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妈妈的离世

这一耳光下来,刑风连忙拦在我的面前,说道:“叔叔,有话好好说。”

“这是我家的家事,刑总你别插手。潘如书,我问你,这一年你去哪儿了?你还知道你有这个家?”爸爸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颤颤巍巍地说道。

我捂着脸,低着头,徐徐地问道:“妈怎么样了?”

小雪、小画还有许颂都走过来了,小画上前扶住爸爸,看我的目光冷冷清清,她说:“潘如书,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怎么这么不辞而别,你知道有多伤爸妈的心吗?”

“我以后会慢慢和你们解释,妈没事吧?还在手术吗?”我竭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徐徐问道。

“手术很久了,不知道情况怎样。”小雪见状,忍不住插了句嘴。我抬起头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她顿时低下了头,面色有些尴尬。

这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脸上一脸疲色地问道:“家属呢?”

我们一窝蜂地围了上去问情况,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们尽力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请你们节哀。”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几欲昏倒,但是被刑风扶住了,他伏在我耳朵边小声地说了句:“坚强点,小书。”

父亲瘫倒在地,许颂和刑风连忙把他扶着坐到了长条椅上,我傻傻地望着手术室的大门,心出奇地平静,想哭却哭不出来。

小画已经和父亲抱着哭成了一团,刑风、小雪还有许颂正在劝导,而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傻愣地望着手术室的方向,木然地走到手术室的门口,喃喃地说:“妈妈,还没等到我能让您感到骄傲的那天,你就离开了吗?”

是否我们母女注定无缘?是否今生我就不应该做您的孩子?脑海里涌起一幕幕的往事,印象中的母亲总是常年病恹恹地躺在门口的躺椅上,父亲鞭笞我的时候她一声声无力地劝着,但似乎从未为我落过眼泪。母爱于我,是一种淡淡的情愫,是为她削苹果时她偶尔塞到我嘴里的一小片果肉;是为她擦身子帮她翻身时她的一声“孩子”;是我们临行前她的一声温柔的叮咛;是年少时每一年过年她塞过来的十元红包……还没能等到我们和时间和解,还没能等到我拨乱反正重新开始,还没等到我回到她身边痛哭流涕地忏悔,还没来得及对她诉说我心里的遗憾,她就这样走了,没有为我留下只言片语,走了,永远走了。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护士推着蒙着白布的她缓缓地从手术室里出来了。父亲发疯一样冲上前揭开了白布,声声呼喊着母亲的名字。我站在离母亲最近的地方,看着她脸上一脸的安详,我尝试着拉了下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再也没有了一丝丝热度。

老家的规矩,是长女长子负责送终。于是我毅然挑起了母亲丧事的主场,像大人一样和大伯以及老家亲戚一起上桌商量出殡及葬礼相关的事宜,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为母亲承办葬礼,同时大伯教我应该做些什么,这些天会有哪些亲戚过来,需要我做些什么准备什么,来帮忙的亲戚们如何安排,等等。

这一场葬礼的洗礼让我的心又强大了许多,我从容地面对整个过程里出现的各种纷争,我对父亲对我的辱骂以及不堪入耳的脏话表示沉默,我以我长女的身份有条不紊地尽着我应尽的本分,在面对母亲的遗体、为她穿上寿衣的那一刻我也没有丝毫的胆怯。

父亲强言责令不让我参与任何,被大伯和一干亲戚力劝。葬礼之后,我脱掉了孝服,长跪在父亲的床前不起。我明白父亲这一生或许都不会原谅我了,但是,我更明白我作为子女的责任。

我跪了一天一夜,自始至终以相同的姿势跪着,任谁来劝都没有起来。我不想形容跪那么久腿究竟有多酸疼,因为腿有多疼,心就有多疼。

第二天一早,大伯和大姐又来了。大伯见父亲始终面向里面背对着我,来了气,以哥哥的身份骂了父亲一顿。父亲依然不为所动。

大姐重重地叹息了一声,试图扶我起来,我没愿意。大伯感慨了一句:“父女两都是硬骨头,哎!”

一句浅薄的话语却透着我和父亲血浓于水、割也割不断的联系。

父亲终于转过身来,坐起来看着我说:“你走吧!你要是想让我多活几年,从今以后就不要再回这个家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了,从把母亲的灵柩扶回老家、从我踏进家门口的那一刹那,他就暴跳如雷地喊出了这些话。此后,在举办葬礼的七天里,他每一次看到我都这样说。一次是气话,两次是恨,三次,四次,五次……我想一定是发自内心的憎恶吧!

我依然跪在地上,腿仿佛断了一样完全没有知觉了,我缓缓地说:“爸,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您了。今天,我给您磕三个响头。第一个响头,我祝您身体健康福寿延年;第二个响头,我谢您十八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第三个响头,成全您的心愿,不再做您的女儿,只希望您能少动怒多注意身体。爸,我谢谢您和妈妈给了我生命,请原谅我的不孝,也请您千万保重自己的身体。我欠您的一切,我用我的后半生好好偿还。父亲,保重!”

我以老家最隆重的大礼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一声,两声,三声,把水泥地磕得砰砰作响。三个响头磕完,我的额头渗出了血,我的眼角悄然滑落了一滴泪,我伸手拂去血和泪,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却体力不支再度倒了下去。

大伯再一次重重地叹了一声气,大姐被我的话说得泪流不止,蹲下身来把我从地上扶起我。我深深地望了一眼父亲,见他脸上依然是一脸的寒冰如铁,我的心一下狠狠坠到了谷底。

大姐扶着我走出了父亲的房门,大伯还留在房间里,大概是想力劝一下父亲。我抬头望了一眼客厅墙上母亲的遗像,看着站在大门口面面相觑的小画和许颂,轻轻地说:“小画,以后爸爸,就麻烦你照顾你了。”

小画这些天来和父亲一样对我态度尤其恶劣,一直以来她和爸妈都亲,不像我,和爸妈都很疏离。我特别理解她心里对我的恨,作为一个姐姐,我也的确没什么能让她骄傲。

她惊讶地张大嘴巴望着我,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大姐扶着我跨过门槛,小画和许颂自动退让到了一边。她并没有挽留我,并没有。

我无力再多说什么,又叮嘱了几句让她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随后便一个人徒步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一步步向镇上走去,没有回头,也放下了那一份眷恋。

刑风不便在我家久留,送完我母亲出殡后他就走了。我独自买票坐车离开了潘家小镇,告别了潘家河和神女山。离开之前,我深情凝视着神女山的山峰,心里默默地说:“有一天,我一定会带着骄傲,重回这一片故土。”

我毫无悬念以高分考入了Z大,梦想在这一刻尘埃落定。八月末的一天早晨,我在一片薄雾中告别了S一中,告别了S市,朝着H城的方向驶去,人生的又一个崭新的篇章即将开始了。

九月一日。开学季。

H城的天气依然燥热。我扎着高高的丸子头,穿上了刑风为我买的新衣服,一件白色竖条纹的泡泡袖衬衫,一条水洗带着破洞的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阿迪运动鞋,自己拎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我无比熟悉的Z大学的门口。

我在Z大学的门口伫立了许久依然舍不得进去,我抬头望着头顶那个庄严又神圣的牌匾,我想起曾经陪着小画第一次踏入这所学校,想起我曾经和靳言来过这里,想起我曾经彻夜坐在这个大门口淋过雨,想起曾经他们联谊晚会上我的格格不入与艳羡……一切不过过去了一年多,却让我有一种恍如昨世的感觉。

门口来来往往不少人经过,我看到有豪车带着学子高调地开入了校园,也看到有面容黝黑的父亲扛着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带着衣着朴素的孩子从侧门吃力地挤入,有看上去已经是老生的女生结成排欢歌笑语地走进,也看到有些衣着考究却低调的家长为孩子提着大大小小好几个行李箱正有说有笑地进去。

很多男生经过都会回头看我,有些试图上来搭讪却大概因为感受到了我目光的疏离却又不敢,我站在门口许久许久,正当我要进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明朗熟悉的男声:“同学,你是来报到的新生吗?”

我回了头,对方一脸的错愕。他是许颂,刚从校门走进来,脸上那副招牌笑容在看到我后僵在了脸上:“小书?你……你怎么……?”

他上下打量着我,见我提着一个偌大的粉红色行李箱,一脸地不敢置信地望着我。我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说:“对,我是大一新生,今天第一天报道。”

他完全愣在了原地。他脸上的表情,是我曾经在心里设想过千次的表情,错愕,惊讶,神情复杂而纠结,满脸的不可置信……是,我回来了,以大一新生的身份,不再是潘如画的妹妹,也不再是Z大学的图书管理员,而是正正宗宗Z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系的大一新生。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