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勇敢面对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认清眼下的形势。”我见他这么激动,于是轻轻说道。

“我没希望你和我一起分担,毕竟老实说这两年你也没接受过我太多的帮助。小书,我现在好绝望好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找我,忽然间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我,我一下从高处狠狠地摔到了地面上,姨夫已经被调查了,这件事其实很早就有预兆了,只是那时候我们自信过了头,以为风向不会变得那么快。没想到,天,说变就变了……”赵秦汉的语气忽然又变得平静下来。

我看得出他现在的情绪起伏巨大,他有太多迷茫和想不通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怎么做,他的逃离几乎就是一种本能的害怕。他没有承受过这样的挫折,这个打击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我不是无情无义,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原则上你作为我的丈夫,这个时候我应该跟你共同进退。可是事实上,我对你从没有过夫妻之情,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也很迷茫。我很抱歉我没有办法为你做什么,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你不要逃避,勇敢地面对。你就算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我轻声说道。

“你就那么希望我进去?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那是杀人不见血的地方!那里的人根本就不是人,他们都冰冷的,没有一丝情感的。我以前高高在上,所有人都奉承我巴结我,所有人都认为我前途无量,我怎么就会突然摔下来呢……”赵秦汉说着说着,又呜咽起来。

我静静地坐在旁边,听着他声音忽高忽低地说着,不知不觉中,天渐渐亮了,霞光渐渐从山顶透了出来。

这一个晚上我的感触格外地深刻,我看着这个曾经道貌岸然的男人如今变成了这样一副哭哭啼啼的模样,我心里不仅没有嘲笑,反而有着深深的悲悯。自古以来,人都喜欢往高处走,但每每到达了高处便开始得意忘形,忘记了自己曾经拼搏的本分,开始沾染那些不正常的风气,直到有朝一日狠狠摔下去,掉进了万丈深渊,才幡然醒悟,可是却已经迟了。

我懊恼自己没有早一点规劝赵秦汉,我懊恼自己对他的人生少了一点关心。那时候他在我眼里是一个强者,他说剥夺就剥夺了我的婚姻自由,他说占有就占有令我,他呼风唤雨看似无所不能,可是那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处于的位置。

我们生而为人,总是很容易把地位等同于自己。可是实际上,位子是位子,我们依然是我们。人一旦迷失,将权力等同于自己,无疑是会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当做无所不能的上帝,直到摔下去之后才发现,位子永远在那里,只是坐的人不再是你了。

我和赵秦汉聊了许多许多,聊我对人生的看法,聊他这两年来走入的误区,我们从没有说过这么这么多的话。或许,我们此生也再没有机会说这么多的话。

天快亮的时候,他站起身来对我说:“小书,我可以抱抱你吗?”

“你还逃吗?”我喃喃问道。

他苦笑着说:“不逃了,就像你说的,逃又能逃多久,注定逃脱不掉。”

“好,我虽然没有和你同进退,但是我愿意亲自开车送你去。”我说。

“好。”

他张开了手臂,我第一次主动投入他的怀抱里。赵秦汉抱了我一小会儿后松开,他说:“突然好像解脱了一样,像你说的,突然就有勇气面对了。”

“当生活退无可退的时候,我们只能一往直前地奔向前方,不管等待我们的结果是好是坏,我们都要面对。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说。

我们一起打开了后门,正准备从前门走到后门的时候,发现前门的院子里早早就站了好几个人等着。看来,赵秦汉这一次想逃也逃不掉了。

“赵科长,我们找你很久了。”为首的那人缓缓地开口。

赵秦汉深深地望了我一眼,随后勇敢地跨出了门槛,平静地走到那帮人的身边说:“好,我们走吧。”

我追出了门外,当眼睁睁看着赵秦汉被带走的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我一直是一个心软的人,我见不得任何一个人过得不好,任凭我在乎还是不在乎。

我答应赵秦汉我要送他一程,于是我急急交代了父亲几句之后,毅然决然地开着车跟在那些人的后面。

半路上,我的电话响了,我用蓝牙耳机接听了,电话那头传来赵秦汉的声音,他在电话里说:“小书,是他们允许我跟你打电话的。”

“我答应过送你,我就一定会送。”我说。

“小书,谢谢,我很感动。他们说我老婆有情有义,我说是。”我听到他在电话那头用力笑了一下。

“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汉,保重。”我却哽咽了,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我一直跟着车来到了H城,看到赵秦汉被他们带下车,看到他们一步步地往机关大楼里走,快要进去的时候,赵秦汉回过头,冲着我凄惨地一笑。

那个笑容,从此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那是我此生唯一一次觉得赵秦汉帅的时候。

我一个人坐在车里坐了很久很久,我想了很多很多,我的脑袋从一片混乱到无限清澈。

我驱车直接去了S市,几经辗转,找到了赵秦汉父母原来居住的地方。十多年过去了,那房子比以前更加斑驳了。

当我推开赵秦汉家院门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两鬓斑白的赵叔叔。当看到老人家原本还,很漆黑的头发在这么短时间内全白的时候,我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

他缓缓扭头,目光呆滞地看了我一眼,手里拿着花壶木然地浇花,花壶的水洒到了自己身上却浑然不觉。

顾阿姨端着一篓子萝卜干从屋里出来,见到是我,手里的篓子一下掉在了地上。

那一刻,我不由自主地上前,顾阿姨也三步并做两步地冲了过来,我们两个人相拥而泣。顾阿姨放声大哭,我无比难过地抱着她,无力而苍白地安慰着。

情绪平静下来之后,顾阿姨问我:“小汉去找你没有?他说想问你借钱,你借给他了吗?他说他联系了一个人,能帮忙偷渡,只要逃到国外就没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顾阿姨的话让我心里又一次“咯噔”了一下。原来赵秦汉找我本来是为了向我借钱的吗?可是他一个字都没提啊,我根本就不知道。

“阿姨,秦汉被他们带走了,走的时候很平静。他嘱咐我说希望你们二老好好照顾自己,他已经敢面对这一切了。”我看着老人的脸,艰难地说出了口。

在我们身后,赵伯伯的花壶应声而落,花壶里的水溅到了我和顾阿姨的身上,我苍然回头,听到赵伯伯呓语道:“早知道,就不该让他从政啊……”

我很想上前对赵伯伯说点什么,可是我知道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阿姨听我这么说之后,再一次放声大哭,哭声在这个萧条的院子里凄凉地回响着。

我望着院子里花木萧条、杂草丛生,不禁想起昔年我第一次光顾这栋房子时候的盛景,那时候这院子里花鸟莺莺、小桥流水,无处不透露着闲情与雅致,可是如今……是非成败转头空,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去了也好,去了也好……逃是逃不掉的,我们赵家……我们赵家……”赵伯伯又在后面呓语道。

他踉踉跄跄地朝着屋里走去,原本还精神抖搂、手里常年拿着两个球转来转去的他,现在一下仿佛苍老了二十岁不止,只留给了我一个仓惶的背影……

从赵秦汉的家里出来之后,我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痛之感,我开了一路车便哭了一路,种种心酸种种甘苦,无法向任何人倾诉。

是,我曾经巴不得赵秦汉离开我,巴不得摆脱赵秦汉的控制,巴不得和他一刀两断。但是我从没有想过以这样的方式,我不想看到他的家四分五裂,我不想看到赵秦汉锒铛入狱,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和我有关的人遭受这样的厄运……可是人,有时候太无能为力了。人于这个社会,终究太渺小了。

正在我的情绪难过到无以复加的时候,靳言给我打来了电话:“你在哪儿?”

“在路上。”

“在开车吗?”

“嗯。”

“想喝酒吗?”

“你有酒吗?”

“有。我在高速出口等你。”

挂了电话,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一路急速狂奔开到了高速的出口,我看到靳言开着车等在路边。

我把车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朝着他走了过去。他张开手臂对我说:“需要我安慰吗?”

可是,我本能地一个耳光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这一耳光打完,我自己都愣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