,犹如看向一只身受重伤的小动物一样惹人怜爱的眼神:“苏姨回头再翻翻有没有更好的药啊,可不能留疤了呢。”

“嗯,谢谢苏姨,吃饭吧。”白瑶仿佛没看到刚刚苏荷内段令人声泪俱下的一幕继续冷声道,“我知道了,不必再盯着我看了吧。”苏荷丝毫不在意白瑶的态度依旧柔声安慰着,“知道你今天心情肯定不好,好了,我不说什么了,吃饭吃饭了。”可一旁的白贺显然却不这么想。看到爱妻受到了白瑶的冷待立刻开口训斥:“白瑶你今天怎么回事!这就是你与长辈说话的态度么!”

白瑶还未说什么苏荷便马上解围,“你才是够了!这是你与我的宝贝女儿说话的态度嘛?你今天已经打了瑶瑶了!你道歉了嘛?瑶瑶还与你说话了呢,要是我,以后都不理你了。”说完还傲娇似的扭了扭头,听到爱妻的嗔责白贺也不由得软了下来,“好好好,都是我的不对。瑶瑶,爸爸是爸爸不对,那你也不应该那么和你苏姨说话!下次注意点。”

白瑶放下碗筷抬头看了苏荷和白贺一眼沉默了一会说道,“嗯,我知道了。”

白浅看着这一幕,表面上似乎也很开心的样子,内心却已经早就炸开了锅。明明自己才是妈妈的亲女儿,为什么她总是处处向着白瑶内个小杂种?白浅想不明白。

白瑶拿起碗筷才夹了一筷子就听到白浅咋呼了起来,“李婶!李婶!你这道菜也太咸了吧!让人怎么吃啊!”白瑶也夹了一筷子刚刚白浅吃的内道菜就知道她又是闲的没事找事了。“李婶李婶!你自己尝尝,咸死了这道菜。”

李婶闻声赶快跑了过来尝了一口,她没觉得很咸啊。不过既然二小姐这么说了那就是咸了吧。“抱歉二小姐,我可能一下子手抖了,盐放多了,要不我再重新给您炒一盘吧。”

“下次给我记住了!难吃的要死!”

“浅浅!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刚刚都吃那么多筷子了,怎么这筷子才吃出咸来!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要待人温和,你全部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说话的是苏荷。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